古代大德
·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大德略传 / 古代大德 /
佛陀的一生
作者:未知 发布时间:2014-03-17 来源:转载



佛陀出世的历史背景
  印度是世界上四大文明古国之一,由於其悠久的文明历史和多元化的民族与宗教,印度永远是一个美丽而神秘的国土。去过印度,特别是去过恒河的人们,都会看到一种特殊的现象,每天有大批的印度人来这里沐浴。他们在这里沐浴的目的,并不是除去身体上的污垢,而是为了去掉心灵上的污染。他门认为恒河是圣河,如果每天能在恒河沐浴的话,他们以前所做的一切恶业都可消除。对於受过教育的现代人来说,这真是一种迷信,但对於印度人来说,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所以,虽然现在恒河的污染相当严重,但是,人们还是像往昔一样,每天去恒河沐浴。
  由於物质文明的高度发达和社会的相对稳定,它给思想的发展提供了良好的基础和土壤。印度很快由崇拜多神发展到了崇拜一神:创造宇宙世界与人类的大梵,然後由崇拜一神发展到了奥义书的一元论。而在印度的东方出现了沙门团体,如六师外道等。这个时候,及西元前六世纪时,印度的思想界出现了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局面。所以在佛经中经常提到六十二种见,也就是六十二种哲学思想与宗教。所有这些思想可以分成两大阵营:婆罗门集团和沙门集团。婆罗门集团的活动范围主要在西部的印度河流域,後来也逐渐发展到了东部。而沙门集团的主要活动范围,则是东部的恒河流域。
  婆罗门教是印度传统而古老的宗教,它有叁大纲领:第一,婆罗门是社会上最高阶层的人。因为 据婆罗门教来说,社会分成四大种姓,即婆罗门,以祭祀和举行宗教仪式为主要职业的宗教人员;刹帝利,以保护和统治国家为其任务的王族;吠舍,以从事农业、商业和手工业为主的人;首陀罗是服务於以上叁种姓的奴隶或工人。

诞生
  佛教的创始人是释迦牟尼佛,其实“释迦牟尼”是佛陀成道後,同时代的其他的沙门给与的名字。“释迦”是佛陀原来种族的名字,“牟尼”是圣人之意,所以“释迦牟尼”意即释迦族出身之圣人,有时也译作能仁、能忍、能寂、寂默、能满等,梵名 Sakyamuni。他的姓是乔达摩(Gautama),名是悉达多(Siddhartha)。在古代印度来说,这是一个很高贵的姓,它与高贵的种族有联系。释尊的父亲是净饭王,即国王,母亲是摩耶夫人。释尊就诞生在这样一个王族之家。
  根据经典的记载,摩耶夫人将分娩之前,依习俗返回娘家天臂城待产,途中经蓝毗尼园小憩时,即於无忧树(梵 Asoka)下生下了释尊。这一天正是四月初八日,南传国家的佛教徒认为是四月十五的月圆日。
  目前考古学家已经找到了释尊的诞生地蓝 尼园,同时发现了阿育王当年来释尊诞生朝圣时所立的石柱。石柱上的文字记载是:阿育王即位二十年後,来此地朝圣——即释迦牟尼佛的诞生地。并且,他令建立了石柱,石柱头上雕刻有牛像,以此来纪念世尊在此诞生。同时他还把释迦族人民的税率减少到了原来的八分之一。所有这些物证,与法显和玄奘的记载很相符合。一百多年前,许多的西方人认为佛陀并非历史人物,只是太阳神话而已。现在,由考古的发现已证实了佛陀是历史人物这一事实。
  太子诞生的消息,很快就传回到迦 罗卫城,净饭王的耳中。由於太子是净饭王的长子,所以王宫中很快就热闹起来了。根据经典中的记载,净饭王请了许多婆罗门来为太子取名,经过仔细思考,他们为太子取名为:悉达多,意译为“一切义成”或“一切事成”。同时他们发现太子生相与常人不同,所以他们认为:若太子在家而继承王位,将会成为转轮圣王;但是,若太子出家修道,将会成佛证果。得到太子诞生的消息,一位经常来净饭王皇宫的仙人来看太子。当他看到太子时,一会儿高兴,一会儿悲伤。此时净饭王迫切地问道,是否有什麽不祥之兆,仙人答道:“太子长大後,会出家修道而成佛证果,这是一件喜悦之事,可是我已年老,等不到太子长大成佛之时了,因此我悲伤。”
  这些故事是真是假,我们暂且不谈,但从这个故事当中,我们可以想像到,释迦牟尼佛从小很聪慧,但是又非常喜欢沉思。由於他聪慧,所以释迦族的人们盼望他成为一位伟大的君王,把小小的迦 罗卫国扩展成为一个大国,甚至是一个统一全印度的帝国。同时这也表示,在这个故事产生的时候,印度的人民希望有一个有力的君王来统一全印度,从而消除群雄割据,达到世界太平的局面。但是,从释迦牟尼从小又喜欢沉思的一面,人们又想到,他可能会成为一位宗教导师。也许释迦牟尼经常与来到迦 罗卫国的游方宗教人士接触,并谈论人生问题。

教育与婚姻
  摩耶夫人於分娩後七日就去世了,太子遂由姨母,摩耶夫人的妹妹摩诃波 波提抚育成人。据《佛本行集经》卷十一、《有部 奈耶破僧事》卷叁等记载,太子从小就聪颖过人,凡所学习各种技艺,悉皆通达。太子少时随从婆罗门 奢蜜多罗学习文艺,随羼提提婆学习武技,悉皆通晓。悉达多太子一定学习并且掌握了吠陀典籍,熟悉婆罗门教的教义和当时所有的学说。       悉达多太子,从小就很慈悲,爱护一切动物。有一次,他去皇宫外面的公园去玩,正在行走的时候,突然有一只受伤的天鹅掉了下来,落在了离悉达多太子不远的草坪上,於是他赶快走了过去,拾起受伤的天鹅,抱在了自己的怀里,一心去照顾它。这时悉达多太子的堂弟,提婆达多过来并说:“请给我天鹅,因为它是我射下来的。”悉达多太子答道:“如果天鹅死了,那是你的,但是现在我救活了天鹅,所以天鹅应该是我的。”两个人争来争去,各不相让,於是两人去请长者评理,最後天鹅属於太子。
  悉达多太子不仅慈悲,而且从小就很喜欢沉思,他时常坐在皇宫内,向北面远望那高大的喜马拉亚山,思考生活中所遇到的一切事物。经中记载,当太子还很小的时候,他跟随父亲一起去参加王耕节。当人们都沉浸在那快乐的节日气氛之中时,太子一人却在一棵大树下静坐,而进入了初禅。(南传《中部》的《萨遮迦大经》)这一次经历对於悉达多太子非常重要,因为在他六年苦行都未证道时,他回想起了这一段经历,并由此修行最後成道。
  悉达多太子在王宫中的生活非常自在,由於净饭王害怕太子出家,所以为他建 了叁时宫殿,每座宫殿都有红蓝白各色的莲花池,并有许多 人在身边侍奉。
  当太子十六岁的时候(西元前550),在父王的安排下,迎娶天臂城主善觉王之女耶输陀罗为妻,也就是悉达多太子的母亲,摩耶夫人的侄女。但是天臂城主善觉王认为悉达多太子武技不够好,只会整天的沉思,不懂军事。於是安排了一次比赛,在这次比赛中,悉达多太子战胜了所有的对手,证明了自己的能力。经中很少描述悉达多太子婚後的一段生活,但是我们可以想像得到,悉达多辅助父王处理国事,管理农业。因为当时大部分的人口,包括大多数婆罗门和贵族都从事农耕。

