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大德
·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大德略传 / 现代大德 /
当代密勒日巴衮却格西有如轻盈的空行之舞-五彩舍利子(图文)
作者:未知 发布时间:2014-03-09 来源:转载

 

    格西圆寂后,仍住定中。接下来格西停留在观修状态的七天内,僧众们在格西的房子里日夜举办法会。梭巴仁波切指示所有的中心尽速持诵药师佛仪轨、普贤行愿品、上师荟供。能做金刚瑜伽母自灌顶的人,就做自灌顶。格西总是这样无私地付出,大家祈请着,愿衮却格西的所有圣愿都能圆满,他的转世能够迅速地回到柯槃寺。

    10月二十二日星期一早晨,格西在净光中禅修的第七天,我们将格西的圣身供养给火焰。实际上,格西尚未结束禅修,但是考量到遗体的情况,所以柯槃寺的密续僧遵照梭巴仁波切的建议举办了特别的修法,祈请格西将禅修告一段落。为此我们持诵了出自密集金刚根本续的特别法本,恭请格西提早结束禅修离开圣体,同时在住持伦祝喇嘛仁波切的带领下举办了金刚瑜伽母的自灌顶。
    之后,我们进行净身等仪式,供养所有的灌顶饰物,装扮如本尊形相,头戴五方佛冠,手持铃杵,双脚结跏趺坐,并用花朵庄严法座,准备举行荼毘──大威德金刚火供。柯槃寺的喇嘛们及三百位比丘、附近空行喜旋寺三百位尼师及外地来的弟子来参加这场火供。
    下午一点半,我们列队将格西的圣身迎请到梭巴仁波切所选择之处──柯槃山丘的火化塔,伴着奏乐和花朵。在完成祈请文之后,四点半开始举办真正的火供仪式。
    火供在彩虹等吉祥徵兆中持续了数小时。火一点起,天空马上出现彩虹,然后慢慢融入天空的云朵中;火供结束后,立即降下甘露。在火供还没有完全结束之前,就在塔中发现舍利子。最后我们将火供塔封起来。
    10月二十二日星期二早上四点三十分,在伽洛克喇嘛的引导下,住持伦祝喇嘛仁波切、戈桑蒋杨、安措、札巴、图敦伦珠和巅簪梭巴共同将火供塔开封,并开始寻找舍利。塔中找到了数量惊人、极为庄严的舍利──显示这位圣者的伟大。「舍利的数量多到原本以为两小时的工作变成八小时,」巅簪梭巴说。
    数百颗像珍珠般的舍利,有白色、黄色、蓝色、绿色、红色、金色、黑色等,有的像珍珠、碧玉、水晶等,此外,还发现格西的心脏(註:证量高的密续行者,在火化时,他们的心脏、眼睛和舌头通常都不会燃烧);刚发现时,格西的心脏还是软的,就像活着一般,经过几分钟后,才如同树脂一般开始变硬。我们也找到格西的眼球和舌头。
    格西的头发在圆寂之前是白色的,但是灰烬中发现多束黑发,巅簪梭巴坚信那是金刚瑜伽母的头发。此外,还有一束像忿怒尊般红黄相间的毛发和一些银色如同金属丝线的毛发。伦祝喇嘛说,格西的全身都是珍宝。
    按照传统,火化具高成就的喇嘛时,会在其坐垫下放置倒放的圆盘,并在里面放入细沙。我们在火化格西时也是如此作。我们在火化后发现,圆盘下有高约一吋半的莲花(就像在沙坛城中的莲花一般),和朝着大殿的一对脚印(正是尊者衮却格西的脚印)。在伦祝喇嘛仁波切的建议下,我们将圆盘诱W,当我们再次打开圆盘时,莲花已升高至两吋,其上有一宝冠。脚印的出现表示衮却格西绝对会再转世回来。
    火化之后,就如西藏传统一样,格西的所有弟子都聚集在佛堂念诵祈请文,祈请格西早日乘愿再来。当天下午二点三十分,在宝幡,鲜花和音乐的引领下,我们恭迎格西的舍利子进入大殿中,同时,在大殿举行祈求衮却格西尽快转世的法会。舍利子接着分批迎至衮却格西的寮房中供人瞻礼。
    我们在衮却格西的寮房门口粮]三种食物,包括牛奶,混合三甜三白的糌巴,及六种药丸。另外还放置吉祥饭。这些食物是供进入格西房间瞻仰舍利子的人享用,包括僧众和居士。巅簪梭巴表示:「对我来说,所有这些徵兆证实了我早已相信的:格西是百分之百的圣者,对此我丝毫没有疑惑。」
    而原本火化塔的所在地将建造一座转轮塔。建塔的动机是为了要满衮却格西的圣愿,祈请格西转世再回到柯槃寺,协助上师梭巴仁波切的利生弘法事业,并且利益护持大乘法脉联合会的学员及工作人员和一切众生。
    这个计划将会带给格西的弟子,以及那些认识或不认识格西的众生很多利益。因为光只是见到这座大塔,就可以累积很多福德资粮,净除很多恶业。此外,每个修行者都可以在塔的四周禅修或献供。
    巅簪梭巴说:「大家都对衮却格西离开他的圣身和我们感到悲伤。格西让我们觉得,得以遇见他是多么幸运的一件事。藉由格西舍利子的示现,让我们能有机会随喜格西伟大的成就。我们可以确定的是,衮却格西将会很快的回到我们身边。格西的加持将会永远和我们同在,而我们的祈请也将使我们永不会和格西分离。」
    「对我而言,毫无疑问的,格西即是佛。格西在他此生的最后,藉由表现佛的行迹让我们深信格西即是佛。格西还在世时,其实就已经示现他是佛的事实。但由於格西的谦恭朴实,以及我们自身的无明业障,让我们在格西还在世时,无法洞悉这项事实。然而现在,我们坚定的相信尊者衮却格西即是佛。」
    巅簪梭巴也计划为格西的生平着书和制作录影带,这个计划预计须费时一年来完成,希望藉此可以让格西所有的弟子了解格西伟大的利生事业。
    后记:
    格西的舍利从火中取出并置於柯槃寺格西房内供桌上的容器中后,舍利发生了大变化。一组两颗舍利增加到三十七颗,另一组增加到二十八颗,遗骨仍不断生出珍珠和黄金般的舍利,骨灰中也现出舍利。在舌头上清楚可见一尊自然生起的度母像,并日益明显。心脏则持续缩小,同时生出血舍利。一颗牙齿现出海螺相。

