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生死的幻觉》

佐钦白玛格桑法王 著

第八章 魔术游戏般的无常

第八章 魔术游戏般的无常

作者:佐钦白玛格桑法王 发布时间:2014-03-23 来源:转载

  我们的眼、耳、鼻、舌、身、意所对应的境界色、声、香、味、触、法,都是无常而且必将灭亡的东西。我们的眼睛所看到的色物,无论大小都是由「四大」作为基本因素的聚合体,而且都是无常、不断变化的物体,就连物质的基本组成成分「四大」也是在不断地生灭变化之中。由微尘堆积而成的坚固高山大地和大海湖泊围绕的世界也都会有毁灭的时候,同样,日月星辰等所有无生命和有生命的万物,都将会发生变化直至毁灭。
  
  为什么一切万物都要发生变化直到最终毁灭呢?因为它们都有从初始到形成的过程,有成必有坏,有生必有死,世间万物都必须遵循这个自然规律,无一例外。万物的生灭过程,不仅有开始生的时候和最后灭的时候,还有剎时不停的变化过程。我们从儿童到老年的巨大变化,是众多剎时变化积累的结果,是在长期不断变化的过程中逐渐变老的,而不是突然有一天变成了老人。
  
  在谈论以上问题的时候,我和你的寿命又失去了几剎那,我们又向死亡迈进了一步。其实我们的这个血肉身躯非常脆弱,它无法忍受微小的寒暑变化,碰上锐器它会划破,撞上硬东西它会破碎,强力拉扯它会撕裂,就算小心放置也会染上四大疾病而死亡。甚至有时候,吐完一口气之后无力再吸纳另一口气而中途死亡,顷刻间活人变成了死人。不仅我们脆弱的躯体如此变化无常,就连坚硬的岩石,和此劫形成以来所有的山河大地,也在剎时之中变化生灭。
  
  眼睛所能看见的大小色物在变化无常中生灭的同时,我执的对象——身体也在无常中不停地变化生灭。同样,耳朵所听到的声音就像空谷回音,也是变化不实,还有香、味、触、法也无一例外地不可靠、不坚固、不恒久。我们自身的意识活动和上述色、香、味等一样没有任何真实可靠的成份,就连我们每个人的人生旅程也像昨天的梦,昏沉不醒,一片迷妄。
  
  如果我们是朝着同一目标前进的旅伴,而且我们都是被迫踏上这个旅程的,我们的路又是伸向虎豹之穴,那么我们一定都很害怕,一路上我们都会想着前面即将遇上的凶猛虎豹。而我们即将面对的死亡,其实要比凶猛的虎豹可怕得多,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去思考怎样迎接死亡,反而无忧无虑、悠闲自在地生活,这种迷妄和勇气是无论如何也不应该有的。
  
  在这里,我想说一件我自己亲身经历的无常事实。
  
  我小时候身体比较瘦,眼睛又大又亮,突出的两颊格外显眼。到了中年,我的身体结实健壮,面部圆黑发亮,牙齿洁白整齐,一双明亮的眼睛炯炯有神,人们都说我长得很英俊。但是,一桩意想不到的突发事件在一九八二年的秋末发生了,一场车祸把我伤成了丑陋的模样,从此我便成了看起来令人生畏,听起来让人悲伤的人。母亲倍加爱护的宝贝,佐钦寺僧俗信众敬仰喜爱的活佛,成了身上有终身残缺的残疾人。
  
  那年秋天,为了完成佐钦寺的弘法利生大业,我准备起程前往印度。在没有上路之前,我在大雪山前的岩石上烧了柏香净烟,并且在供塔上挂了适应自己属相的蓝色彩旗,以及其它各种颜色的风马彩旗。我还大声诵念经咒,围着供塔右绕了三圈。当我向空中拋洒五色风马彩纸的时候,看见东边的彩云正伸向南方,有一只雄鹰在彩云边展翅翱翔,我的心顿时激动起来,顷刻间想起了很多悲喜交加的往事。待我重新镇定心神的时候,我提醒自己不要忘记所肩负的弘法重任,并在心中暗暗向佛与佛子发了誓愿,作了祈祷,我还以虔诚之心暗暗领受了微妙菩萨胜戒。
  