出家
  悉达多太子从婚後到二十九岁出家的这一段时间里,很可能帮助他的父亲管理一些国家事务,因此接触到了许多世间无常之事,如生老病死等人生不可避免的事。同时,虽然他生活愉快,但他也看到了普通平民百姓生活的痛苦与艰辛。悉达多太子从小就充满了慈悲之心,他经常想,如何才能使他们从痛苦中解脱出来的问题。悉达多太子也经常去附近的公园,如尼拘律树园。当佛陀成道後回故乡看望父亲时,就住在尼拘律树园。可见尼拘律树园就是那些游方人士与苦行僧们经常来往住宿的地方。他们坐在凉爽的树荫下,与来听他们言论的人们讲解哲学问题、人生问题,以及他们自己所发现的如何得到人生解脱的问题。而这些正是悉达多太子经常思考,而又找不到答案的问题。
  这些游方人士大都聪明智慧,各有自己对人生的见解和对人生问题解决的方法。他们四处游方的目的就是教授人们,他们所创立的解脱人生问题的方法。而他们的生活自由自在,无忧无虑,居无定处,四处游方。悉达多对他们所讨论的问题和他们的生活都很感兴趣。
  很可能悉达多太子很早就有出家的意念,但其父亲净饭王不允他出家,一心想要他继承王位。因为悉达多太子很聪明,有领袖的才能,同时能言善讲。这两点从他後来的言教中和所建立的僧团就可以证明,因此他是继承王位的最好的人选。悉达多太子多次请求他父亲的允许,但都被拒绝了。很可能他的父亲净饭王一定要给他生一个孙子,才允许他出家,这样家族就有了继承人。所以等到罗侯罗一出世,悉达多太子便立即决定出家,加入沙门的行列。
  “我被生、老、病、死、忧伤、苦恼所束缚,但为什麽还要追求具有同等无常性质的事物?受缚於本质不实之物,我应如何去认识它们的利害关系。从而追求未曾证得的,无上圆满的安乐涅盘。”(《中部》第一卷,第二十六《罗摩经》)“家庭生活使人受到束缚和限制,是一挣扎不休的火坑,但是,出家人的生活如天空一样广阔。因而作为一个在家人,想要究竟圆满,清净无染地修习梵行是非常困难的。”(南传《中部》的《萨遮迦大经》)
  根据经典的记载,悉达多太子在侍从的陪同下,於午夜骑上白马跨出了城门,向南奔去。他一直来到阿耨马河,在这里悉达多太子脱下了太子服和所带的首饰,交给侍从带回皇宫,换上沙门的衣服,开始了他真正的修道生活。有关悉达多太子出家的真实原因,有多种说法,有些学者认为,佛陀出家是因为迦 罗卫国很小,它面临着强大的、来自外部的压力,如来自 沙罗国的威胁。迦 罗卫国随时都有灭亡的危险,所以悉达多太子弃家而出家。这种说法是没有理论根据的。根据释迦牟尼的个性来看,他是一个非常坚强的人,就是在以後苦修的时候,他的五位同修都离开了他,但他并没有因此而失望,反而,他更加坚定,最後经过自己的努力而证道。

求道生活
  悉达多出家後的第一站就是摩揭陀国,因为这里婆罗门的势力较弱(婆罗门教的主要势力是在印度西部的印度河一带,就是佛经中经常提到的五河流域),是沙门活动的中心。如佛经中经常提到的六师外道,耆那教的大雄,邪命外道等经常在这里传播他们的言教。还有佛陀曾经从师学习过的两位导师也在这里。所以这里受婆罗门思想的束缚较小,思想活跃而自由。而且摩揭陀的频婆娑罗王支持所有的宗教导师和思想家,所以各种修道沙门都来这里游化说教。
  其次,摩揭陀国的势力正在扩大,其人民富饶,王舍城正在成长为一个重要的商业中心,这给乞食的修道士提供了很好的食物来源。因此在佛陀涅盘後,王舍城很快就变成了一个大的商业城市。
  沙门乔达摩首先跟贤者阿罗逻迦蓝(梵Arala-kalama)学道。阿罗逻迦蓝所教的禅定最高能达到的是无想定,但是这并非究竟的解脱。沙门乔达摩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学完并获得了最高的成就。阿罗逻迦蓝看到这位年轻的初学特别聪明,有潜力,於是请求沙门乔达摩与他共同指导他的弟子修行,可是沙门乔达摩的目的不是要成为一个导师,他真正的目的是寻求真理,寻求解脱生老病死之道。所以他毅然离开了阿罗逻迦蓝,又向郁陀迦罗摩子(梵 Udraka-ramaputra)求法。
  郁陀迦罗摩子所教的禅定最高境界是非想非非想定,这也不是究竟的解脱。与前者同样,沙门乔达摩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学完并获得了最高的成就。这次郁陀迦罗摩子并不是请求乔达摩与他共同教导他的弟子,而是将其所有的领导地位都让给沙门乔达摩。但是,乔达摩并没有被导师所给与的地位所迷惑,他还是离开了郁陀迦罗摩子,去寻求真正的解脱之道。因为,他仍然感觉到,他所追求的最高真理还没有实现,他的意识虽能完全自在,但距离最终的解脱还很遥远。他所追求的是至高无上的涅盘、苦的彻底的消灭、各种贪欲的彻底的消除。从佛教对四禅八定的解释来看,我们就知道,乔达摩认为非想定和非非想处定,是世界禅的最高的境界。在此基础上进一步修习,就可以证得阿罗汉果。由此可见,释迦牟尼是接受了他的导师们关於信仰和行为的一般理念,也就是法、律和禅定的修习。但是他认为他们教义的内容不究竟、不圆满,所以辞别而去。
  离开郁陀迦罗摩子之後,沙门乔达摩来到了离王舍城不远的菩提伽耶(梵 Gaya)南方之优楼频罗村(梵 Uruvilva)的苦行林。这里是有名的修苦行的地方。在这里,他找到一处美丽而安静的森林,旁边有清澈小河可以沐浴,附近还有村落可以乞食,沙门乔达摩在这里开始六年的苦行生活。这时他是叁十岁。
  开始的苦行,对过惯了太子生活的乔达摩,是非常艰苦的。所以,在《中阿含经》中,当佛陀讲到自己当时修道时的经历时说:“在寂静的森林中苦修是一件相当艰苦的事,无快乐可言,而夜间就更可怕了,当野兽经过或是孔雀折断树枝,或是树在风中沙沙地作响,我都会感到非常恐惧。”经过了很长时间的修行,乔达摩才战胜了恐惧,得到了自我的平衡。
  在古代印度来说,苦行是一种共同认可的修行方法,几乎所有的印度宗教都有不同方式的、不同程度的苦修。但是耆那教的苦行方法可能是其中最为严厉的一种。
  苦行的方法有各种各样的,佛经中所描述的就有许多。如有的人像牛一样的生活,四肢走路,只吃青草;而有的人像狗一样的生活,只吃他人丢弃的食物,而且是不用手只用嘴从地上吃。像这样的苦行在当时是非常盛行的。佛陀在经中批判他们:像牛一样生活的人来世一定为牛,像狗一样生活的人来世一定为狗(南传《中部》的《狗行者经》)。从经中我们知道,乔达摩所修的苦行主要有两种:绝食和停止呼吸的瑜伽。在修停止呼吸的瑜伽时,乔达摩经历了极端的痛苦。经中是这样描述的:“当我停止呼吸的时候,两耳就会听到像雷鸣般的响声,然後是巨烈的头痛与肚痛,全身像燃烧一样。”而当他修习绝食的时候,每天只吃一麻一麦,几乎达到了死亡的边缘。
  经中是这样描述乔达摩当时的状态的:“我摸肚皮的时候,能够透过肚皮摸到背脊骨;我摸後背的时候,也能摸到肚皮。通过这次绝食,我的後背和肚皮,变得如此接近。当我摩擦四肢活动血脉的时候,汗毛纷纷下落。”於是他仔细的思维,觉得他已达到了自我克制的极限,然而尚未获得觉悟,必然别外还有一条获得知识的道路。这时他回忆起青年时,随父亲一起参加王耕节时的一段静坐的经历,进入了初禅的禅定境界,难道这不是解脱之道吗?
  这时他觉得,那必然是觉悟之道。为什麽要畏惧这种快乐呢?但是要想达到这种快乐境界,他就必须要有更强的体力,要有体力,他就必需进食。所以他放弃了苦行,返回正常的生活。

