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生死的幻觉》

佐钦白玛格桑法王 著

第二十一章 临终的和合往生

第二十一章 临终的和合往生

作者:佐钦白玛格桑法王 发布时间:2014-04-08 来源:转载

  佛祖给我们宣说了众多的法门,传承大师们对佛语经典的词义也作了大量的注疏论说,这一切的目的就在于通过修炼佛法,使人们做到不惧怕死亡,充满信心地迎接死亡。能够这样做的人,我们可以称其为佛门中人或修持佛法者。除此之外的所谓佛门中人或修法者,不论他生前能够轻松快速地背诵多少经续秘诀法宝,如果在临终时想不出任何有用的秘诀,那么他便是虚度年华,到头来一场空,这就像背水的人来到河边,又背着空木桶回去一样。
  
  我曾经见过这样一位临终者,他已经病入膏肓,即将与世长辞。他的样子看上去非常可怜,医生已经断定他无药可救,照顾他的人和家人也知道他将要死亡。为了减轻病人的痛苦,医生和周围的人都没有把真实情况告诉他,他的家人和亲友只是在暗地里痛苦地哭泣。病人在这种不寻常的气氛中也觉察到了什么,猜到自己无法渡过这一关,但是,家人和他自己都没有把心里话说出来。
  
  就这样持续下去的时候,他的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脉搏跳动的力量也越来越微弱。在临死之前,他的两个眼窝在下陷,鼻腔也在塌陷,牙齿上面已经有了一层污垢,双手在不断地向外伸出。这时候,我和他的家人都听到了他最后说的话:「把我抬起来,把我放下……」这些话有一点像梦话,但这证明他已经踏上了死亡之路。
  
  他的家人开始着手安排后事,医生和部分家庭成员仍然守在他的病床边。突然间,那个临终的人呼吸出现了困难,他用尽全身的力气对着医生和家人哀求说:「不要让我死去,不要让……我……」他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听不清楚,这声音好象是来自他的上颚深处。听到那悲伤的哀求声,与他毫无亲戚关系的我也很难受,心痛如刀割。我急切地盼望他能够活过来,如果有可能的话,当时我非常愿意替他迎接死亡。
  
  从他绝望而悲伤的脸上,我能猜得出他在想过去,想他过去因愚昧无知而造下的罪业。他在年轻力壮的时候不知道死亡的可怕,也没有想到过死亡,而且还夺取过其它有情的宝贵生命,给无辜脆弱的人造成过伤害,破坏过如来佛的身口意三圣像,诽谤过微妙佛法与大德善知识。他在回忆往事的时候,我相信他的心中一定充满了恐惧和悲痛。想到这里的时候,我看见那个人终于断气走了。如果我具有天眼通的神力,我还会看见那个人死后遇到的种种非常恐怖的场面,但是,平凡的我,只看见那天有一个人与世长辞,永别了他的家人和亲友,只留下一具可怕的尸体、一具骯脏并散发出一股臭味的尸体。他的名字也许能够留在极少数人的记忆里,但绝对不会留很长时间。
  
  几天以后,那个人的尸体也要处理干净。按照当地的习俗,他的尸体也许被火化,也许被埋在墓穴里,也许下葬在河水里,也许天葬喂鹰。总而言之,他在人们的心中逐渐地失去了踪影,最后像流星一样彻底消失。那个人死后将遇到什么样的陌生世界,我们无法察知,但是在他死亡的那一刻,我听到他的亲友们在祈祷:「我们最可爱的亲人已经踏上了往生之路,祈求三宝保佑他脱离中阴世界的恐怖!」当然,也有部分无知的亲友发疯似地大喊大叫:「你为什么拋下我们,自己一个人到哪里去呀……」他们捶胸顿足,用力扯头发。此时此刻,也许死人的意识已经昏迷,也许已经脱离了身体的束缚,但是无论怎么样,他们的大喊大叫不仅得不到死人的响应,而且对刚死去的人有百害而无一利。
  
