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大德
·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大德略传 / 现代大德 /
萨迦法王崔津仁波切生平、事业简介
作者:未知 发布时间:2013-12-01 来源:转载

 

萨迦法王崔津仁波切生平、事业简介


 

第四十一任萨迦崔津法王长寿祈请文
 

荣耀伟大的根本上师殊胜者,

端坐于我头顶的莲花上,

祈请您,以慈心爱顾着我们,

广大加持我的身、口、意。

不朽的生命护轮中,

七眼至尊(1)授与无死,

广大圣众授与无死,

赐与成就不死生命。

莲花生大士的神圣之道,

其智慧、慈悲、大雄力,

化现出萨迦洞察力与诸教言的盛开花朵,

四方世界的大师,

请长久住世。

神圣昆族血脉的拿旺贡噶,

请予以一切有情利益与喜悦。

广大与秘密道的持有者,

满愿如意的伟大国王,

请长久住世。

时刻禅修、思维、听闻者,

在戒律的黄金地基上,

教授、辩论、著述诸法语,

庄严崇高的皈依处,

请坚稳住世。

第二能仁,“道果”教师,

以口语妥切地教授佛陀之道,

与萨迦五 祖师的教授。

如佛之教授者,

请坚稳住世。

您的降临美化了此世界,

现世的萨迦大力持有者,

散布萨迦法要著述。

身语意三密如同金刚者,

请长久住世。

慈心与真正的三宝、导师,

满愿的本尊与护法们,

圆满与不变的高贵真理,

藉此诸力,

我们的希望必将满愿。

藉着三宝的加持,

凭藉圣众们的大力,

文殊师利的法要传承持有者,

请长久住世,

愿您的诸行如同佛陀般的增长。

祈愿我们导师们的完全健康,

祈愿我们导师的万寿无疆,

祈愿他们的事业增长、广布,

喔!请加持我,

与他们永不分离。

愿他们拥有如山之坚稳生命,

愿他们拥有如繁星之教法,

愿他们的名声与荣耀传遍虚空,

愿他们的事业予我幸福。

注:(1)指白度母。
 

    文殊师利菩萨与印度大成就者毗瓦巴二者的化身—现任萨迦崔津法王—拿旺贡噶帖千巴把陈烈萨佩旺克迦播,是藏密四大教派中,吉祥萨迦派的现任摄理教务者。历任的萨迦法王和格鲁派的嘉华喇嘛尊者、宁玛派的明林崔津、噶玛噶举的噶玛巴,被藏人公认为四大法王。萨迦法王领导着萨迦巴本派、哦巴支派和茶巴支派的僧俗四众,是藏族宗教领袖中,继嘉华喇嘛尊者之后,出行可享仪仗开道、香炉引礼,并有专人为他打一把杏黄色伞盖等崇高社会礼遇的第一人。

    在现存的萨迦昆族父子血脉传承两大派系中,现任萨迦崔津法王属于度母宫传承一系,而与来自圆满宫的萨迦教主达钦仁波切陛下有别;度母宫之名称乃因其皇室宫殿之一,建筑在萨迦寺的绿度母佛殿附近而得名,两宫的嫡长子同为萨迦传承的最高精神领袖,但法王权贵则由两宫交互执掌。

    萨迦崔津法王陛下系于1945年9月7日(藏历第十六曜轮的木鸡年八月初一日),降生于日喀则附近的策东(Tsedong)吉地,一处名为遮动拉张的萨迦宫殿,与一位知名萨迦祖师—拿千钦波(Ngachang Chenpo)诞生之处恰为同一房间,当时房屋上空出现彩虹,并有一个莲师像随后被供养给法王的父亲,当地人民献上取自百只母牦牛的奶,缘起极佳。而初生的萨迦法王也被依照其家族传统,很快地将文殊菩萨的种子字“迪”字,以西藏红花和特殊甘露写在他舌上,并立刻举行特别的殊胜仪轨修持法会,经增长其智慧。

    萨迦法王在出生时,名为阿育瓦加拉,意为金刚寿。不久接受了他父亲—萨迦贡噶宁青仁波切所给予的长寿佛九本尊主要灌顶后,才正式被命名为—拿旺贡噶帖千巴把陈烈萨佩旺克迦播。