成道
  经过六年的苦行,虽然形体枯瘦,心身衰竭,而始终未能成道。於是乔达摩悟到苦行非得道之因,遂出苦行林。这时与他共同苦修道的五位同修,非常失望。因为他们认为,经过这样的苦修,乔达摩一定会是他们当中的第一人首先证道。而於失望,他们五位离他而去,到鹿野苑去修苦行了。
  乔达摩虽被五位同修舍弃,但他并没有因此而失望。他一人来到尼连禅河(梵 Nairajana)沐浴,且接受牧女乳糜之供养。恢复体力後,至伽耶村毕婆罗树(梵 pippala)下,以吉祥草敷金刚座,东向跏趺而坐,并发誓道:若不成佛,不起此座。然後他端身正念,静心默照,思惟解脱之道。根据南传经典的记载,释迦牟尼此时所修禅定的方法就是数息观。
  这时於初夜,他於定中观察自己的前生,一生一世,所生的地方、家庭、父母、姓氏等等,一直到百世千世无数世。这是佛所证悟的第一种知识。
  於中夜,他於定中观察一切众生的前生,一生一世,所生的地方、家庭、父母、姓氏等等,一直到百世千世无数世。这是佛所证悟的第二种知识。
  然後於後夜,他於定中彻悟苦集灭道之四圣谛,这是佛陀证悟的第叁种知识。佛陀时年叁十五岁,西元前531年由此因缘,乃称毕婆罗树为菩提树。
  在佛传当中,把佛陀成道说成是“降魔成道”,但是这里的“魔王”并不是与佛陀在菩提树战斗的有血有肉的敌人,它是指人们共有的邪恶而不善的意念,如佛经中所讲的叁毒贪、 、痴。所以《经集》中所描述魔王的十军是:欲望、厌恶、饥渴、贪婪、懒惰、畏惧、疑惑、伪善、名利和称己毁他。《杂阿含经》中提到的魔王的叁个女儿分别是:贪婪、不满足和情欲。这显然是魔王的十大军之叁。

初转法lun
  释迦牟尼佛初成道後的四十九日当中,在菩提树下享受解脱的法乐。这是他经过六年苦行的寻求与艰苦的修行才获得的,所以这里的一切对於初成道的佛陀来说都是特别的亲切。就在这时,有两位商人路经这里,他们看到佛陀坐在树下,就向佛陀供养了食品,这时佛陀给他们授了归依。由於此时还没有僧团,所以他们只归依佛和法。这是佛陀最早的在家居士。
  这时佛陀有点犹豫,因为他想到:“世界人竞逐名利,而我所证悟之法是如此甚深微妙,以不贪为目的,以解脱为究竟,如果我宣扬此与世法相反的言教的话,恐怕世人既不能理解又不会接受,那将是一件非常厌倦的事。”此时梵天得知佛意,便来请佛说法,讲道:“如果世尊不说法,那麽世人就会由此而失去听法的良机,所以请佛说法。有些世人聪明智慧,少欲少恼,若佛不说法,那麽他们就会因此而沉沦,可是如果他们能听佛法,他们就会获得解脱。”
  这里所说的梵天其实就是佛陀的一念悲心。起初佛陀想到佛法深奥,无人能够理解,但是这时佛陀的慈悲之心升起,他观察到世界的人如池里的莲花一样,有的伸出了水面,有的则浮在水面上,而有的则沉在水里。如不说法,那些伸出水面的,有智慧善根之人,将会由听不到佛法而消逝。於是佛陀决定,不论有多少人能够听懂并理解他所说之法,他都要将之宣讲给他们。
  此时,释迦牟尼佛首先想到的就是他求道时所遇到两位导师,但是他们就在佛陀初成道时就已去世。接着佛陀又想到了与自己一起同修苦行的五位同参,他们会很快地理解此深奥之法。此时五位正在波罗奈城附近鹿野苑修苦行。从佛成道的菩提伽耶到鹿野苑是一段很远的路,佛陀边行脚,边乞食,所以至少也要两周才可到达。
  在途中,佛陀遇到一位邪命外道无波卡。他所祟信的是宿命论,他观察到佛陀神态怡然,超凡脱俗,於是他向佛陀问道:“贤者瞿昙,你的五根清净,形色极妙,面光照耀,你的导师是谁,他的教法又是什麽?”此时佛陀很自信地答道:
  我最上最胜,不着一切法,诸爱尽解脱,自觉谁称师。
  无等无有胜,自觉无上觉,如来天人师,普知成就力。(《大正藏》,第一册,第777页)
  但是无波卡不相信佛陀所言,他讲道:“也许是这样吧。”於是摇着头扬长而去。因为无波卡善根没有成熟,所以面对圣人而不知是谁。所以法师们经常讲,佛法虽大,不度无缘之人。
  佛陀在本经中,开宗明义,一开始就批评了苦行与享乐的两个极端,说明修行要取中道,不可走这两个极端。然後佛陀讲四圣谛、八正道。这时 陈如第一个领悟,然後其他四位相继而领悟。这时五位要求以佛为师,成为佛的弟子,佛陀讲道:“善来比丘,为解脱故,劝修道业。”这就是最初的出家并受戒形式,也就是说,最初,出家与受戒是一起举行的,是一回事。这就是最初的五比丘。到此僧团就成立了,世界上有了叁宝。接着佛陀又为他们说了《无我相经》,解释五蕴皆空,诸法无我之理的深奥教义。此时五比丘全都获得了解脱,成了圣者。自此以後,释迦牟尼佛开始了他四十五年的弘法事业。初转法轮後,释尊自称如来。如来之语意义甚多,一般意指“乘如实之道,而善来此娑婆世界”。