  西藏有很多地方忌讳叫死人的名字,如果村子里有一个人的名字与死人的名字一样,那么这个人马上会换一个新的名字。这样做是有一些道理的,如果死去的人不贪恋家园、受用、子女和亲友等世间法,并且在生前多有善行,死后又有大量的善法跟随,那么此人会往生于善趣或得到解脱,不会有暂时和恒久的痛苦。相反,如果死去的人在生前没有什么善行,死后又没有人给他修法超度,只是给死人献花和开追悼会并不能带给他任何帮助。尤其是死去的人深深贪恋此生世界之后,非福德的罪业会变成直接业因,贪恋迷妄会变成间接条件,从而像磁吸住铁一样往生于轮回世界,再一次复受轮回痛苦。在这种情况下,用死人的名字呼喊活人,会招致死人恋世后降来的灾祸。在佛法兴盛的西藏,懂得这个道理的人们当然不愿提起死人的名字,于是这个习俗便传扬开来。
  
  在西藏,人们如果不得已而谈起已故之人的事情,他们会将其称为「安魂者」,始终不会直接称呼死人的名字。人们认为,人人都有命、魂和心识这三个生命的重要组成部分,据说人死亡之后,命被敌魔夺取,心识随业缘投生,魂住在安葬之处。称之为「魂」的东西就是指生命的依所和生命的精华部分,如果魂脱离身心而到处游荡的话,丢魂的人便会失去快乐、失去身体外表的光泽、整天昏昏沉沉、始终提不起精神来。人死之前,首先受损的就是「魂」,其征兆是会体受到自己魂脉断灭的过程。
  
  在藏传佛教旧密宁玛派的众多仪轨当中,有不少是通过修密咒和禅定来招魂勾魂的。人死之后魂就住在安葬之处,这里的「魂」是指本来俱生的某种神或祖先的魂魄显为人相者。「魂」虽然不具备任何超越人类能力的大威力,但是,亡魂的安息可以帮助后人平安无事。如果安葬之地遭到破坏而使亡魂不得安宁,那么后人会因此遭遇天灾人祸等灾难,这一切也许正是因缘神圣无伪的本性。俱生魔或夺命怨敌妖鬼会变成死者的模样来到人世间害人,也有少数鬼妖变成丢魂失魄的活人模样来伤害生灵。
  
  西藏人的另一种说法是:人死之后,亲友不能为死者哭泣。如果哭个不停,泪水会变成烧铁大雨而让亡灵受苦。虽然,西藏人的有些说法没有多少理论和教法依据,这些说法有一部分是来自民间的古老传说,但是,我们绝对不能轻视所有的民间传说。其实,死人的痛苦和恐惧要比家人和亲友大很多倍,当没有依所的亡灵依靠意识之体和食香来度过死后几天时,他没有朋友和怙主,独自一人在充满恐惧中度过时光,遇到业风追随时亡灵会回到生前自己的家中。当亡灵回到家中的时候,如果没有听到开示道法和安慰,只见亲人都在痛哭,那么亡灵就会因此心系家人而痛苦伤心,从而有可能致使其往生于恶道。如果因为我们的痛哭而导致亡灵往生恶道,那么,我们给亡灵制造的灾难和痛苦就远远超出了下几场烧铁大雨使其所受的苦。
  
  如果人死之后,亲友先是哭几天,然后为争夺遗产大吵大闹,这样做会给亡灵造成极大的伤害,这种言行是绝对不可为的可耻之举。中阴意识之体的亡灵,因为脱离血肉尘体而意识特别清醒,其中还具有少量的神通力。所以,家人如果做出对亡灵不尽人情的坏事,而亡灵知道后就会因嗔怒过度而堕入恶道,那么,家人便成了把亡灵推入恶道的罪魁祸首。虽然亡灵与我们之间有很大的距离,但是我们的一举一动却能很轻易地影响到亡灵。
  