    1946年,人们为萨迦法王在遮动拉张的萨迦宫殿,举行了第一个生日庆典,以庆祝其周岁。1947年,随双亲前往莲师圣地朝圣后返回“萨迦”的法王,在萨迦派根本道场—萨迦寺,接受了全家为他举行的一个盛大的生日庆典。

    萨迦法王在他只有三岁时(1948年),其母亲—索南卓噶不幸逝世,她原是西藏政府一位著名首长的妹妹,来自一个名为澎钟薜巴的贵族家庭。四岁时,法王从他父亲那儿得到了萨迦昆族的特殊普巴金刚静忿大灌顶,及许多其他殊胜教法。但1950年,法王五岁时,其父亲—前任萨迦昆族血脉度母宫传承的持有者—金刚持厄旺贡噶宁青,与法王的二姐—阿洋不幸相继去世。此后,法王一直是由其阿姨—钦蕾巴就桑莫慈爱地完善照顾着,法王的阿姨是一位极具智慧、修持的不平凡女性,她白天协助处理“萨迦”事务,晚上则彻夜修法,几乎从未睡眠,而且毫无外戚专擅的个性与弊病,对萨迦派的贡献极巨。

    萨迦法王的父亲圆寂后,由拉萨北方的萨迦派那烂陀寺大喇嘛—拿旺罗卓仁钦(Nagwang Lodro Rinchen),在“萨迦”的特殊文殊师利佛堂,给予文殊师利菩萨及不动明王的灌顶,开始了法王的字母学习教育。在这仪式后的两年之中,萨迦法王的阿姨指派—格佩奔洛嘉称做为法王的启蒙老师,每天上七个小时的藏文基础读写、拼音课,一星期上六天,并需背颂文殊师利祈请文等,以训练其记忆力。法王也从其家庭老师—贡噶葛旺那儿,学习唱颂、梵呗、音乐、仪轨舞蹈、手印及其他的课程。法王仔细详尽地向老师们学习所有萨迦南寺、北寺,两种系统的仪轨与祈祷文。在他圆满完成了这些课程之后,举行了一个象征萨迦法王正式进入大乘与金刚乘寺院的萨迦传统庆典。

    在萨迦寺完成基础课程后,萨迦法王前往哦寺,接受了萨迦哦支派康萨寺(Khangsar)大堪布—喇嘛拿旺罗卓旋芬宁波(Ngawang Lodro Shenphen  Nyingpo)的“道果心髓教授”约四个月。喇嘛拿旺罗卓旋芬宁波就是上一任的禄顶堪仁波切,他因此法的传授,而成为法王的主要根本上师之一。

    1951年,萨迦法王首度访问拉萨,会见了十四世达赖喇嘛,并由达赖喇嘛确认为“萨迦崔津法王的指定继承人”。法王此行在拉萨停留四个月,参访了包括萨迦派所管辖的桑耶寺、那烂陀寺等寺院和圣地;在此期间,法王还努力地背颂了“喜金刚本续”。

    1952年初,在法王正式接受萨迦崔津头衔的印鉴时,举行了一个简单隆重的前行升座大典,法王顺利地当着所有萨迦派高僧和密续学院的教师们面前,持诵了整部的“喜金刚本续”,通过了这项考验摄受一切僧众能力的测试。虽然法王当时年仅六岁,他就已经能够非常聪慧而技巧地修习仪轨及执行公务。据说,法王拥有惊人的记忆力,虽是仅仅看过一遍的经典,也能在多年后完整背出而无需提示。

    1953年,七岁的法王在萨迦寺,通过了“喜金刚根本密续”广泛而详尽的口试,然后再回到哦寺,接受钦哲堪布—喇嘛拿旺罗卓旋芬宁波,“共”与“不共”的“道果心髓”道次第教法、及金刚瑜珈女等教授约达一年之久。同时,法王也开始密集地精研萨迦传承的其他主要教法。

