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音尊者生死书》

观音尊者 著

第二章、从恐慌中解脱

第二章 从恐惧中解脱

作者:观音尊者 发布时间:2014-05-29 来源:转载
如强风中之明灯,
汝命住于死之因。

     ~龙树的宝鬘
 
    第一世班禅喇嘛写了一首十七节的韵文诗,很多西藏人将这首诗做为每日对死亡的静虑。诗的题目是《愿由中阴险径得解脱,在怖畏中解脱之勇士》:为了能从恐怖的海峡中解脱,像是遭遇强盗、刺客或野兽的围困,我们需要勇敢能干的向导来拯救。同样地,为了从临终和中阴境界(指死亡后到投生的期间)的恐怖现象中解脱,我们需要依照本书的劝言来修行,因为它能提供甚深的技巧,使我们从那些恐惧中解脱出来。借着思索诗文,我们学习到死亡如何现起,在死亡的实际过程中,这些知识将派上用场。临终,就是当心展现它更深刻层面之时;每日对临终做思索,也会开启那些状态的门。
    诗文包含了一系列的祈愿,可供我们采用,因此当死亡发生时,心将在朝着善德的方向作用。有些人希望在临终时能生起强力的善行动机,来加强或催化自己善德的倾向,如此可以引领他们有更好的来世。他们的目的是要往生到好的未来世,好继续宗教修行,有一些人则希望利用临终时心所展现的更深层面,来达到更高的心灵状态。所有修行者的目标,都是服务他人。
    第一世班禅喇嘛的十七节诗文,描述了三种等级的心灵修行,根据我们在临终、中阴及投生的过程中渴望觉醒的程度,而区分出最高级、中级和最次级的修行训练。他仔细谈到我们在每个阶段应该做什么。我们在余生中需要采用适合自己程度的修行,如此,在临终时才能成功地从一个阶段转入下一个。
    当死亡实际发生时,如果对这个修行不熟悉,任何有利的思索都很难成功。因此,当我们依然快乐,且生命的情境有利之时,正是修行和准备的时刻。如此一来,有实际需要及压力来临时,就无需担心。    如果在有时间听闻、思考、禅定和提问时不做准备,到最后一天就没有时间,我们将没有庇护或护佑者,届时除了悔恨之外无他。
    最好是早在这一刻到来之前,开始一连串思索死亡与中阴的过程,想象所有的步骤,熟悉它们。这很重要,因为届时我们将可依据自己最大的潜力达到成功。
    仅仅具备死亡过程与相关修行的知识并不够,我们还必须经年累月地熟识。当现在感官依旧清晰灵敏,而全心留神(正念)尚未衰退时,如果心不能用于善行和熟悉德行,那么在死亡时,就很难让心随着自己的意思在陌生的道路上前进。在临终时,我们也许因病症而身体衰弱,因怖畏的恐惧而精神沮丧。因此,我们必须熟悉与临终相关的修行。没有替代的方法,没有特效药。
    对这些修行的理解——努力是依循内在动机而来,而内在动机是根据信念而起,也就是相信痛苦和快乐的经验,是直接与自己的善、恶行相关。因此,一开始建立对“业”或“行”(actions)的因果了解很重要,也就是了解到善行源自驯服的心,而恶行则源自未受驯服的心。虽然善行和恶行都是由身体、语言及意念所造成,但心意最重要,因此,佛教修行的根本,就是心的转化。佛法的开示,是强调一颗驯服的心,它的基础,就是觉知到自己就是本身快乐与痛苦的创造者。正如佛陀所说:
 