  知道以上的道理之后,我们就可以像西藏人一样在死者尸体边许诺要为其除罪修善,承诺修多少个善业,并且要真正地落实自己的诺言。这样做的结果可以自利利他,一举两得,从中还可以完成目前和长远的大业。尤其是敬供僧众、施物给穷人、创立法会或建造佛学机构等善行能够很快得到利益果报。
  
  此外,有人即将死亡的时候,如果能请一位大德圣人到临终者的身边,给临终者修往生超度法「颇瓦法」,就可以帮助临终者死后往生到极乐世界。「颇瓦法」是方便猛厉的深密心法,如果临终者能够听到这个微妙胜法,那它的价值就远远超出了世间的任何财宝。对于临终者而言,世间财宝已经不能助他脱离死亡;相反,心意贪恋于财宝会引生各种轮回痛苦。
  
  我们不仅要在临死之际及时修持「颇瓦法」,而且还要尽早学会这个妙法,我们应该想到自己无法把握活在世上的岁月,并且死亡从来都是无常的。要是我们白白浪费了最利于修法的人身,那就实在是太愚昧了,那和恶道的动物没有什么区别。
  
  往生超度妙法「颇瓦法」是密宗大圆满法的方便快捷方式胜法,属于无修成佛五法当中的一法。无修成佛指的是无需一劫一生等长时间厉修生起圆满次第法门,就能快捷轻松地修成解脱正果。但我们不能把它理解为连颇瓦法的观修次第都不用修,颇瓦法是迅速修炼成就的道法,利根罪障少的人可以在七天之内修炼得出征兆。
  
  临终者如果事先接受过颇瓦法的开示,并且经过修炼之后得有征兆,那么在即将死亡的时刻,由上师来做引导时,自己就可以在观修次第中,用虔诚无伪的敬信重新观想此前观修过的内容,依靠上师的加被和自己的观修力量两者结合,从而轻松地修取解脱正果。就算接受颇瓦法的徒弟是个非常愚钝的人,而如果传授者是一个具有殊胜证觉的上师,那么这个上师也完全有能力把受法者的心识犹如射箭般地送入到净土无量光佛的心际,并且令其与无量光佛的密意和合无二。这也是使罪业深重的人得以强行解脱的法门之一。

  「颇瓦法」的开示有多种方法和各种不同的传承。比如上等法身颇瓦法,要由上师或净护三昧耶誓戒的道友,告诉和引导曾经修法得正觉的徒弟说:「你已经出现了这样的死亡征兆,你的见识即将发生变化,你的这个和那个见识是这样和那样的死亡次第现象。因此,你应该用敬信心祈祷,观修这样和那样的禅定。」这样引导和提醒之后,此人依靠本原立断和如意顿超的秘诀,就能于此生得到解脱,或者在死后犹如母子相会般地体证法身光明,从而得到解脱正果。
  
  中等报身的往生、下等化身的往生和凡人具足三念的往生等,则根据各传承法宝秘诀的不同,在时间、心念和解脱方式等方面也不尽相同。摄纳亡灵的颇瓦法,是用方便法力把未曾修道学法的大罪人也能够强行救度解脱的深密秘诀。修颇瓦法来超度亡灵的上师,必须是证解见道胜义和入登第一地的圣人,因为修颇瓦法的人,如果不具备生起菩提胜心的微妙证觉,就不能超度他人的亡灵。如果是具备以上微妙证觉的上师,就能够用气、明、心三无别和合的法力,把亡灵在剎那间送入无上圆明的法界胜义极乐佛国之中。
  
  还有一种颇瓦法是由少数上师首先把死者的亡灵勾入到物体或灵牌等观想依境之中,然后修颇瓦法观想次第,把实物形式的亡灵超度送入乐土。佐钦·白玛仁增大师带两个徒弟去给一位死者修颇瓦法时,首先由大师本人把死者的亡灵勾入到一个碟子下面,然后大师让两个徒弟各修一次颇瓦法,当徒弟发出「嘿」声的时候,众人看见了碟子在原地动了一下。而由大师亲自修颇瓦法而发出「嘿」声的当下,碟子突然从原地跳到了空中,这是在西藏广为流传的真人真事。
  