 

衮却格西舍利子



 

衮却格西舍利子



 

牙齿显现海螺相.衮却格西舍利子.牙舍利

 

衮却格西血舍利
 

衮却格西舌头不坏舍利
 

衮却格西珍珠般的舍利子

 

衮却格西舍利子




闻法之后立即闭关的作风

    格西以前总是会说:「我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只要我接受灌顶,即使是加持灌顶,或参加一般教授如菩提道次第或修心之要,我都会马上履行闭关。」当格西接受上师的教授之后,他会马上请求上师给他一个房间闭关,当他所学习的内容在他心中仍然清晰的时候,让他转化所学成为实证。在回去自己的居处之前,格西总是会如此的实修,至少也会完成短期闭关(修习灌顶或教授的内容)。这成为格西的习惯或「风格」。在回到色拉寺前,他总是如实地完成他的誓言。
 

格西从不破誓言

    格西总是如实完成承诺。格西总是如实完成每日的修法,完成上师供养的长轨及金刚瑜珈母自灌顶,并完成其它仪轨及真言的誓言。
在新加坡等待手术之前,格西说及「…从我接受金刚瑜珈母灌顶那天开始,我从未破过誓言,连一天也没破。」因为是直接出于格西圣口所言,我可以确定,格西日修金刚瑜伽母自灌顶及上师供养,自从九岁或十岁的时候接受灌顶和教授以来,从未破过每天修行的誓言。此外,我可以证实格西每天都圆满所有的日课。所以格西从接受誓言到圆寂为止,从未破过三昧耶誓言。
 

在新加坡的医院

    当格西在新加坡的医院准备手术时,他每天最担心的是,他是否能够每日如实的完成每日必修的课颂及修法。他担心在手术后,或钓倩曋|衰弱到无法修行;因此,他无时无刻不断地询问我和伦祝喇嘛、琼仪格西、图敦伦祝,甚至医生及护士等等,试着要大家确保在手术结束后,次日早上他仍能保有足够的精神及体力,让他足以如实完成每日的修法。格西说,「…如果手术后,不能让我完成每日的修法,那么我接受手术并没有意义,其实我存活下来也没有意义。」他又说,「…我宁愿能有体力存活两三个月,甚至仅仅一个月,可以保持清醒并拥有体力来实现我的实修,而非存活多年,却没有力气来修行。」
 