佛度耶舍
  离鹿野苑不远就是波罗奈城,在此城中住着一位大富长者,长者有一独子名叫耶舍。耶舍过着极其优裕的生活,如佛陀一样,住有叁时宫殿,就是所穿的鞋都是金色的。但是,他对这样生活已经厌倦,一心寻求一种清净的生活。一天早晨,耶舍漫无目的地闲逛,来到鹿野苑,他偶然看到一位沙门在树下静坐,於是他赶来与佛陀讲话,谈论人生解脱的问题。此时,佛陀观察到这位年轻人的根基已熟,於是佛陀开始为耶舍说法,从供养、持戒、升天到五欲无常。耶舍理解力很快,佛陀接着又讲了四圣谛。耶舍听法後得法眼净,了知“诸法从缘生,诸法从缘灭”的深奥教义。
  这是佛陀说法的最常见的一种方法,叫“渐教法”,就是从最简单最基本的供养行善开始,然後逐渐深入,当听众的根基成熟,佛陀才正式开始讲解深奥的佛法,如四圣谛,八正道,诸法无我,缘起性空等。
  在此同时,耶舍的母亲早晨一起来就发现儿子不在家,由於她知道耶舍已厌倦了这样的在家生活,她非常的忧虑,请求丈夫快去寻找儿子。耶舍的父母四处寻找,最後来到了鹿野苑,看到佛陀在树下静坐修行,於是他上前来询问儿子的消息。佛陀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请他坐下,为他讲法。但是由於耶舍的父亲为寻找儿子而着急,所以佛陀为他只讲了供养、持戒、升天等初步教义,耶舍的父亲归依了佛陀。这时耶舍的父亲发现耶舍也坐在附近。此时耶舍听法後已经获得了解脱,对於世间之事已无兴趣,请求随佛出家。佛陀接受了耶舍的请求并说道:“善来比丘,为解脱故,勤修道业。”於是耶舍成了第六位比丘。耶舍的父亲看到儿子的心意已定,不可挽回,於是他请佛与诸比丘来日一起去他家应供,佛陀以沉默表示答应。从耶舍的出家,我们可以推知,当时印度的人们,正在寻求一种解脱的之道。
  听到耶舍出家的消息,他的四位最要好的朋友,都是波罗奈城富商之子,在耶舍引导下也出家成了佛陀的弟子。接着又有耶舍的五十位朋友出家。他们在佛陀的教导下很快都证得了阿罗汉果,获得了解脱。到此,包括佛陀在内,世界上已有六十一位解脱之圣人。
  这样佛陀与他的六十位弟子,开始了弘法云游的生活,直到他最後一刻。

佛度叁迦叶
  离开鹿野苑之後,佛陀返回其成道的优楼频罗村,度化拜火教之苦行外道优楼频罗迦叶、那提迦叶、伽耶迦叶等叁兄弟,及其弟子千人。根据经中所描述的来看,这一次的度化很不容易,因为拜火教之迦叶叁兄弟已经成名,而且他们是有组织的宗教团体,从理论到实践,他们都有自己的一整套体系。不仅如此,优楼频罗迦叶自认为自己已是一位得道的圣者。所以能度化他们,对於刚刚开始传道生涯的释迦牟尼来说,那将意味着是一次伟大的成功。所以经中讲到佛陀在这里现了两次神通,才能度化迦叶叁兄弟。
  从佛陀四月初八成道以来,印度已从冬季进入了旱季。当佛陀度化了五比丘和耶舍及其朋友後,返回优楼频罗村时,印度又转入了雨季。所以经中描绘道,当时下了很大的雨,尼连禅河河水上涨,淹没了河边优楼频罗迦叶的茅屋。此时佛陀正住在附近的树林中,树林也被洪水淹没。优楼频罗迦叶驾着小船来看望这位年轻的客人,但他惊奇地发现,四周的树林都被水淹没了,只有佛陀所在的地方没被洪水所没。
  此时优楼频罗迦叶被佛陀的神通所折服,请求归依佛陀,成为佛陀的弟子。但佛陀对他讲道:“在你如此行事之前,你要对你的弟子有一个交代,给他们自由,做自己的选择。”当优楼频罗迦叶告知他的弟子,他要成为佛陀的弟子时,所有的五百位弟子也一起归依了佛陀。他们把侍火的用具全部投到了河里。当下游的那提迦叶和伽耶迦叶看到顺水漂下来的侍火用具时,他们以为其长兄遇到灾难,於是马上赶来看是什麽原因。当他们发现优楼频罗迦叶归依了佛陀时,他们也毫不犹豫地与他们所分别带领的叁百与二百弟子归依了佛陀。这时僧团一下增长到了一千零六十人。
  许多学者认为,佛陀在鹿野苑度过第一个雨季,但是根据佛教的传统,佛陀在一开始并没制定雨季安居制度。当初佛陀的弟子无论是雨季还是旱季,都是四处云游的。後来在居士们的建议下,佛陀才制定了雨季安居的制度。佛陀很可能是在优楼频罗村(梵 Uruvilva)度过第一个雨季的,因为从以上经中所描写的来看,当时有很大的雨,以至尼连禅河河水上涨,使住在河边的迦叶叁兄弟都受到了水灾。可见,当佛陀度化叁迦叶时正是雨季。根据《大事》的描述,佛陀度化叁迦叶时花了叁个月的时间,所以当佛陀到王舍城时,已是冬季。