  在烧供净烟、祈愿顺利的那一天,我以无比真诚的敬信心呼唤十方三世诸佛与善法护法神众、吉祥天地山神,祈求诸佛诸护法神助我一臂之力,保佑我早日完成弘法利生的事业,不负前辈大德们的重托。之后,我便乘坐北京吉普车,驶向了高山峡谷中弯弯曲曲、坎坷不平的土公路。
  
  我和驾驶员以及几位同伴上路的第二天,当我们在黎明前的熹微中开车行驶的时候,遇上了前方一位黑脸姑娘,她正好背着空木桶去背水。按照我们藏族人的传统习俗,行路人遇上空木桶是很不吉利的凶兆,但我们都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我还平静地念诵着藏人常念的本尊禳解文。当我们越过高山,进入异地他乡的那一刻,一股强烈的西北风忽然吹得天昏地暗,当时我们的吉普车正疾速往山下飞奔。突然,一辆解放牌货车也以飞快的速度迎面向我们冲了过来……撞车之后,我们的车被挤压成了一个铁球,致使伤员从车里取出来也非常困难。
  
  就在撞车的那一剎那,我只听到了一声铁与铁相互碰撞的巨大卡嚓声,瞬间我便感觉到全身的血液往头部涌去,一阵剧烈难忍的疼痛,使我立刻昏死过去。在昏迷中,我感受到了快速展现出来的死亡次第,一时的休克濒死中我还体验到了本原光明的显现。就在智慧与心念分离,距生死之间只差一步的那一刻,由于蒙受上师本尊的加被、诚心净谛的护佑和从前发愿的助力,使我又从昏死休克中苏醒过来。当我以明、增、得的次第从昏死返回到世间之后,我经历了从昏迷模糊到神志清醒的全过程,并有了一生当中生死不止一次的无常体验。
  
  没有撞车之前,我的四肢五根功能发挥正常,身体非常健壮。撞车之后,我满脸的伤口流血不止,能够勉强睁开的右眼只能看见一片红光,而左眼用力睁都睁不开。当时,我用鲜血写下了一首无常诗词,我要用这首血诗提醒后人常思无常。现在,我的左眼已经残废了,左腿因骨折而落下了行动不便的后遗症,这是降临到我身上的、真实演示无常规律的无常上师。
  
  作为接受过上师的教导和熟悉佛法义理的人,我没有怨恨自己遭遇的不幸,相反,我时常发心用此遭遇把我的快乐和善业布施给众生,把众生的痛苦和恶业转移到自己的身上,让一切如母众生的所有痛苦,从此消失净灭,并且在众生的心中植入解脱的种子,使众生能够很快往生到极乐世界里。尤其是那个开车冲向我们的货车驾驶员,他和其它众生一样渴望快乐,厌恶痛苦,我发心祈愿他不要在这一生和往生遭受业报。我进一步大发愿心,愿所有与我结下善恶因缘的众生,都能获得菩提心的滋润。为了把愿心实践在行动中,我多方请求免除贺驶员的所有责任,不要给他任何惩处。
  
  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以后,我拄着拐杖拖着残疾的身体继续上路,没有退缩,没有畏惧,终于完成了肩负的使命。
  
  无常就是这样,一个健康正常的人,顷刻间就可以变成皮开肉绽、伤筋断骨的残疾人。这个地球上的很多人,过的是富足的生活,年轻而且充满朝气,他们根本不会想到无常和死亡。但是,当一次又一次的突发遭遇降临到他们身上时,他们当中的很多人便会突然丧命,这样的实例举不胜举。我所经历的濒死经验告诉我:无常存在于随时随地,死亡每时每刻都在召唤着我们。
  
  我们因为有前世累积的福德,所以能够在今世获得暇满人身如意宝。与其它众生相比,在数量上人类是非常稀少的,在智慧上人类是超群的,能得到人生就像在针尖上累起豆子一样稀有难得。来到人世间之后,我们与业缘相互关联的父母、亲友和子女共同生活在一起,这期间虽然有许多快乐和幸福,但也有很多失意和痛苦。当与父母亲友短暂离别的时候,我们的心便会忧愁伤感,当我们得了重病或即将死亡的时候,我们的心又会悲痛欲绝。因此,我们要经常想到自己将会有生病和死亡的时候,并且要考虑如何才能圆满地结束这个自己倍加珍爱的生命和躯体。
  
