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大德
·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大德略传 / 近代大德 /
无门户之见的诺那呼图克图
作者:未知 发布时间:2014-06-09 来源:转载
 
金刚上师诺那呼图克图(1864—1936)
 
 
    诺那活佛,西康金塘人,生于前清同治四年乙丑五月十五日寅时,在七岁时就被迎入诺那寺,修学显法和密法,自幼被诺那寺选为呼图克图(活佛),本名赤乃降措,法号诺那。清末被朝廷封为西康大总管。
 
    诺那活佛于1924年由海路抵达上海,展开于汉地弘传藏密无上密法的岁月。活佛传法时总劝人务必要严持戒律、发菩提心、多注重心性、勿执著于表面外相,或是劝人修持切勿追求速成及神通。
 
    他老人家弘扬密法总以汉人的观点及根机来弘传。对于流传汉地的净土、禅宗、天台等大乘诸宗,以及高僧大德全无门户之见,随缘赞叹。他的修证德行、爱国之心亦为当时政府及教界僧俗所推崇,如九世班禅活佛、太虚大师、朱子桥等高僧居士。尤其,太虚大师更于1933年聘请诺那活佛为“中国佛学会”名誉会长。
 
    活佛除弘传宁玛派及噶举派密法外,更着重无相密的弘扬,他曾说:“金刚经所说的正是大密宗的境界。”
 
    诺那上师的一生,在康藏时期,领导佛教界及当地军民维护国家统一,反对祖国分裂;到汉地后,将过去藏传佛教只传藏族、蒙族及满清皇室贵族的无上密宗大法,普遍传给广大的汉人平民,彻底排除了种族上的分别与偏见,促进汉藏文化的交流和发展,实是功不可没,堪为爱国爱教之典范。而传付法脉时,复突破传统,将无上密心印传承,毫无汉藏分别地传给华藏金刚上师及王家齐上师,为藏传佛教在汉地留下了法脉,为密法日后在中土开花结果、进而散布全球,奠下基础。
 
    诺那上师深知汉地佛法盛行禅宗与净土宗,为泯除汉藏分别,致力结合禅密,曾谓:“禅宗即大密宗。”强调学佛在一心不乱,求自心明白。“所谓一心不乱者,是不要将心收住,又不要将心放开;又不要执著,又不要着相;不取不舍,住于不心,住于不法;无相无行,无动无乱;寂静涅槃,亦不取涅槃相,是云解脱。”如此精要的开示,颇近于禅宗,如此使学密者不致迷于繁复之事相仪轨,而了解佛法无论显密,皆以直指本心,见性成佛为要义。在结合净密方面,则广传弥陀法要,如弥陀大法、弥陀十念法等,强调密乘行人兼修弥陀法的重要性,使汉地行人明了密宗与净土宗相通之处,其后法嗣均普弘密宗净土,接引汉地行人无数。华人为数众多,随四处移民,现时已将净土法门传至全球。

 

 
庐山诺那活佛舍利塔
 
 
    诺那上师每次传法,都谆谆劝发菩提心,曾开示:“密宗行人,第一须发大菩提心及持守密戒。盖发心为因,证佛为果。有多大因,即结多大果。密宗行者之大菩提心,即安乐利益众生,视十方众生犹如自身,犹如慈母之爱子女。普愿十方众生一切业障苦恼等,均归我代受;我之一切功德,均普施十方众生。众生都去成佛,我愿入地狱为众生受苦,视成佛与入地狱为平等。心佛众生三无差别,一切为众生,不为自身。”如是正见与慈悲,令所到之处,无不化干戈为玉帛,为构建和谐社会,树立了最佳的典范。
 
    诺那活佛于1935年返回西康,1936年5月12日圆寂,圆寂后肉身缩小,荼毗后其心脏中化出金刚杵,其舍利塔建于江西省庐山小天池,为祖师生前选定。
 
    火化后所得舍利,有白红蓝三色。大概因为修法时,观想眉间“嗡”字放白光,喉间“啊”字放红光,心际“吽”字放蓝光,平日修习成功所致!他的心脏火烧不坏,心脏中空,外现愤怒相,须眉毕现,在场观众,莫不欢喜雀跃,都认为大喇嘛是个究竟成就者。
 
 
诺那活佛心脏舍利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