  在西藏,给死者修超度法要修四十九天,因为死者在中阴世界里度过的时间寿命一般为四十九天。这个四十九天要从死亡的那一天开始算起,每过七天之后要修七期超度法。在修七期超度法的时候,要请一定数量的僧人集体诵修各种仪轨,达到清除罪障、解说境界和往生超度的目的。修七期法的原因是中阴众生要在每七天之后体受一次死亡的痛苦,这个时候修法超度可以助死者离苦得乐。
  
  在给死者修法超度的过程中,最重要的时刻是在外呼吸气断灭而内呼吸气未断的那一刻,这个时刻通常要请一位殊胜的上师来给死者修颇瓦法,因为这个时刻是决定死者心识去到哪里的关键时刻。西藏人非常珍惜这一时刻,牧区的人会把家里最好的马匹配上好鞍,外加最好的氆氇衣供养上师,请上师给死者修颇瓦法。此外,西藏的少数地方还有把火器、吹火筒、锅碗和食物等生活用品装进皮袋里供养上师的习惯。
  
  一般情况下,死者死亡之后的第三天是心识从昏迷中苏醒的日子,这一天给死者诵修解说境界等法门非常重要。西藏人在这一天会请很多有修证成就的大德上师给死者修法做善业,他们对此非常注重。七七四十九天中的最后一天是超度结束日,这一天还要请一位大德上师给死者修法,指明往生的善道。在七七四十九天之内和修七期超度法的时候,根据死者家属的经济能力要修《中阴闻教解脱法》、《深密猛静自在解脱法》、《金刚萨垛法》、《解脱经》、《忏罪法》和《普贤菩萨行愿品》等。在此基础上,还要请很多大德上师、活佛和普通僧人给死者修《大日经》等仪轨中的超度法、宝瓶仪轨和洗礼仪轨等除灭罪障的法门。
  
  在四十九天结束之际或结束后要对死者的骨灰修金刚萨垛法门中的骨修仪轨,并且用骨灰做成小佛塔。来年死者的祭日那一天,还要给死者修一次圆满盛大的满期超度大法。
  
  在处理死者的尸体时,根据宗教和地方习俗的不同有着各种各样的做法。这里,我说一说在佛法兴盛的西藏,经常实行的与众不同的「天葬」。有人听到天葬中用死尸喂鹫的情形时,也许会觉得恐怖和不人道,这种想法其实是错误的。出现这一想法的原因是因为自己被深深的我执、我恋心所束缚。人死之后,尸体就像土地和石头一样怎么处理都不会造成疼痛等痛苦。如果有人硬要说尸体像活体一样有感觉,那么把尸体埋入墓穴中也会给尸体造成极大的痛苦。持有这种想法的人是无法恰当地处理尸体的。
  
  西藏人在对尸体做天葬处理的时候,首先会请一位具足生圆修行和诵修入量的大德圣人择福地修加持仪轨,然后在福地中装入诸佛猛静坛城,把尸林修成具足加持力的福地。此外,还要在其中修造如来佛塔和刻经石堆,树立印有各种经文明咒的经幡,所有这些都须是经过开光加持过的。在这样的尸陀林中,一位具足觉证的能断法大师在实行天葬的前夜要用法力把尸体与怨鬼分离,用死丧卜算算出方位和时间。在黎明时分把死尸从清净之地抬进尸林中,能断法大师从前行皈依、发心和祈请开始修能断仪轨。尸体以俯卧的方式放在天葬台上,要在背上划出寂静大格子、忿怒大格子和忿怒王救供等几种格子纹,把尸体加持成智慧甘露会供品,迎请智慧业神和世间空行母等诸施业天尊,还要迎请受纳余物的小卒天尊众,即化现为鹫鸟的鹫。对于鹫鸟还要修呼鹫观修仪轨,打鼓、摇铃和吹骨号,同时,把尸体切碎后让鹫鸟吃得干干净净。
  