  我们当初由于父母的精卵结合而被生下来的时候是小孩子,然后经历了少年和青年时期。今天,我们当中的许多人已经进入中年或迈入老年。随着岁月的流逝,我们将一天又一天地走向衰老,我们身体的变化将越来越大,我们机体的四大平衡协调能力将越来越差。当四大失衡而生病的时候,我们已经临近死亡了。虽然死亡很可怕,许多人甚至害怕提起「死亡」二字,但是,我们必须面对死亡,因为任何人都无法回避走死亡之路。从前来到世间的皇帝、皇后和宰相等人中显贵,虽然他们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和主宰一方的能力,但他们却没有办法不走死亡之路。就连任意驾驭气心的大成就者,也显示了涅槃入灭之相。我们的这个躯体就像水泡一样的脆弱,经不起任何大风大浪的冲击,对此我们还能找到什么可信赖之处和能够恒久不变的东西呢?
  
  当然,我们都知道我们终有一天会死亡,但是,我们却把死亡的那一天想得很遥远,我们总是认为现在还不是自己死亡的时候。如果我们固执地把死亡当作遥远的未来事情,那是非常危险的,因为人生的寿命谁也无法猜定,当死期到来的时候,谁也得不到事先通知。我们不知道自己是明天死还是明年死,我们也没有把握不会在今晚就死去,我们无法肯定死完一个月后不会投生为可怕的畜生。尽管如此,我们就像被牵进屠宰场的牲畜,除了等待死亡,没有任何其它可以改变现状的办法。
  
  在《佛说胜军王所问经》中这样说道:「胜军大王,如果四周坚固高大的山都往内坍塌,那么其中的草木和动物,很难从灾难中快速逃离,或用武力征服灾难;或用财宝收买灾难;或以药物制止灾难。同样,众生也很难从生、老、病、死四怖畏中快速逃离,或用武力征服怖畏;或用财宝收买怖畏;或用药物制止怖畏。」诚如佛祖所宣说的那样,我们的寿命流逝得很快,和闪电、滚石、瀑布一样一瞬即逝,我们确实没有很长的时间可以安心居住于人世间。因此,我们一定要努力实现暇满人身的重大意义,这件事情已经迫在眉睫,必须赶快行动。
  
  修习善法之初,需要修学的秘诀便是观思人生无常。在大圆满心髓妙法的经典中,遍知大师吉美林巴宣说了如下开示法语:
  
  如果我们之中的某个人,突然来到一个大沙漠的中央,沙漠中不仅见不到行人的踪影,而且看不到任何飞禽走兽。狂风肆虐中,只有枯木干草在作响,干旱广阔的沙漠显得异常荒凉恐怖,孤独的人一定会感到伤心和绝望。
  
  就在这个时候,这个人突然看见有两个人朝自己走来,他不知道那白色的男人和黑色的女人来自何方。待他们走近时,两个人同时告诉他有一个叫做六聚幻化城的地方,那里有许多如意宝贝,希望他能够一起乘船过海,前去取宝。这个人同意了。
  
  当他们到达海边的时候,只见大海广阔无边,海面上波涛汹涌,海里有许多鲨鱼等众多凶猛可怕的食肉海兽,遇上这些海兽,人人都必死无疑。惊恐之余,这个人很想马上逃离,但又想得到宝贝,想来想去他还是心惊胆战地上了船。
  
  当船到达大海中间的时候,海面上突然刮起了狂风,令人恐惧的狂风把他们手中的双浆顿时吹成了碎片,巨大的海浪把船拋入空中之后,又好象要把船拉入海底。此时此刻,他们想逃离却无处可逃,高声呼救也没人应答,想抓住船只不放又无济于事,死亡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强行降临到了这个人的头上。以前虽然知道死亡终将到来,但他并没有为死亡积修善法,如今子女、财产、家人和亲友即将与他永别,世间所有的一切都不能给他带来一丝一毫的帮助。在恐惧和无助中,束手无策的他只有绝望地嚎啕大哭。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对面当空,恩重如山的上师化作莲花生大师的威仪之相出现了!上师告诉这个人说:「你从前视轮回苦海为如意宝洲,根本不会想到为死亡积修善法,如今你的攀缘执着是从根本无明中产生出来的,引诱你的一男一女是俱生无明和遍计心识,你身处的大海是无边轮回苦海,你乘坐的船是犹如水泡般的有漏幻化身躯。划船的双浆突然破碎,是日夜相续的人生寿命到了尽头,再也无法弥补延续。善男子,今天你不仅要面对死亡,而且要接受先前所积的黑白善恶二业的果报,你准备如何面对这即将发生的一切呢?」
  