王舍城度化
  佛陀度化叁迦叶之後,带领着一千多人庞大的团体来到了王舍城。有的学者认为,佛陀来王舍城,是因为以前叁迦叶与其一千多人的弟子都是自食自助的,现在佛陀度化他们之後,他们都成了乞食的沙门,不用说优楼频罗这小小的村庄,就是附近的伽耶也无法供给这麽多人的食物。而王舍城是一个仅次於舍卫城的大城,所以有能力供给,这样庞大的乞食者,每日所需之食物。而其他的学者认为,当时佛陀为了保证自己在七年前就答应频婆娑罗王的诺言,成道後回来见国王,并且也是为了让王舍城的人民知道,佛陀度化了叁迦叶。
    在王舍城所发生的另一大事件就是舍利弗及目犍连归依佛陀。其後二人成为释尊之两大高足。他们两位原来是六师外道之一的诡辩派僧伽耶的弟子,他们俩约,无论是谁先学到真理,一定要讲给另外一位听。因为舍利弗持戒多闻,敏捷智慧,善解佛法,被称为“智慧第一”。而舍利弗之归信佛陀,就是听了马胜比丘说了一首偈而有所证悟。如第二章所讲。
  因为舍利弗智慧敏捷,马胜比丘讲了此偈正对舍利弗之利根上智之机,所以舍利弗会立刻有所领悟。舍利弗闻法後忽开心眼,随即返回相告目犍连。二人於是决定去见佛陀,并跟随学法。当珊 耶的二百五十位弟子听到舍利弗及目犍连要归依佛陀时,他们也跟着一起来至竹林精舍见佛陀,并全部归依了佛陀。而舍利弗和目犍连闻佛说法後,净诸尘垢,得法眼净。
  至此,佛陀的弟子已经达到了佛经中所提到的“千二百五十人”,佛教教团之进展遂呈丽日中天之势,佛陀的名声亦远扬北印度。此时佛陀的弘法生涯才刚刚开始一年多,由此可见佛陀弘法的成功了。
  任何组织或团体的建立与发展都不会一帆风顺,正像佛陀所讲:诸法从缘生,诸法从缘灭。佛教的产生与发展也受这一法则的约束。换句话说,佛教有其产生的时候,但也有其消亡的时候。为此佛陀早有预见。就在佛教发展的过程中,也遇到了许多的困难。但由於释迦牟尼善於处理问题,所以佛教发展的比其他的沙门团体要快。由於僧团人数的增多,许多外道加入了僧团,所以出现了一些不如意的现象,这时佛陀建立了许多戒条,如外出时要穿好僧衣,乞食时要端身正念,用食时要静语,新出家的比丘要尊敬长者,要经常清扫所住之茅屋等等。
  根据一位学者的估计,当时的王舍城大约有六万多人口,而仅是佛的弟子就有一千二百五十多人,再加上在王舍城附近游化的还有耆那教大雄的弟子,邪命外道阿耆多的弟子以及其他的沙门与苦行僧。所以我们可以想像得到,每天早晨,进入王舍城乞食的沙门会有多少。因此人们开始抱怨,王舍城到处都是沙门。律部中记载,当佛陀初成道时,王舍城的许多人跟随佛陀出家,因此王舍城的妇女批评说,佛陀使她们失去了丈夫和儿子。这反面证明佛教的发展很快,因此引起了其他教徒的反对。

返回故乡
  当佛陀成道并在王舍城说法的消息传到迦毗罗卫的时候,年已花甲的净饭王渴望见到已获觉悟的儿子。这种心情越来越强烈。他一连九次派了九名近臣使者,带着很多的随从,前去请佛回迦毗罗卫国。但每次都大大出乎他的意料,这些侍臣听闻佛法之後,都不声不响地出了家,加入僧团,得阿罗汉果。因阿罗汉把世间之法看得都很淡薄,他们没有把净饭王的信带给佛陀。
  当佛陀回到故乡後,他并没有直接就到王宫去见其父净饭王,而是依照沙门的规范先来到尼拘律树园休息,这里是各种沙门与游方苦行者,路过时逗留的地方。很显然,净饭王当时还不知道佛陀已到达。第二天清早,佛陀还是依照沙门的规范进迦 罗卫城乞食。当净饭王听到自己的儿子在迦 罗卫城内乞食时,他很不高兴,因为佛陀是王族出生,乞食仍是一种很不光彩的事。但是佛陀答道,遵守乞食是沙门的礼仪和过去古佛的传统,而不是王族的习俗。於是净饭王请佛陀与其弟子一起到王宫去。在王宫,佛陀见到了姨母波 波提、妃耶输陀罗、子罗侯罗等所有的亲人。
  因为这是佛陀自出家以後第一次回故乡,佛陀的亲人和迦 罗卫城的人们所记的还是小时候王子形像的悉达多太子。而今天,佛陀回到故乡时已不再是太子,而是一位沙门,而且不是一位普通的沙门,是一位名扬北印度的宗教导师。佛陀的一言一行都表现出了圣者的行为,所以众多的释迦族青年,如姨母弟难陀、子罗侯罗、堂弟难陀、阿难陀、阿耨楼陀、提婆达多、理发匠优波离等,皆剃发出家,成为佛陀主要的弟子。特别是阿难陀後来成了佛陀最虔诚的侍者,跟随佛陀二十年如一日。
  这次佛陀的归来,两位佛陀的亲人最感动,净饭王和耶输陀罗。当净饭王八年後再见到自己的儿子後,我们可以想像得到是多麽的高兴。但是,他看到儿子光着脚,穿着破旧的衣服时,又非常的悲伤。就在这次,净饭王将尼拘律树园布佛陀,作为佛与弟子们休息与静修的场所。
  一天,佛陀来到堂弟难陀家乞食,而难陀正准备要结婚,难陀出来给佛陀施食,但是佛陀并没有接过钵,而是转身向尼拘律树园走去。由於难陀出於对佛陀的尊敬,他跟着佛陀来到了尼拘律树园,此时佛陀便为难陀剃发出家。
  当净饭王听到罗侯罗也出家的时候,他非常伤心,於是他马上赶到了佛陀所住的尼拘律树园,请求佛陀在没有得到父母的同意时,不要接受任何人出家为僧,净饭王讲道:“世尊,当世尊出家之时,使我遭受莫大的痛苦,後来难陀出家时,亦复如是。今日罗侯罗出家,亦使我遭受莫大的痛苦。世尊!爱子之情,深入皮肉,达於骨髓。未得父母许可,请勿受人出家。”佛陀表示同意,这就是出家时要徵求父母同意的这一条戒律的来历。
  接着又有七位释迦族青年跟随佛陀出家,为了使其他六位释迦族青年减少他们的骄傲,佛陀先给理发匠优波离出家受戒。因为在僧团内部,长幼之分不以岁数大小而分,而是以出家之先後,受戒的先後为次序。後来优波离尊者成为专精戒律的律师。阿难陀和阿耨楼陀都是佛陀的堂弟,对佛陀非常虔诚,阿难陀二十年後成了佛陀最亲近的侍者,直到佛陀八十岁入涅盘。阿驽楼陀以天眼第一而着称。还有搏古、金 罗、提婆达多和 提耶。提婆达多在佛陀晚年的时候反对佛陀,一心想成为僧团的领袖,以至最後害佛; 提耶是七位当中地位最高的一位,有时经典中说他是释迦族的国王,也许是净饭王下面的一位大臣。