    在萨迦法王第一次接受“道果”教授时,他已闭过长寿佛的关。然而萨迦法王此生第一个主要的闭关是专修伏魔金刚手法,当时法王的姐姐—杰尊玛仁波切(杰尊吉美钦蕾)也一起闭关。就在哦寺钦哲堪布—喇嘛拿旺罗卓旋芬宁波完成了1953年的“道果”教授后,他向萨迦法王表示将为利益其他众生而进入大涅槃的意愿,为了祈求这位成就者能长久住世利益众生,萨迦法王第一次传授长寿佛的延寿灌顶给予其上师—钦哲堪布,这是法王八岁时的事。随后,萨迦法王开始在“萨迦”的度母宫开始了他第一次的喜金刚闭关;接着,法王在另一位老师,也就是钦哲堪布的摄政、继承人—哦旺登敬宁波的指导下,背颂“普巴金刚日修仪轨”及“普巴金刚长轨”两种法本。

    萨迦哦支派四大领袖之一的哦巴大寺边碟堪布—拿旺堪竹嘉措(Phende  Khenpo),也在同时给予法王萨迦哦千昆邱鲁竹大师所著四大文集的法要口传,这套文集中,有对“道果”、萨迦不共大黑天护法修法、与各种灌顶之授予的详释,是萨迦权威著作之一;此外,法王还从边碟堪布领受了拉洛扎娃大成就者传承的忿怒尊文殊菩萨(大威德金刚)灌顶、解说。

    1954年,钦哲大堪布的继承人,应邀前往“萨迦”传授《竹塔昆都》(Drathab Kuntu,仪轨海论)大灌顶,这是由萨迦派大师—第一世宗萨钦哲旺波、及其心子蒋扬洛特旺波所集结之总集修法。同年九月,萨迦法王参加、主持了长达一个月,修供整个普巴金刚仪轨和喇嘛舞的法会。接着,他从喇嘛罗卓仁钦那儿,接受了多种灌顶,及殊胜三红尊(萨迦十三金法中的三大红空行母),与萨迦传承两种主要大黑天护法的口耳相传教授,并闭关禅修该护法一个月。法王从这位上师处得到了许多的大黑天教法之外;并从宁玛派大成就者—竹钦(Drupchen)仁波切那,接受了该派大瑜珈女—荡通尼古(Thangtong Nying-Gyud),与圣者荡通贾波的铁索系传承法要。然后萨迦法王闭了三个月的普巴金刚法。此时,法王的姐姐—十六岁的杰尊玛仁波切,正应众弟子的要求而给予三个月的“道果”教授;但由于她尚未闭过普巴金刚的关,所以萨迦法王被请求给她灌顶,闻讯而来的弟子达千人以上,这是法王九岁时的事情。

    1955年,萨迦法王再度接受了喇嘛拿旺罗卓仁钦的许多精要教法,这位喇嘛观察弟子的戒律非常的严格,他自己则一生持守过午不食的清规,虽然“萨迦”一地的冬天可谓天寒地冻,但他从不穿著皮衣或是有袖的衬衫,他的房间不但可在水冻杯破的寒冬中,奇迹似地自然保持温暖,甚至还可以养花、储水而不结冰,可见其修证之非凡成就。同年冬天,萨迦法王第二度前往拉萨朝圣,在布达拉宫从十四世达赖喇嘛接受了一些简短的教法,法王并在广大的群众面前,给予供曼达广泛而详尽的解说,使他的智慧之名被宣扬传遍了全西藏。此行萨迦法王停留在拉萨约半年,除公开给予一些小的教授外、还主持了一个神圣的喇嘛舞仪式。同时,萨迦法王也在此第一次和第二世宗萨钦哲—蒋扬钦哲秋吉罗卓仁波切见面,从这位萨迦派大师处,接受了许多萨迦传承的密法灌顶与教授,以及宁玛的大圆满灌顶,其中以直指心性的“大圆满心中心”教授最为重要。

    随后一年的年初,萨迦法王在造访了藏南后,返回拉萨。萨迦法王在该年夏天回到了“萨迦”,而翌年,二世宗萨钦哲仁波切亦前来“萨迦”,传予法王《恰美南切》(Chak Mey Nam Zhi)—四种不间断的修行法,也就是“道果”的实际修法。法王同时也和前往印度途中的十四世达赖喇嘛会面。稍后,萨迦法王应邀前往印度菩提迦耶、蓝毗尼园等佛教四大圣地朝圣两个月。