  对尸体做火葬处理时,要修某一尊本尊坛城,迎请与本尊坛城相关的智慧火神,观想火神融入法师自己修持三昧耶戒的身体里,并在其中安坐。观想智慧之火烧化我执蕴身之尸体,以烧施(护摩)的方式把尸体清净烧灭。
  
  就这样圆满修完满期超度善法以后,会令后人心安理得、死者灵魂安息,并且助死者的亡灵在今后的生生世世中,次第进入乐善胜道。我们这样做,不仅能帮助死者离苦得乐,而且还能给自己修造进入乐道的善因。临终时修颇瓦法极能助人,而临终祈祷发愿也很容易如意成就。因此,我们要在临终时发愿:「我为施行利生事业,愿成为饥饿者的食物、口渴者的甘饮、无助者的助友和无依者的依靠……」并且虔诚祈求三宝,这样便可以使发愿得以实现。
  
  在临终时,我们要忏悔无始以来所造的罪业,把善业回向于微妙大菩提。要有这样的愿心:「我要抓住这个死亡的机会,依修密宗颇瓦法来证取正觉佛果,然后把如母众生从轮回苦海中都解救出来。」像这样充满信心和勇气是殊胜密法的优胜之处。
  
  我曾遇见过一位孤身一人、身无分文的西藏老喇嘛,这位老喇嘛虽不是勤学显密经论而博学多闻的大学士,但他从小就勤于礼拜和转经以除罪灭障。到了中年,老喇嘛依止一位善知识闻学了大圆满《空行心要》前行和正行的开示,并且进行了一定程度的修炼。这位老喇嘛平时喜欢开玩笑,很会说一些既不伤人又能给大家带来笑声和快乐的笑话,他还能用玩笑的形式告诫不道德的言行和不如法的坏行为。
  
  临终时,老喇嘛和平时一样仍在开玩笑,他的说笑声还是那么的响亮。他视死亡犹如从屋里走到屋外,毫不在意。周围的人也没有看出他有任何异常的举动。即将圆寂之际,他很平静地告诉在场的人说:「世间食物我已经吃够了,为了成就微妙因缘,我想喝一碗牛奶。」
  
  老喇嘛接着说:「把肚子清净一下再走,也不能不说是一件好事。」
  
  当老喇嘛喝完牛奶,脱掉一身破烂的旧衣服,并取出法衣穿好之后,就双手结定印,脸上带着平日常见的笑容圆寂入灭了。老喇嘛圆寂的剎那间,众人看见他的头顶生起了一团热气,那神奇的圆形气团直飞空中,消失在遥远的宇宙空间里。当时,罪障多的人根本不敢接近老喇嘛的法体;而那些善良的人接触老喇嘛的法体时,没有丝毫的恐惧感。像这样的奇人奇事在西藏还有很多很多。
  
  老喇嘛圆寂入灭就像上床睡觉一样,他的法体比平时更庄严、更有光彩,他没有给人带来任何恐怖和痛苦。没有人为老喇嘛的死哭泣,也没有人给老喇嘛修满期超度大法。老喇嘛留在世间的东西只有一点酥油,和能够吃上七天的合好水的糌粑面。我们可以断定:老喇嘛是一位具有修法功德、贪欲小、易满足的大德。这样的大德不可能有一匹好马供养给上师,也不需要由哪位上师为他修颇瓦法。但我相信,老喇嘛进入清净极乐佛土,一定就像人们回到自己的家里一样。
  
  我十三岁那年,年仅三十七岁的母亲就匆匆离开了人世。那一年,我正好住在佐钦寺附近的长寿谷密境,依止白玛才旺法师学习《中观六论》。我的舅舅扎·穆日活佛从故乡扎曲卡专门派来几个人,来到了我所在的长寿谷。他们带来穆日活佛的口信说:「要你马上请一个月的假,尽快回到故乡去。」
  