再回王舍城
  佛陀在故乡住了大约半年或不到半年之後,又回到了王舍城。在王舍城的南部不远的地方,有一座小山叫灵鹫山,山上有两个自然的山洞可供住宿,所以这里成了佛陀经常来往说法的地方。就在这时有两位虔诚的在家弟子归依了佛陀:给孤独长者和耆婆伽(Jivaka)。
  舍卫城的须达长者是一位乐善好施之人,他经常救济孤独者,因此人们称他为给孤独长者。他在王舍城时遇到佛陀,为佛陀的言教所摄受,於是皈依了佛陀。他想寻觅一块地为佛陀建 一座精舍,供佛陀和他弟子休息。他在舍卫城见到 陀太子的花园清净闲旷,是静修的好地方,於是想买下来。但是太子想拒?他,於是太子告诉长者,只有用黄金铺满花园,他才出售。须达长者听了以後,没有说二话,就用大象驮黄金铺地,太子为须达长者的诚心所感动,遂将园中所有林木奉施佛陀。因此,这个园林就以二人的名字命名为 树给孤独园。佛陀曾在这里度过许多雨季,而且大多数的经典也是在这里讲的。 树给孤独园与王舍城的竹林精舍并称为佛教最早之两大精舍。

 
  
佛陀一日的生活
  根据觉音大师的记载,佛陀在黎明以前起床,往往独自静坐,一直到外出乞食为止。但是常常会觉得动身的时间太早,因而先去探访附近的某个僧人。然後他率领弟子们到城中或村中乞食,手持饭钵,接受人们放进去的任何食物。他有时一边走路,一边和弟子谈话。他常常不出去乞食,而接受虔诚人士的邀请,到其家中吃饭,此人并请他的全体弟子,尽力为他们准备佳肴。这种邀请往往是在前一日访问佛陀时提出的,佛陀以沈默表示接受。第二天上午,主人亲自或派人前来通知,饭已准备好,佛陀持衣钵,至其家中,主人亲自侍候客人。佛陀饭後,为其说法,或和众人进行问答。当他自己乞食,回寺时,也是和弟子们进行问答。佛陀日中一食,时是午前十一点到十二点之间。午後,佛陀往往静坐休息,因为印度的中午是很热的,所以直到傍晚的时候,佛陀再出来,或为其弟子说法,或解答他们所有的问题,有时也接待来访的客人。

相关的原始资料
  有关佛陀的一生,在经典中只是有一些很零散的记载。因此我们很难完整地把乔达摩(Gautama)佛陀的一生描写清楚,特别是他成道後到涅盘的一段生活。但是,有关佛陀的晚年的事件,留传下来的记载比较详细。因为到了晚年的时候,乔达摩佛陀已经是一位名扬四海的宗教导师。根据经典记载,他身边经常有几百位弟子跟随。所以弟子们对他的一言一行,尤其是他对弟子们的最後教导,记得特别清楚。因此德国佛教学者温特尼兹(M.Winternitz)讲到:无疑,从经部当中我们就可以看到最早的佛传,但是,就在《大涅盘经》当中,也只有几处可以说是真正的最古老的部分。这部经典不是由一个人一次完成,它是由许多形成於不同时代的小的部分组成,有一些可能是在佛陀去逝後就已集成。随着时间推移,以这些最古老的部分为基础,此经逐渐扩大,并增加了许多新的内容,直到它形成现在我们看到的完整的经典。  
  现存的记载佛陀最後生活的《大涅盘经》共有九种:
  一、 巴利本《大涅盘经》,现有巴宙教授的中译本。
  二、 《游行经》是《长阿含经》的第二经,由後秦佛陀耶舍与竺佛念共译,现存於《大正藏》第一册,第11a-30b页。
  三、 《佛般泥洹经》,单译本,由西晋白法祖译,现存於《大正藏》第一册,第160b-175c页。
  四、 《般泥洹经》,单译本,译人已失,现存於《大正藏》第一册,第176a-191a页。
  五、 《大般涅盘经》单译本,由法显译,现存於《大正藏》第一册,第191b-207c页。
  六、 《根本说一切有部毘奈耶杂事》,唐义净译,现存於《大正藏》第二十四册,第382b-411c页。
  七、 梵文本《大般涅盘经》,十九世末在土耳其发现了四种梵文本的碎片,其中虽然有受地方语言的影响,但是大致是属於梵文,由德国的瓦律多守密陀教授把它整理出版。瓦律多守密陀教授又把它和巴利文、藏文本、汉译本作对照和比较研究。
  八、 藏文本《大般涅盘经》,这是瓦律多守密陀教授根据藏文大藏经的律藏,节选出来的。
  九、 中村元先生在他的《乔达摩佛陀》(Gautama Buddha)一书中提到,那利那瞿舍罗博士出版的梵文本中有关佛陀晚年生活的片段。
  虽然以上几种《大般涅盘经》都是记载佛陀最後的一段生活,但是这些经典的成立年代大约是在佛灭後的百年或更晚。再加上,这些经典在口口相传过程中,加入了许多神话。正如巴宙教授所言:写成於此时期的作品对事实的真相或已不甚明晰,因而对佛陀的人格一部份已被渲染成“超人化”,“神化”或“神话”。因此要想了解到真实的历史上的释迦牟尼,我们就要把这几种不同版本的《大般涅盘经》进行对照,特别是南北传的版本。因为南北传的版本在很早的时候就开始分别流传,也许可以推溯到西元前二、三世纪。如果这两种传承的版本中有相同的地方,那一定是很古老的了。现在我们根据以上几种版本的《大般涅盘经》,尤其是南北传的版本,来讨论佛陀最後的生活。

经典的开始
  释尊在世之最後一年或半年的生活记载於《大涅盘经》。因为此时,僧团已经建立起来,并已完善,佛陀身边有许多弟子,经中经常提到,有五百多位弟子常随佛陀,所以佛陀的一言一行,都深深地记在了他们的心中。因此《大涅盘经》详细地记载了佛陀最後的事迹。经文一开始讲到,阿闍世王派其大臣雨舍问佛,若他进攻越祗族人是否能够成功,佛陀说,只要越祗族人行动一致,行为端正和尊敬佛法,他们就不会衰亡,而只会兴盛。雨舍大臣走後,佛陀招集所有在王舍城的比丘们,向他们讲如何使僧团和合相处的原则。
  佛陀的这次最後旅行,由王舍城出发,沿途的几站有那兰陀,巴连弗城,吠舍离,畔陀伽摩,波伐,最後在拘屍那入灭。这时大概是四,五月份,跟随他的弟子很多。他的路线是向北进行,目的地可能是舍卫城,也可能是迦毘罗卫故国,但很可能这两个地方都不是,佛陀只是依往常一样行脚弘法而已。因为,根据佛经的记载,在此不久之前,拘萨罗国的国王曾经屠杀了几乎所有的释迦族人,迦毘罗卫城也几乎被毁灭了,学者们有各种各样的猜测,也提出了各种各样的理由来支持他们的观点。