    1957年,萨迦法王再度闭关专修普巴金刚法,并且再次地接受“道果”教授,这次的传法上师是萨迦寺的密宗学院院长—疆巴旋波仁波切(Jampal Sangpo),此次系主依昆族传承的传统所给的密传。

    1958年,一如上之为前行升座典礼所举行的预备仪轨般,法王完成了制做甘露加持丸的修法,以及对地神加持仪轨,和最深广普巴金刚仪轨的修持。

    1959年新年,十四岁的法王正式升座为“萨迦崔津—萨迦传承的宝座持有者”,在升座大典之前已举行了许多护法舞蹈仪式;升座的地点是上有金顶、前有大庭院的萨迦寺密宗学院。萨迦崔津法王坐在一放置于萨迦班智达精神成就法座上的大宝法王八思巴的世俗成就的宝座上,对与会的庞大僧俗二众和来宾,讲授了萨迦班智达名著“圣者示要”(释迦心法—菩提心的生起之道)一书三天;然后进行广大供养。紧接着精心安排的三天升座典礼之后,萨迦法王开始领众修习一个为期七天的大黑天护法仪轨。

    随后,萨迦法王到达锡金,并开始学习英文,后来,第二世宗萨钦哲仁波切捎来消息说他生了重病,虽然萨迦法王为他做了许多祈祷,但钦哲仁波切仍于1959年6月圆寂于锡金。

    此后,萨迦法王前往锡金、大吉岭(Darjeeling),并在冬天前往印度、尼泊尔朝圣。1960年,萨迦法王回到锡金噶林邦(Kalimpong)和大吉岭,随堪布仁清研读了三年的佛教哲学,其中包括了萨迦班智达所著的“三戒拣别”一书,于大乘哲学、中观、因明、般若、阿比达磨、戒律等论悉皆通达。

    1962年,十七岁的萨迦法王在噶林邦第一次传授喜金刚大灌顶。1963年离开锡金,前往印度慕苏里(Mussoorie),并将染患的结核病治愈之。

    1964年,萨迦法王在慕苏里建立了萨迦派根本道场;并随伟大的萨迦派导师—堪布阿贝仁波切研读“喜金刚本续”等密续的讲解,以及许多相关的教法,接受了甚深、圆满阐示,法王同时也在堪布阿贝的指导下,进一步研读了中观哲学、诗词、文法和历算。除了1965年,萨迦法王前往菩提迦耶,以及1966年到印度的佛教圣窟遗迹朝圣外,其他时间都由其亲教师堪布阿贝仁波切,指导着密集而无中断的研修。这段时间,萨迦法王同时也在萨迦派根本道场向僧众宣说许多殊胜的教法。

    1967年,萨迦法王二十二岁时,在印度沙那斯传予了此生第一次“共”的“道果”教授,给四百多位僧侣及大约一百位居士。1970年秋起,萨迦法王搬到拉遮普(Rajpur)长住;并且认证了第三世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的身份。1971年8月,萨迦法王为萨迦根本道场的新寺完工主持了开光典礼。

    1971和1972年,萨迦茶支派的领袖—大成就者究几企千仁波切,来到拉遮普和萨迦法王同住,并且给予了一个蒋扬钦哲旺波主要的密续总集大灌顶—《吉碟昆塔》(Gyude Kunta),这个珍贵的法要多达三十二巨册,内容多以两天的坛城灌顶为主,而与仪轨海论的灌顶法有别。

    1972年底,萨迦法王在印度北部慕苏里(Mussoorie)山城,开办了第一所高级佛学院—“萨迦佛学院”,以教育下一代的萨迦僧侣们学习佛教逻辑、哲学、心理学、伦理学、密续等奥义,延续西藏佛教、特别是萨迦派传统。原拟长期闭关山居的堪布阿贝仁波切,在萨迦法王请求下,出任第一任院长兼首席讲师,负起教育及管理校务的重任,学生之中包括有著名的第三世宗萨钦哲仁波切等一时之选。经由萨迦佛学院,萨迦法王振兴了藏传佛学的显经与密续传统,并确保了良好师资的新生代延续。