手术之后

    在手术结束之后,格西是毫无体力的。科学的触角消耗着他的身体:他的色身似乎成了一种抵押品──被迷宫般的管、线和监视器所占据。麻醉药退效之后,格西在加护病房醒过来,颤动着微弱的字语「扎吨」的声音。格西不断的想要重复他所想表达的话,想透过微弱的病身来传达他的话语。当这个微弱的声音,传达到我们的耳朵,我们也奋力地设法了解格西的词语。当我开始了解格西所想表达的话语时,激烈的情感袭上我心头,眼泪充满我的眼睛,极大的鼓舞温暖了我的心;这位伟大的格西──衮却喇嘛,醒过来的时候最先讲的字语是「日课」。刚开始格西并没有多少的体力,甚而要从口中说出一个字都必须耗尽全身的体力。在这种不确定身体状况的情境下,格西要求他的同修好友──伦祝喇嘛(柯盘寺的住持),在动手术的时刻留在他身边。手术后的次日,格西请伦祝喇嘛替他持诵仪轨,在后续的几天,只要格西无法完成修法,即由伦祝喇嘛或我来持诵,在他床边大声念诵。虽然格西直觉地熟悉他的日课也可以用在心中默念的方式做他的日课但却坚持要用自己的色身来累积资粮,以身、语、意来实修。
 

往生之日亦不忘完成誓言

    格西于2001年10月15日往生。我在10月14日与格西谈话时,格西在修他的日课;对格西而言,他每日的首要事务,即是完成他的日课,所以,在格西往生的那一个傍晚,虽然格西的呼吸显得很浅又很吃力,他仍不忘地要完成他每日的修法,并要求伦祝喇嘛协助他完成早上没做完的修法。因此,伦祝喇嘛来到格西房间修法。奇妙的是,衰弱的格西在意识上似乎知道修法完成与否。伦祝喇嘛于晚上8:49完成修法,衮却格西于8:50分停止他的呼吸,完成他对上师、佛陀、及菩萨的誓言。格西终身坚持于他每日的修法,甚至于在生命的最后一日亦不忘失。
 

直入人心的亲身教示

    这是一个明显且深入人心的示现教导。我们必须如实了解,完成我们的誓言是我们生命中最基本的层面。我们应该避免去受持我们无法完成的誓言。一旦我们立了誓言,就不应该让誓言有任何的衰损或破誓,甚至要以我们的生命来护持与守护。因此,格西给了我们一个最完整的学习典范、强而有力的教导──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刻,他都要努力完成他的修法。
闭关修行

    关于格西实修的事迹,主要来自格西的修行日志或是樽区的一位资深行者仁千旺秋的证实。这位苦行的瑜珈士,在格西修行的第三个洞穴附近的洞穴实修,在樽区的村落上方不远之处。他们有时会一起修法。根据仁千旺秋说,「格西持续地持八关斋戒。隐居山上时,格西没有食物或几乎没有食物,就过了几十年。」
 


格西实际圆满的修法与数量

  1.水供:六十万次

  这个数目包括格西在山上闭关时完成的水供,供杯是格西亲自刻石而成供杯。格西把供杯刻到一个大石头里,再用刻出来的沟槽或沟渠,间隔出一个个供杯。藉由这些沟槽,格西可以调节,从临近的小溪或瀑布注水到供杯中。

  2.皈依发心文:八十万次

  3.大礼拜:一百五十万次

  格西做大礼拜,主要是在修金刚萨埵、廿一度母礼赞文、皈依发心文和三十五佛礼忏文以及其它修法时完成的。

  4.金刚空行火供:一百万次

  格西在离开西藏色拉寺之前,完成了数十万次念诵。

  5.献曼达:一百二十万次

  格西会交替地做七垛堆曼达和长曼达献供。所以,格西通常是七垛堆曼达和长曼达结合起来做。因此,正确的数字不清楚,只是保守的估计。

  6.金刚萨埵百字明咒念诵:一百二十万次

  格西谦称他「竭尽所能地」以念诵百字明长咒(而不是短咒)来完成念诵。

  7.禁饮食斋:圆满完整的两千次

  根据巅簪梭巴法师的阿姨却谆尼师表示,格西在迁往第三个修行山洞之前,已经圆满两千次禁饮食斋。却谆尼师清晰地记得格西的亲口叙述。当格西开始和樽区的村民来往时,格西会在每座香之间教导当地的出家和在家人。却谆尼师记得她从格西那里得到禁饮食斋的批注教授,在教授时,格西试着鼓励大众说,「你们应该多用央A我已经圆满两千次禁饮食斋。」不仅如此,格西还持续做禁饮食斋修持,每年带领村里的出家僧众和在家人做禁饮食斋闭关。因此,格西累计禁饮食斋的次数,保守估计约两千次,实际次数则超过两千次。