  于是,我暂停学法,骑着马急匆匆地往家里赶。经过五天的骑马路程,终于回到了生我养我的故乡和舅舅穆日活佛的驻地。妈妈告诉我她身体的右侧腋下部位有些不适,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病痛。从母亲的气色也看不出有什么重病,甚至像没有任何疾病一样。
  
  母亲是个远近闻名的美女,她不识字但能够说唱《格萨尔王传》一百多叶的全部内容,她不是用一个调子唱诵全部的史诗,而是有分别地运用各种不同的调子,形像生动地唱出岭国诸位大将的个性。就在她即将离开人世的那段日子里,她依然用美妙动听的声音唱诵着《格萨尔王传》,和往常健康的时候一样欢声笑语、能歌善说,看不出有任何难受和痛苦。
  
  我们父母兄妹以及舅甥久别重逢的日子正是夏天,牧区夏日的草原美丽如画,在广袤无边的草原上,牛、羊、马群悠然吃着青草,远看犹如镶嵌在绿色地毯上的花朵。而那些体形威猛的藏獒则被拴在牧民帐篷的周围,它们的毛色有四眼形的、有胸口是白色其余为黑色的、有棕黑色双肩呈现斑点的等等,这些狗个个都高大体壮像小牦牛,它们的脖子上都套着红色的牛毛绳索。被狗包围着的黑帐篷通常是四方形的,帐篷里面右边是男人的座位,左边是女人的座位,中间摆放着藏式的土灶,里面火焰不断。家庭主妇们在土灶上大显身手,做出很多美味佳肴。帐篷里面的最深处,堆有大大小小的皮口袋和木箱等,上面通常盖着一张花纹显眼的大毯子。
  
  在男人的座位上方设有供坛,供坛上面有佛像、法器和很多油灯等。女人座位的上方则放着盛满美食的众多大锅、盘子和碗勺等,准备随时给家人和客人献上丰盛可口的美味。在白色四方形的羊毛垫子上面,男人们通常盘腿而坐,女人们则双膝着地跪坐,或者是双膝着地之后由一只手支撑着上半身而坐。这些在西藏东北部牧区常见的生活习俗,在我的家乡也都无一例外地存在。就在那充满诗情画意和欢歌笑语的藏北草原——我的故乡,我们全家人相聚在一起度过了一段美好难忘的欢乐时光。直到现在,我还常常梦里重游回故乡,流连在那段欢乐美好的时光里。
  
  在家里住了半个月之后,遵照舅舅穆日活佛的安排,我随穆日活佛和百余名马队前往老寺等圣地朝圣礼拜,这次出游朝圣总共用了近一个月的时间。当我们正往家里返回的时候,母亲突然病重卧床不起。我和舅舅骑马涉过扎曲河,飞驰过藏北草原,急匆匆地赶回家。我们是在晚上到达的,就在我家的黑帐篷里,我看见母亲病情非常严重,知道她已经活不了多久。舅舅快步走到母亲的床前,坐在她的枕头边和我一起修起了大圆满心髓法宝中的往生妙法「颇瓦法」,我一边随舅舅诵修颇瓦法,一边睁大眼睛看着母亲的脸,心里非常难受。
  
  正当我和舅舅修颇瓦法的时候,母亲突然伸出双手,做出合十礼印,嘴里还诵起了确迈大师所传的祈愿往生极乐文中的部分偈句。这个时候,舅舅穆日活佛发出了五次「嘿」声,然后,母亲的外呼吸便断了。看到这一切,我被惊呆了,一时之间不知所措。当颇瓦法的仪轨念完之后,我的心神才恢复了正常,想到与慈母从此就要永别,一阵从未有过的悲痛几乎令我的心脏停止了跳动。不过我又想到母亲能有幸接受观世音真身穆日活佛修的颇瓦法,知道活佛一定能够指明正道,送母亲的心识于极乐净土。此外,我知道母亲是曾经做过噶陀阿芜等众多大德的上师佐钦·阿卓·索郎曲培的女儿,很多人看见我母亲的舌头上有一个白色的阿(14)字,无疑母亲应该是胜根基善种姓的人,她一定不会堕入恶道地狱。想到这些,我的心得到了很大的安慰。后来,我们请第六世佐钦法王吉扎·向秋多吉看母亲的超度情况,法王告诉我们超度非常圆满,法王的话使我们大为宽心。
  