从王舍城到竹园
  佛陀从王舍城出发後,第一站是竹园,佛陀在这里为信众讲戒定慧三学。在根据南传,这里小住以後,佛陀又来到那兰陀。在佛陀入灭一千多年以後,玄奘大师来印度留学的时候,那兰陀是一所着名的佛教大学,大小乘佛教皆有。但是,在中文的五种译本中,都无佛陀来那兰陀的记载,而是说佛陀从王舍城出发後,来到巴连弗城。但从地理位置和路线来看,要从王舍城去巴连弗城,路上必须经过那兰陀。由此可见,也许是梵文的记录者或传诵者认为这一段不重要,而省略了,或者是在原始的传诵本中根本就没有。
  根据巴利本的记载,佛陀在这里见到了他的大弟子舍利弗,舍利弗赞扬佛陀道,无论在过去和未来,无论在沙门或婆罗门中,於般若智慧中,无有超越佛陀的人。这时佛陀讲道:“那你一定了解过去和未来诸佛之智慧了?”舍利佛答道:“世尊,我不知道。”“那麽,那你一定了解,现在如来的智慧了?”“世尊!我不知道。”“那你为什麽讲话这样大胆?”从此我们可以看到,佛陀要他的弟子讲话时,要讲自己所知道的事,讲自己的经历,不要讲超出自己所知道的范围,因为这样很容易犯错误。

从那兰陀到巴连弗城
  从那兰陀,佛陀来到了巴连弗城,阿闍世王的大臣雨舍正在这里修筑防御工事。佛陀受大臣雨舍的邀请应供後,为讲说受持五戒的功德。在此佛陀预言,巴连弗城将来会成为一座很繁华的商业中心。佛灭两百多年後,阿育王在此建都,并取名为华氏城,它成为了当时印度的商业中心。有些学者因此认为,这一段或整个《涅盘经》完成於阿育王时代。换句话说,佛陀并没有这样的预言。但是这种猜测并不一定对,不能因为佛陀的预言正好符合了巴连弗城在阿育王时的繁华,就说此经是完成於阿育王时期。然後佛陀离巴连弗城,渡恒河,前往拘利村。在佛陀离开巴连弗城时,大臣雨舍将巴连弗城的城门命名为瞿昙门,把佛陀渡恒河的渡口命名为瞿昙河。

庵婆婆梨
  经拘利村并小住,佛陀来到那陀村。此处佛陀为阿难解说了那陀村几位居士命终之後所生之处,然後说了《法镜经》,据此可以判断,修行者死後的去处。从此佛陀和阿难来到吠舍离,住於奈园中。得知佛陀来到吠舍离的消息後,妓女庵婆婆梨来见佛,佛陀为说法,庵婆婆梨请佛於第二天应供,佛陀接受其邀请。此时,吠舍离的离车大姓青年亦闻佛到,来见佛。他们穿着华丽,乘着各种彩车,上有幢幡,五百多人,顺路而来。佛陀见离车族大姓到来,对诸比丘们说道:“你们若要知道忉利天之天子游戏园观的话,请看离车诸子,威仪容饰与此无异。”
  离车族大姓来见佛听法,中文译本中记载,於离车族大姓中有一梵志叫宾自,听法後赞叹佛陀的功德,五百人各脱上衣供养於佛一段。离车族青年也要请佛应供,但佛表示已接受庵婆婆梨女之请,於是离车族大姓离佛而去。这件事证明,佛陀视一切众生平等,并不因为离车族是大姓就亲近他们,也不因为妓女庵婆婆梨出生低贱,就置之不理,佛陀以大悲心,视一切众生为其子。
  第二天,佛与诸弟子在庵婆婆梨女家中应供,并为其说法。根据巴利本,庵婆婆梨女以其芒果园供佛,而五种中文译本中,只有《游行经》有此记载,其他四本皆无。根据中文译本中的描述,似乎庵婆婆梨女早已将其芒果园供佛。

第一次生病
  佛陀与阿难以及诸大比丘从庵婆婆梨女处来到竹园,准备在此安居过夏。这里《游行经》中还提到了一位婆罗门来见佛并请佛及比丘们应供。
  根据中译本中的记载,这一年吠舍离国饥荒,很难乞到食物,於是佛陀与诸弟子讲,请他们随意与朋友各自组合,去别处安居,佛陀阿难就在竹园安居。巴利本中无有提到饥荒一事。就在这次安居中,佛陀生了一场大病,几乎涅盘。但是佛陀以他坚强的意志力,战胜了疾病。佛陀这次生病很可能与饥荒有很大的关系。根据南传的注疏,由於佛陀六年苦行时只食很少的食品,甚至是?食,所以他的胃不好。
  病癒之後,某日佛与阿难坐在树下,阿难说佛陀患病之时,他的安慰就是想着,佛陀不会不为僧团遗留最後的训戒而与世长辞。佛陀的回答是一段很有意义的话。
  “阿难陀!僧团还期望我做什麽呢?我已不分显密宣讲了真理,因为关於真理,如来的教义并无隐密。如果有人以为‘是我领导僧团’或者‘僧团依赖我’,那就应该由他来教导;但是如来不作如是想,认为他领导僧团,或者僧团依赖他。所以他为什麽要遗留教诫呢?我已是年迈老人,我的行程已经终了,我的岁月已到顶点,我的年龄已近八旬;犹如破车需要加意爱护才能行走,如来身体亦复如是,需要加意爱护才能生活。如来只有停止注意一切外在事物,专心入定,只有此时,如来的身体才感到舒适。因此,阿难陀!你们要作自己的明灯,皈依自己,不要寻求别的皈依;以真理为你们的明灯和皈依处,不要在别处寻求皈依。”
  “阿难陀!现在或我涅盘後,凡能自作明灯皈依自己,不求其他皈依而依真理为明灯和皈依处者,即为我的首要弟子,就是切望学习的人。”
  这一段讲话在许多种译本中都很相近,证明他是相当古老的。

宣布三月之後入灭
  佛陀与阿难来到遮婆罗塔,佛陀对阿难讲,如果如来愿意,可以住世一劫。佛陀讲了三遍,但是阿难没有回答。此时魔罗请佛入灭,佛陀回答说:三月之後将要入灭。此时大地震动,阿难问佛是何原因,佛说地震是因为佛陀要入灭,接着佛讲了地震的八种原因。
  根据巴利文的记载,当佛陀离开吠舍离时对阿难讲道:“阿难陀!吠舍离是多麽快乐的地方,遮婆罗塔是多麽的美丽。”梵文本中亦有类似的记载:“此世间是美丽的,人的生命是尊贵的。”汉译本里也讲道:“阎浮提地,如五色画,人王於世,以寿为乐。”这是在整个早期佛教经典中,记载佛陀流露情感的地方。
  此时佛陀请阿难召集诸弟子,并与弟子讲道:“一切有为法,都变易不定,你们应当,勇猛精进,勤修解脱,如来将於三月後入灭。”这一段记载中文译本中无。然後佛与阿难一同游行,经过十多个村落,来到负弥城北,住在屍舍婆林。此时佛为诸大弟子讲了“四大教法”,由此来审定什麽是佛说。