  8.宗喀巴上师相应法(九回):八十万次

  9.竹巴噶举传承上师相应法:四十万次

  在最后一个修行山洞后,格西修了竹巴噶举传承的上师相应法。格西是和樽区的另外一位行者仁千旺秋一起完成这个上师相应法的修持。

  10.金刚经:十万部

  格西是在闭关中进行金刚经念诵作为闭关的前行修法。格西在僻静独居之处完成闭关,且证实已经能背诵整部经文。

  11.擦擦(小佛像):七十万尊

  格西亲自独力完成这项前行修法的每一个步骤:取得泥土、运送、将泥土打制塑成佛陀形像,做成擦擦(小佛像)。制作擦擦的修行,是格西在闭关的后期,在第三个修行山洞完成的。格西经常会在下座期间从山洞下来,或者会中断闭关数日。格西会停留在一处名为砮鲁地方的转经轮大厅,在那里,格西完成了七十万尊擦擦。不仅如此,格西还建造七座佛塔来收藏这些擦擦,至今,这些佛塔依旧可见。

  此外,格西还藉由劈打水的方式来做擦擦供养。格西手上拿着擦擦模型,以模型板来劈打水,创造出神圣的液体形象。格西在靠近第三个修行山洞附近,一处名为迦登贡巴的地方,总共完成一百二十万尊水擦擦。

  12.三十五佛礼忏文:十万遍

  格西是以前行修法来完成三十五佛礼忏文,以独立分开的方式来念诵忏悔文和做此修持。虽然格西完成了十万遍三十五佛礼忏文,格西说「通常我会将念诵和礼拜结合在一起。」

  13.道次第结合六加行:

  格西完成无法计数遍道次第结合六加行的思惟修行。在几个场合,格西告诉我「现今这已非常罕见。人们很少做整个道次第的思惟。」。他说「我很缓慢地思惟整个道次第;从不催促时间或数量。」因此,格西明白地告诉我,在十年的时间里,他完成道次第结合六加行的思惟,几乎每一天都有修。

  14.金刚瑜伽母:无法计数

  除了前述多种的修持,格西的主要修法集中在金刚瑜伽母。格西在樽区山上二十五年独居禅修期间,格西生活在直接实证金刚瑜伽母的境界,他的心从未离开这尊忿怒空行母。因此,格西的金刚瑜伽母修持是无法计数的,他完成了大量的念诵,真的难以计数。

  15.金刚瑜伽母自灌顶:无法计数

  我不清楚格西做的是长轨或简轨的自灌顶。然而,在前往新加坡开刀前,格西亲自向我证实,他说「从我接受灌顶那天开始,一直到此刻为止,我从未破誓言,一天也不曾破过。」

  16. 三昧耶金刚禅修并持诵咒语:七十万次

  格西完成此次数作为一项前行。

  17.供养食子:一百二十万次

  格西也将此修行当作前行来修。

  18.经藏和论藏完整念诵三遍:

  格西完成念诵、思惟整部经藏以及论藏的前行。经藏是佛陀教法的总集,包括了每一部从梵文翻成藏文的经典。经藏总计103册。论藏则是早期印度学者阐释佛陀教法藏文译本总集。论藏总计大约213册,每一部长度大约在400至600页之间。格西念诵此数目庞大的法本三次作为前行。格西强调:「我并非很快的念过去。」他的意思是说:「我是一边念一边思惟其涵义。」格西尝试愉悦地沉浸于此经验中,了解其涵义并且慢慢的读诵。

  除此之外,当格西在柯盘寺时,他常会与上百位比丘、比丘尼一起朗诵经藏和论藏。虽然我们都是优秀的朗诵者,但是衮却格西展现了惊人的速度。当我们念完一页时,格西已经念完十页了。他并不是以不停地摇头假装很投入此快速的念诵。格西习惯于如此快速地念诵,尽管如此,他能念得很清楚并且念得很正确。格西念的速度并没有影响到他的发音,这才是令人感到讶异的。

  19.本尊的闭关──透过百尊总聚大灌顶:

  格西完成所有的本尊的闭关是藉由百尊总聚大灌顶,它是本尊灌顶的总集。他曾在西藏获得了百尊总聚大灌顶里所有的灌顶,并在西藏圆满所有的闭关。他离开西藏后,格西反复的闭所有本尊的关。虽然格西是一位格鲁传承的比丘,他也曾获得宁玛、噶举和萨迦传承本尊的灌顶并圆满这些本尊的闭关。除此之外,格西也闭过钗h次菩提道次第以及修心的关。

  20.上师供养(五句偈):数十万次

  格西念诵上师供养作为前行。虽然他从未计算已念过了多少次,但是我们可以确定他念诵的次数早已超过数十万次。这项修行是以闭关的形式来圆满的,并结合观想、禅修和六加行。格西念诵这些偈颂数十万次作为前行并配合观想、禅修以及六加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