  像上面所说的死亡迟早也会降临到你我众生的头上,到那时如果想自在解脱,就必须从现在开始想好对策、做好准备。死亡是不会提前通知我们的,如果事先没有准备,而当死亡突然降临之时,除了心慌意乱、不知所措之外,便是难以形容的悔恨。为了使有缘众生不致于突然毫无作为地死去,在这里我想讲述一下大圆满无修成佛五法之一的临终往生秘诀,即往生无修成佛的开示法要:
  
  往生妙法「颇瓦法」分为:此生修证大圆满本性胜义正见之后,临终在本原立断胜道中依靠法界智慧而往生于法身法性之界的上等法身见证往生;此生修炼生起次第瑜伽与圆满次第瑜伽取得证觉之后,在中阴世界里生起中阴迷见的同时往生为双运智慧身的中等报身生圆双运往生;修炼成熟解脱胜道之后,具受中阴往生秘诀的人们依靠世间中阴化身妙道而往生于清净佛土的下等化身无量慈悲往生;把中脉观想为道路、心识明点观想为贵宾、极乐净土观想为想要到达的目的地而修颇瓦法,是凡人具足三观想的往生或自利具足三观想的往生;具足殊胜证觉的圣人,针对临终或中阴界的有情修颇瓦法,是利他悲系往生或摄受亡灵悲系往生。
  
  以上多种颇瓦法中,如果自己不具备体证见道胜义的功德,就不能对死者修悲系往生法。在对死者修颇瓦法的时候,最好的时机是外呼吸气断灭而内呼吸气尚未断灭的那一时刻,此时修颇瓦法就像游客走路遇到好向导而顺利到达目的地一样,能够帮助死者的亡灵往生。
  
  修炼或真实运用的往生妙法「颇瓦法」正行法要:
  
  在舒适的座垫上面,身体以毗卢七法的禅坐姿式端坐,观想自己的蕴身剎那间变成红色金刚瑜伽母,圣母一面二臂,右手持有弯刀,左手握着盛满红血的天灵盖,左臂抱着象征胜乐金刚的天杖,周身披戴锦缎、宝石和骨衣饰品,右腿稍微弯曲,左腿伸直,显示大力步,站在莲花、日轮和尸体之上。法体犹如吹气的胎盘,或者像撑起的丝制红帐篷。
  
  自身金刚瑜伽母的身体中央,有粗细如中等竹箭般的空心中脉,形如一根圆管状的光柱,光色犹如蓝天般湛蓝,脉管犹如莲花花瓣般细薄,脉光犹如油灯般明亮,脉形犹如水柳般笔直,脉内犹如空心管子一样空无一物,如此具足五特征的中脉上端伸入梵净穴内,向外开口,下端伸至脐下四指宽的部位,紧闭脉口。中脉在心际如竹子生竹节一样的部位,有大小像豌豆一样跳动不停的风性淡绿色明点,明点中央有油灯灯心般明亮闪耀的红色舍(5)字。
  
  头顶一肘高的空中,法界胜义无上佛国彩虹照耀、明点闪烁之处,有莲花月轮宝座,上面坐着与皈依总集根本上师无二无别的无量光佛圣尊。无量光佛法体红色,一面二臂,双手结定印之上握有盛满无灭甘露的钵,身穿三法衣,具足三十二相和八十种随好的微妙庄严,双足金刚跏趺坐。无量光佛的右边有观世音菩萨,左边有大势至菩萨,周围还有诸佛、众菩萨和三根本佛众等无数佛菩萨眷众,都把充满无限慈悲的法相朝着众生、慈悲慧眼注视着众生、慈悲悦意垂念着众生,他们是把众生带入极乐清净佛土的大向导。
  