    1974年春,萨迦法王依照萨迦昆族的传统,和德格土司的首相之女—达模姑霞札喜拉洁结婚,不久便应邀首度访问西方,在四个月的旅程中,造访了瑞士、英国、加拿大、美国和日本。此后,萨迦法王便巡回忙碌于尼泊尔、印度、拉达克、克什米尔、锡金、新加坡、马来西亚、澳洲等地传法,在全世界建立了数十个萨迦派寺院与法轮中心。该年并因萨迦崔津法王长子—大宝金刚仁波切的吉祥降临而光彩夺目。

    1975年,萨迦法王再度到尼泊尔朝圣,在回程中,从小照顾法王长大的阿姨不幸过世。法王并在印度萨迦根本道场,第二次传授“共”的“道果”教授。

    1976年,萨迦法王前往大吉岭及东印度弘传许多的佛法。并应萨迦哦支派领袖—禄顶堪仁波切的邀请,到拉达克的玛陀寺,传授此生第一次的“仪轨海论—成就法总集”大灌顶。

    萨迦法王于1977、1978年间首度造访美国,慈悲地和大家一起分享其丰富智慧与教法,此行的九个月中,法王总共在全美十四个大城、无数的大学院校与法轮中心传法;给予了文殊师利菩萨、观世音菩萨、金刚手菩萨等诸多灌顶,以及喜金刚、金刚瑜珈女、时轮金刚、普巴金刚等许多主要密续大法会。1978年,萨迦法王从其皈依师—游化美国的萨迦派长老—当代西藏最伟大的学者、修行者—第三世德松仁波切,接受了完整的萨迦派教规、萨迦五祖文集的口传、以及全知者廓囊巴的密续总集论教授。回印度途中,萨迦法王并应邀前往欧洲、亚洲弘法。

    1979年,萨迦法王的小儿子嘉那瓦加拉(智慧金刚)诞生。

    1980年,萨迦法王在普如瓦拉、喜买加尔、巴拉黛许,主持萨迦主寺—实登南嘉林的开幕典礼,并第一次传授“不共”的“道果”次第教法。

    1982年1月,法王应邀为藏密四大教派萨迦代表,在印度新德里演述“远离四种执著修心法要”。法王对这个教法的疏释和当时其它各派代表的口耳教授,后来被集结成“佛法精髓”(Essence of Buddhism)一书,1986年出版于新德里。后来,萨迦崔津法王与拿旺桑坦确培(Ven.Ngawang Samten Chophel),将十四世纪的萨迦大师—哦支派创始人哦钦贡噶桑波(Norchen Kunga Zangpo)对此教法的权威注解,由英国智慧出版社(Wisdom Publication),在1987年发行于伦敦,名为“莲花中的珍宝”(Jewel in the Lotus)。

    1982年,无上尊贵的究几企千仁波切陛下,传授萨迦崔津法王觉囊巴传承的百尊灌顶及修法教授、及茶巴传承“不共”的“道果”教法。

    1984年,萨迦法王再到亚洲及欧洲传扬佛法。在法国的遮千林第二次传“不共”的“道果”教授。后来,法王在新加坡中心的访谈记录被整理出书。该书并于1991年被本书作者翻译成中文,名为“智慧甘霖—萨迦法王访问记”。

    1985年,萨迦法王到尼泊尔加德满都,为究几企千仁波切寺院中的弥勒菩萨殿开光,并且传授许多的灌顶及佛法。

    1986年,萨迦法王在萨迦佛学院向僧众,与许多的外国弟子传授第三次“共”的“道果”教授。

    1987年春,阔别多年的萨迦圆满宫领袖—萨迦教主达钦仁波切陛下来到印度,在拉遮普受到了萨迦崔津法王的热诚欢迎与招待;这也是萨迦昆族两大精神领袖,在印度的首次会面。随后,达钦仁波切的小儿子—萨都(Sadula)仁波切,并依萨迦昆族的传统—凡此父子血脉传承持有者之子均被承认为转世图库,在拉遮普萨迦本寺举行了公开承认他—身为萨迦昆族尊胜父子传承转世仁波切身份的升座大典。