周那供佛与第二次生病
  佛陀与阿难从负弥城渐渐游行,来到波婆城。这里有一名工师之子周那,来见佛并请佛及弟子於次日至其家应供,周那为佛及比丘们特别准备了香饭,糕饼和各种菜,其中有一碟菜是栴檀树耳,世所珍奇(巴 Sukaramaddava)。有关这种食品,有很多种说法,有人说是木耳,有人说是一种植物的根,是当时印度人所喜欢的一种食物,总之这是一种很难消化的食物。佛陀叫周那把这一碟菜全部给他吃,又叫弟子们吃香饭糕饼。佛陀吃了一些之後,就请周那把剩余的菜埋入土中,并讲道除佛以外,没有人能消化得了这种食品,所以佛陀吃了周那的饭之後就生了重病,由此而最後入灭。
  此时慈悲的佛陀,为了不让周那有懊悔之意,因为吃了他的饭,佛陀由之而生了病。佛陀请阿难告诉周那,世界上最有功德的供养有两次,一次是佛陀成道以後的第一餐,另一次就是临入灭时的最後一餐。
  当佛陀离开周那家的时候,身患痢疾,腹痛剧烈,但是佛陀忍受痛苦,与阿难和其他弟子们起程前往拘屍那。途中他渡过迦俱多河,感到身体疲乏不堪,於是他坐在一树下休息。这时来了一位外道,是佛陀修苦行时的老师阿罗逻迦蓝的弟子,来见佛,并与佛讲了他的导师是如何修习禅定的。佛为其讲法,他供养佛两件衣,并於佛法中出家。但巴利本的《大般涅盘经》中,说他没有出家,供衣後就离开了佛陀。而《般泥洹经》,《佛般泥洹经》和《杂事》中则说是华氏城一位大臣,叫褔罽,而非外道。
  当佛穿上所供养的衣时,佛陀的皮肤荣光焕发,阿难非常惊讶,佛陀告诉他,如来在两种时候,身体发光,成道之夜和入灭前。有特殊才能的人,身体发出如此光明,以至在经典中都留下了如此记载。
  然後他们来到拘屍那的一座树林中,阿难为佛陀在娑罗双树间准备好了卧具,此时虽不是开花的季节,但是树上的鲜花盛开,空中充满了各种音乐和香气。看到佛陀身怀重病,阿难非常伤心,於是就哭了起来,此时佛陀讲道:“阿难!不要啼哭,我以前不是告诉你,我们必然要和我们最亲近的事物分离吗?凡有生者,众缘组合而成,皆具有分解消失的必然性。由五蕴组合的人,怎麽会不消亡呢?阿难陀!你长期以来和我非常亲近,对我和善友爱,始终不变,异乎常人。阿难陀!你做得很好,认真努力,你不久就可以获得解脱。”
  印度人有一种强烈的心情,认为着名的人物一定要在适当的地方入灭,阿难请求佛陀不要在这个森林之中泥墙土壁的小镇中入灭,而应到像王舍城,舍卫城等大城市涅盘。这时佛陀讲道,拘屍那并非平凡之地,它是转轮圣王出生之地。於是佛陀在此说了《转轮圣王修行经》。

最後的弟子
  这时,一个不信佛的苦行僧,名叫须婆陀,来请求见佛陀。阿难陀要他走开,不要打扰及将去世的佛陀,但是当佛陀听到他们的讲话後讲道:“不要阻止须婆陀,无论他要问什麽,他都是为了获得知识,而不是来打扰我。他将很快理解我的教义。”於是佛陀为他说法并讲道:
  “我年二十九,出家求善道,须婆我成佛,今已五十年。戒定智慧行,独处而思惟,今说法之要,此外无沙门。”须婆陀很快就理解并证得了罗汉果位。这是佛陀最後的弟子。
  时间已经到了後夜,佛陀说:“阿难陀!你们也许有人会认为,世尊的教导已经终了,我们再也没有导师了,但是你们不要这样想,我为你们大家宣说的教法和制定的戒律,在我去世以後,就是你们的导师。”
  “我入灭之後,如果僧团愿意的话,可以废除一切不重要的戒条。”後来僧团虽未废除不重要的戒条,但是他们把握了佛陀讲此话的精神。
  佛陀把他所证悟的真理,毫不保留地都教授了他的弟子,真理是不可少和不变的,但真理必须成为信仰者的一部分,换句话说,要使真理成为自己的一部分。佛陀很关心他的弟子,最後再一次说道:“如果某些人对佛陀或他的教法还有疑问的话,你们可以随便发问,不要以後自己责备说:我们的导师曾经和我们面对面在一起,但我们竟没有问他。”当时大家都默然无声,佛陀三次提出相同的问题,大家仍然默不作声。“你们也许是因为敬畏导师,而不敢提出问题。你们彼此交谈吧。”大家还是默不作声,後来阿难说道:“世尊!奇哉!异哉!会众之中无有一人对佛陀或对於教法有任何疑问。”此时佛陀讲道:“阿难陀!你说的话是出自信仰,如来确实如此,此五百众中最迟钝的人,亦已得度,不致生於恶趣,定能获得最後解脱。”
  然後佛又讲道:“比丘们,我告诫你们,存在的因素就是无常,认真努力吧!这就是如来最後的言教。”这时佛陀进入禅定,而後入灭。这一年是西元前四百八十六年。

大涅盘
  释尊入灭後,末罗族的人按照印度的习俗,为佛的屍体举行了火葬。经典中有种种的传说和神话,但是有一点是南北传所共同记载的,那就是直到摩诃迦叶到达後,才举行的火葬。经典中如此记载:
  “於是拘屍那罗的末罗族的人以新布包裹如来的遗体,继以新净棉,再以新细布缠之。如是,一层布,一层棉,至各有五百层为止。然後将其安放在有油之金棺内,复以另一金棺盖之;用诸种香作火葬场,遂将如来的遗体置於其上。”
  这种火葬的方法很可能是确实的,因为今天,印度人火葬还是用同样的方式。
  火葬後,佛的舍利分成八份,分别由八个国家拿去供奉,其中的一个国家就是佛的故国迦毘罗国。所以在一八九八年,佩佩於尼泊尔南部皮不拉瓦发掘出几个舍利石瓶。其中一个石瓶盖的边上,用印度古代文字刻有“这是释迦族佛陀世尊的舍利瓶,由苏克醍兄弟姊妹妻子一起以虔诚之心安放。”这与佛经中的记载相符。
  释尊入灭之年,於王舍城之七叶窟,举行第一次经典结集。时以大迦叶为主要召集人,阿难与优波离各依其听闻佛说之记忆诵出经、律,复经大众讨论勘订,而成为後世经律之准则。此後历经变迁,释尊之教法遂分为以巴利语为主之南传系统,与以汉译经典为主之北传系统,广传於後世。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