  于是,这个人就在痛苦和惊慌中诚心诚意祈祷上师,祈求上师恩赐加被。绝望的人终于得到了上师的护佑,上师从心际放射出绳索一般的光芒,当光芒照到这个人的心际时,船彻底翻在了海里,同时他的身体与心识分离而死亡。这个人死后,就在三身宝莲光明宫中,证得了与莲花生大师无二无别的佛果。
  
  吉美林巴大师要求我们:对遭遇同样厄运和遭受恐怖折磨的众生,要有救度之心和能够修成救度能力的宏愿。今后,我们要把三时诸念置于无执无着的境地,让念想自由放松,不加取舍执着。我们还要在各境各域,都分别放置守护神——正念。
  
  邬金莲花生大师要求我们这样观修:
  
  在一个山口朝北的大山沟里,自己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那里既没有行人,也没有任何生命活动的声音,四周一片黑暗恐怖,只听见瀑布河水在哗哗地飞流,狂风在呜呜地吹扫,枯草在风中凄凉地颤动。太阳快要落山了,高耸入云的山崖边,不知从哪里飞来的乌鸦在呱呱乱叫。人在其中,忍不住大喊大叫起来,面对空谷诉苦道:「孤独的我,没有朋友作伴,不知道该往哪儿去?我的故乡、父母、子女和所有的财产,此时此刻都在哪里呀?我还能回到家里吗?」
  
  悲伤迷惘之中,踉跄走路的自己,一失足从悬崖上掉了下来。就在往下掉的过程中,看见崖石缝里长有一把青草,于是拚命用右手抓住了那把草,吊在了悬崖中间,从未有过的惊恐令全身上下都在不停地颤抖。往下看是万丈深渊,往上看是直指云天的悬崖,陡峭的悬崖侧面平滑得就像一面镜子。
  
  狂风还在呜呜地吹个不停。突然间从右边岩缝中出来一只白鼠,爬到那把青草边,啃下一根草后叨着走了。接着从左边的岩缝中又出来一只黑鼠,它和前面的白鼠一样啃下一根青草后叨着走了。就这样,两只老鼠轮流啃草,眼看着青草越啃越少,马上就要啃完了,自己很清楚这样等下去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但又没有任何能力赶走那两只老鼠。
  
  死亡已经在一步一步地向自己逼近,心中害怕至极,身体颤抖得越来越厉害。这时心里在想:「可怜呀!今天我就要死了,没有任何逃脱的机会。只可惜此前没有思及死亡之事,也没有积修善法,往后要去的地方一定非常可怕,如今我没有任何准备,而且根本没有料到今天就会死去。现在,死亡已经突然降临,从今天起,我不得不和子女、亲友、财产等世间的一切永远分离,再也不可能相聚了。我就要进入到从前未曾到过而且又非常可怕的陌生地方,这一切将是多么恐怖呀!我还能想出办法避免一死吗?」想着想着,自己便忍不住尖叫号哭起来。
  
  正在痛苦和绝望中垂死挣扎的时候,对面当空,突然出现了自己的根本上师。上师慈眉善目,端坐在莲花宝座上,手里拿着鼗鼓和金刚铃,身穿六种庄严骨衣。上师对自己开示说:「有为之物皆无常,都在顷刻间变化生灭。人生寿命就像从山上滚下来的石头,一瞬即逝,很快便会寿终命绝。不明白这个简单道理的众生,实在是愚痴到了极点。如今,你无法免此一死,还望你能够对上师产生清净的敬信。」
  
  听到开示以后,自己顿时醒悟。心想早知有今日的下场,当初一定会努力积修善法,事到如今,后悔也没有用,无论生与死,一切愿听上师三宝的安排。自己还暗暗祈祷,希望上师能把自己从悬崖边救走。想到这里的时候,只见上师从心际放射出一道光芒,光芒照至自己心际时青草断了,自己立刻被那道光芒送入极乐世界。到达极乐世界之后,从自己的心际再放射出无数道光芒,把三界众生也全都带入极乐世界,这样观想的时候,心中要充满慈悲感。
  
  如此观思各种死亡情景之后,对待死亡再也不能仅限于有所耳闻或知道会死,要时常观思死亡。观思死亡的做法可以视为心法的修持,没有修成这个心要法门,就不可能修成其它任何殊胜道法,所以,一定要经常用心观思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