    1987年7月,年仅十三岁的萨迦法王长子,大宝金刚仁波切在普巴金刚大法会中,通过了萨迦昆族传统里,不允许看仪轨而领导法会仪式进行的能力测验。

    萨迦崔津法王并在该年8月24日,也就是萨迦班智达的圣诞日,在萨迦佛学院新落成的佛堂以长寿佛的加持而开启其法门,以英文为来自十二个国家的弟子传授“共”的“道果”教授。宗萨佛学院的堪布—贡噶旺秋(Khenpo Kunga Wangchuk),并在同时为萨迦佛学院的学生讲授他自己对“量论”(pramana Sammuccaya)所作的注疏、事师五十颂、十四根本堕、和成佛想的二十愿(the  Twenty Vows of the Enlightment Thought),这些教授同时也翻译成英文以利益西方弟子。

    同年10月,萨迦崔津法王在两个儿子的陪伴下,做了近三十年来第一次的锡金之旅,为位在锡金首府冈托的—萨哦秋措中心(Sangor Chotsok Centre)举行开光落成典礼,包括锡金总督在内的印度高级官员,及超过一千名的僧俗参与了此项盛会;随后数周,法王并在该寺与锡金皇宫举行了多次的公开灌顶法会。萨迦法王并且在10月27日,应邀拜访了噶玛巴的法座所在—隆德寺,为隆德寺与那烂陀佛学院的大殿加持,并于隆德寺举行了文殊师利菩萨的灌顶;包括十四世夏玛仁波切在内的许多大喇嘛,该寺全体僧众、俗家弟子都领受了萨迦法王的灌顶加持。此行萨迦法王还到南部与西部锡金的许多圣地朝圣,并为宗萨钦哲仁波切的寺院祈福、加持。然后到大吉岭的萨迦寺院(Sakya Guru Ghoom Monastery)为寺众举行喜金刚因、道灌顶,与烟供;并在噶林邦给予长寿佛灌顶。

    1988年1月2日,应萨迦哦巴支派领袖—禄顶堪仁波切的要求,萨迦法王为哦巴支派在印度满都娃拉(Manduwalla)的根本道场—哦寺的重建落成,举行了开光仪式,并在该寺传法直到开幕庆典结束。法王在哦寺停留的三个月期间,传授了包括《吉碟昆塔—无上密续总集灌顶》等三十多个萨迦传承的主要灌顶。并为六岁的安多图库(Andro Tulku),举行坐床典礼,正式承认他是哦支派安多塔杰寺(Andro Tagye Gompa)寺主的转世身份。随后的传统西藏新年中,萨迦崔津法王在禄顶堪仁波切的寺中,主持十六阿罗汉的法会,象征佛陀教法必能传扬,并为所有的众生祈求新的一年幸福、安乐。然后法王与其家人动身前往普噜哇拉(Puruwala),举行了传统的普巴金刚广轨修法,以遣除一切障碍。并应邀到德拉东附近的止贡噶举寺,为他们的新学校开光加持。

    同年,法王又应邀到亚洲许多中心传法,并到澳洲新南威尔斯直接以英文传授第四次“共”的“道果”教授;以及由那洛巴大成就者,直接单传萨迦祖师的不共金刚瑜珈女修法等,萨迦最密要的宝藏。

    1989年,由于欧洲、美国及加拿大许许多多弟子的要求,萨迦法王应邀前往上述国家的每一个萨迦中心传法。除了为法王的姐姐—杰尊玛仁波切在加拿大圣涓岛(San Juan)的闭关中心与舍利塔加持之外,并在当今萨迦昆族血脉传承的另一位重要领袖—萨迦教主达钦仁波切的极力请求下,首度在美国西雅图萨迦寺将千百年来从不传出萨迦派门墙外的“萨迦十三金法”传出,以利益西方弟子。

    此外,萨迦法王还在弗州迈阿密成立一处新的萨迦道场,传授了三族三圣的灌顶。在麻州的萨迦派北美根本道场—Sakya Chokhor Yangtse,萨迦法王巡访了位在该道场西北角的一座舍利塔,并至东南边缘的湖边一游,如此地摄受了法王在北美的法座所在地;在指导了荣耀的喜金刚修法后,法王藉由亲自领导集体共修的方式,实地教授、指导了该法的正确禅修技巧,并于闭关圆满时,为该中心修了一个增益火供。