  在观想以上内容的同时,要念诵颇瓦法仪轨,心中要产生无比的敬信悲求之心。然后要念诵「世尊如来正等正觉佛……」,并且要诵七次,紧接着念诵心要法的往生文「善哉!圣境自见……」。然后内心专注于明智心之依舍(5)字,从上颚深处发出声音,把「舍」字念诵五遍,同时观想红色心性「舍」字被淡绿色风性明点在跳动中从中脉内往上推送,其情景犹如风吹碎纸。当念诵最后一遍「舍」字时,「舍」字已经触及头顶梵净穴,此时此刻用力大声发出一声「嘿」,「舍」字犹如箭一样飞入与上师无二无别的无量光佛心际,并与上师无量光佛圣意和合无二。
  
  接下来又和前面一样观想心际有红色舍(5)字,再一次把「世尊如来正等正觉佛……」念诵七遍。之后,要修炼佐钦派特有传承的插草颇瓦法,这个颇瓦法易修炼、易得到证觉,可以从梵净穴中插入一根草。
  
  修插草颇瓦法的时候,要念诵「礼敬无量光佛……」等长、中、短任意一种往生仪轨文。推送「舍」字的「舍」念诵五遍之后,要大声发出「嘿」声而把「舍」字送入无量光佛心际,这些修法与前面的往生法一样。然后,再又念诵「世尊如来正等正觉佛……」,接着要念诵《天法》中的往生仪轨文「善哉,无比微妙……」之后,再与前面一样地推送「舍」字。这样反复多次修炼,当修法告一段落,在五身法界印持的时候,要用心把无生阿(14)字默诵五遍,接着把呸(4)诵一遍,就这样从「阿」到「呸」重复诵五次,然后在离戏无念法界中入定片刻。
  
  最后,观想头顶上方的佛菩萨眷众融入主尊无量光佛身内,主尊又化为一团红光融入自己身内,自己剎那间变成长寿佛。长寿佛法体红色,一面二臂,双手结定印之上持有盛满无灭甘露的长寿宝瓶。世尊法体披戴锦缎和宝石饰品,具足微妙相好庄严,其中脉上端由月轮和十字金刚杵覆盖。观想从自己心际放射出多彩光芒,把有、寂、道三界的寿分以光芒的形式迎入自己身内,自己立刻成就为无灭金刚之身。同时要念诵咒语:「嗡啊嘛热那智万得耶梭哈」,把这个长寿心咒念百余遍,此外还可以念诵其它相关的长寿心咒和仪轨文等。这样修法,可以在消灭寿祸的基础上破除寿命障碍。
  
  颇瓦法修炼成就的征兆有:头痛、头顶流黄水或出汗珠、能把一根草从头顶中心插入进去等。修颇瓦法要修到出现以上征兆时为止,在正式运用中,要选择出现无法免去一死的死亡征兆和必死无疑的时候修炼,除此之外,不能在不恰当的时候修颇瓦法,如果修颇瓦法的时机选择不当,将会造成很大的罪障。
  
  在年轻力壮、四大协调、气脉明点旺盛的时候修颇瓦法并不容易修成,相反,年近古稀或临终的时候修颇瓦法更容易修炼成就,这个现象就像秋天的瓜熟蒂落。我们可以从现在开始修炼熟习颇瓦法,等到需要运用颇瓦法的时候,就会有足够的把握和信心。另外,在遇到大惊吓的时候,要把心专注于头顶,观想头顶坐有根本上师,如果遇上突发事件而意外死亡的话,这种做法将会带给你很大的利益。所以,经常观想头顶有上师,是一门众人称赞、极为有益的殊胜心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