    萨迦法王此行也在剑桥(Cambridge)传出了大瑜珈士—淳补巴(Yogi Tsembupa)传承的观世音菩萨禅修法体系,而法王在该年5月,于哈佛大学开示的萨迦班智达的“圣者示要”、“四圣谛”、“法界”,以及6月在洛杉矶的“大乘心性训练:道与见地”,与萨千贡噶宁波的“远离四种执著”等有关大乘佛法的开示,均被录制流通。此行的回程中,萨迦法王前往了南印度的一些萨迦派寺院与屯垦区巡回传法,然后应邀前往新加坡萨迦中心。

    在欧美拥有二十一个以上中心的宁玛派—梭杰(Sogyal Rinpoche)仁波切,过去即以力邀敦珠法王、顶果钦哲仁波切、卡鲁仁波切等大师前往传法而著称,这次在他得于爱尔兰面见萨迦法王的机会里,便提出了希望法王将来能够给予:莲师亲传萨迦派祖师的“普巴金刚”大法之完整、主要灌顶与教授。

    事实上宁玛派中一直盛传,当今萨迦法王前生曾为一位岩藏法之大掘宝者,这位德童自在圆寂前曾预示将转生萨迦传承中,于是将自已所取出、持有之不共法要传予其心子,并约定于二十年后交还给他;而法王此生亦确与宁玛教法十分有缘,是以此说更传为美谈。第一世萨迦宗萨仁波切的化身之一,宁玛派顶果钦哲仁波切生前便曾私下对其亲近弟子表示:如果真有必要请求他人协助的一天之时,他第一个选择便是打给萨迦崔津法王。由此可见诸宁玛大师对萨迦法王敬重之一般。

    1991年7月,萨迦法王在印度(Lahul Spiti)已故哦支派长老康萨堪仁波切的故居,传授大日如来十二坛城法灌顶法会。

    1991年10月,萨迦法王应邀代表萨迦传承前往纽约,以传承之不共见地开示“心的本性”。同时,萨迦崔津法王第一次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特区,直接以英文传授长达二十一天的“道果”教授,这是法王此生第七次传授“道果”,法王此行也应噶玛噶举弟子的邀请,前往十六世噶玛巴的北美法座所在地—纽约屋士达三乘法轮中心,演述“远离四种执著修心法要”,受到最热忱地欢迎。

    1992年,萨迦法王认证了第四世德松仁波切的转世灵童,并计划于1993年,在第三世德松仁波切为纪念其上师—大成就者拿旺累巴仁波切,而建于尼泊尔的塔兰寺,为他升座。此外,在十二世太锡度仁波切的多次极力劝请下,萨迦崔津法王终于应邀前往锡金隆德寺,为不幸往生的第三世蒋贡康楚仁波切修法,并成为十七世大宝法王认证信函的第一位揭读者。

    1994年春,萨迦崔津法王在尼泊尔塔兰寺,第二度传授时间长达三个月、以萨迦四种主要喜金刚传承中,金刚鬘传承之喜金刚大灌顶为开端,内容广含:萨迦、宁玛、帕摩竹巴、噶当巴、噶玛噶举、止贡噶举、布顿等一切藏密派别传承之心印法要,总数达六百五十余本尊的“仪轨海论”(Dub-Thab Kun Tue)大灌顶,这是由萨迦派大师—第一世宗萨蒋扬钦哲旺波生前,汇集自己云游西藏各地、参访一百五十余位上师所得之各派灌顶、开示仪轨的十一册巨作,在他圆寂后由其心子蒋扬洛特旺波,集结增补完成为十四巨册之总集修法,这也将是尼泊尔境内规模最大的一次空前盛会。法会圆满后七天,萨迦法王并将亲自领导至少三百位萨迦僧众,举行现今藏密各派中均仅存其名,唯独萨迦派于其法轨行事保持清静、圆满、无误、无间断的深广实修,传承加持力无有衰损之 “大日如来净治三途一切罪业行法”超度大法会。超度施主累世冤亲与三恶道众生,同时祈求三宝护佑世界和平福乐安康,众生善根福德增长,究竟共证无上正等菩提。

    从1953年,萨迦法王八岁时完成第一个闭关起,法王已修习了包括最广轨的喜金刚、普巴金刚及大毗卢遮那佛的闭关,他同时也圆满了萨迦传承所有主要与次要本尊的短期闭关。就好像水从一个瓶子倒到另一个瓶子一样,萨迦法王先从许多有修有证的具德上师处,接受了萨迦传承广大如海的一切殊胜教法、以及藏传佛教其他传承的许多教传、岩传密法,一一如理精研、实修后,再清静、无漏地传给世界各地的僧众与俗家弟子。为了帮助那些渴望学习佛陀教义的人们,萨迦法王不辞辛劳地在全世界大转法轮,他曾无数次地将佛法传到印度、美国、加拿大、英国、法国、意大利、德国、澳大利亚、瑞典、瑞士、荷兰、马来西亚、印尼、新加坡、日本、泰国、尼泊尔等地,向所有幸运的弟子展现其无限的慈悲与殊胜的智慧。

    萨迦法王是当代的一位大成就者,其功德、事业如同日、月,历来藏族的虔诚佛教徒,均不惜冒着旅途之艰辛,而前往萨迦的文殊师利菩萨大佛殿朝圣,并以得能刹那窥见萨迦法王为最大满足。竹巴噶举钦哲依喜仁波切曾赞叹:“萨迦法王是当今西藏四大法王中,声望最高者,其修证绝不容置疑,一切未来宛如于其掌中般清晰可见,他无有遗漏地了知、运握万法;若得见到萨迦法王,应抱如同密勒日巴亲见玛尔巴之想,如此必获大加持力,如果有人认为萨迦法王的修证不足以为其上师的话,那么当今之世恐怕就无人堪当其师了。”而宗萨钦哲仁波切视萨迦法王如父,以他为其最重要的根本上师之一,早已是众所周知的,他对法王之敬重,只能以随时准备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来形容。

    此外,诸多萨迦大师、学者们都曾赞叹,五岁便第一次接受“道果”教法,七岁通过“喜金刚本续”考试,八岁就做第一次喜金刚闭关,十二岁又再度接受“昆”家族血脉不共“道果”教法的萨迦派第四十一任法王;他们赞叹萨迦崔津法王的“道果”教授极为清楚、犀利、直指人心,并具足传承与法王个人证悟的双重加持力,即使是“道果”创始祖师—毗瓦巴,或是萨迦五祖师再度化现亲转法轮,也没有什么可对法王所教再做增益的了。而法王其实就被大家认为是文殊师利菩萨与毗瓦巴祖师的化身,过去多次的“道果”传法中,许多弟子都有随着法王讲解的口耳加持而体验自性的殊缘。尤其萨迦法王自幼学习英文,外语造诣之高堪称当今一切仁波切中之最,能够以英文详细地讲授诸多心地法门;过去多年来并与其西方弟子们至力于重要法本的英译工作,目前已完成了包括喜金刚、金刚瑜珈女广、中、简轨等等的翻译,提供受法弟子使用,如此更减少了外国弟子学习藏传密法的障碍。

    萨迦法王除了持有上述萨迦派—萨迦巴、茶巴、哦巴三大传承的全部教法、证法,与宁玛派教传、岩藏心要外,也持有卡鲁仁波切等所供养的格鲁、香巴噶举诸派教法于一身,可谓希有难得。因此,让我们一起祈愿萨迦崔津法王,这位当代少有、实修、实证、硕学、睿智、难得的大成就者,普施法语甘露,利益中土有情、令萨迦法脉远流各地。

    参考书目

    1.“萨迦法王访问记”黄英杰译。

    2.“圣者萨迦崔津法王简传—神圣的萨迦传承第四十一任宝座持有者”密宗萨迦佛学会第二次会员大会手册,1991.12。

    3.萨迦法王1991年美国道果传法资料。

    4.萨迦派修轨总集灌顶及大日如来超渡大法会简介(中、英文本)。

    5.萨迦佛学院简介。

    6.第三世宗萨钦智仁波切简介。

    7.“H.H.DAGCHEN SAKYA TEACHES IN ASIA”

    SAKYA MONASTERY CHRONICLES 1986-1988

    8.“H.H.SAKYA TRIZIN TO GIVE LAM DRE TEACHINGS IN WASHINGTON D.C. ”

    Snow Lion(Newspaper & Catalog)1990.Winter Supplement

    9.“Sakya Satellite”—Newspaper of Sakya Shei Drup Ling,  Cambridge,Fall 1989.

    资料来源:黄英杰编著《佛所行处——萨迦派上师略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