    诸佛未以水洗涤诸恶行
    未以手拭除轮回众之苦,
    未将彼等证量转予他人,
    众生经由诸法之本性,
    实相之开示得以解脱。
 

    我们是自己的守护神,生活忧虑与否,都操控在自己手上。
 
班禅喇嘛的传承
    由于某种考虑的原因,本节略去。
 
诗文的概观
    第一世班禅喇嘛的十七节诗文,是一个佛法指南,可以让我们克服死亡的恐惧,同时可以让我们利用临终时的各个阶段达到心灵的进步。我希望这个对内在心理经验和生理变化的描述,可以帮助那些关心死亡与深层心意的人思索,同时能提供信息给有兴趣与佛教学者和瑜珈行者共同探讨死亡的人。科学家通常把心视为身体的一个产物,某些专家已经开始把心视为独立的个体,可以影响身体。很明显地,强烈的情绪,例如仇恨,可以影响身体;不过,目前已经在做一些实验,与刻意训练心的特定修行有关,例如信心、慈悲、专一禅定、空性的静思,或与藏传佛教宁玛派的特殊禅定相关。这些实验显示,精神训练有一种独立的作用,影响着身体,甚至可以让它不敏感。我认为向护士咨询有关死亡迫近的征兆,特别是安宁病房的护士,也会有成果。
    班禅喇嘛诗文的头七节,解释了如何接近死亡。第一节开始是关于佛、法、僧的皈依(本章稍后解释),接下来的两节诗文(第三章),谈到珍惜此生为修行机会的重要性。它们描述如何利用此珍贵的状况,经由对当下无常的思索,减低我们对飞逝经验的执著。第四和第五节诗文(第四章)谈到采取一种观点,可以同时处理临终时令人震撼的痛苦,以及死亡时出现的迷惑。第六和第七节(第五章)只是经由忆起该修什么以及喜悦的安住,来创造最利于死亡的条件。
    接下来的三节(第六章),仔细描述临终时前四个阶段的显现,以及在这当中如何禅定。这段告诉我们支持意识的生理元素如何消融,及其相关经验。这逐渐开启心意三个更深、也更微细的层面,让心可以象接下来那节诗文(第七章)描述的那样自然展现;该章根据“无上瑜珈密续”,陈列出身心的结构。在第十二和第十三节诗文中(第八章),提到本有澄明心的最高体验;心最内在的这个层面,是一切意识生命的基础。
    最后四节(第九和第十章)描述中阴境界(死后直到投生之前),同时指出在这个境界中,面对通常现起的怖畏事件应如何反应。它们细说出不同等级的修行者,如何寻求所想要的未来世。
    这十七节诗文呈现出对死亡的全面预备,从遣除不利条件、得到有利条件、学习临终时如何做修行、学习如何面对中阴境界,一直到影响接下来的投生。
诗文的开始:
    顶礼文殊师利!
    在诗文开始前,第一世班禅喇嘛首先向文殊师利表达敬意、顶礼。文殊师利是诸佛智慧的化现,作者视文殊师利与自己的上师无二无别。他向文殊师利顶礼的理由如下:
    一个好的死亡和好的中阴,甚至在多生续流中成佛的根源,就是成功的修行死亡的澄明。修行有两类,就是慈悲和智慧。死亡时,澄明的修行包含在智慧修行中;因此,它是包括在现象与自性空相融的甚深见解法教次第中,而它是源自仁慈的释迦祖师传到文殊师利(有关广大慈悲动机和行为的法教次第,则由释迦牟尼佛传给弥勒及观音)。因此,由于死亡及中阴的成功修行主要与智慧相关,第一世班禅喇嘛表达对文殊师利的礼教:
    顶礼上师文殊师利!
    向智慧的化身顶礼完后,开始进入诗文本身。

    第一节

    我与空界诸众生,直到菩提勤皈依;
    三世佛法及僧伽,愿救今后中有怖。


    在自救的态度中,佛教徒皈依佛为上师,皈依佛法(证量及其法教)为实际的皈依,皈依僧(诸圣众)为指导。他们相信将法教内化,可以保证他们免于痛苦。他们将三宝(佛、法教和诸圣众)视为最终的皈依。
    只为了将自己从痛苦中释放,以及从轮回中得到解脱,并不符合利他皈依的资格,因为你的观点不够广大。皈依的态度应是为了一切众生,为了让他们能从痛苦中解脱,并且成佛。为了达到助人的首要目标,我们应该寻求佛的全知。
    我们应关怀虚空中一切的众生,同时希望所有众生都能达到究竟或无上的证悟,这样的动机,超越了那些观点较为狭窄的修行者,因为这里所遣除的障碍,不只是针对轮回解脱,同时也是全知的障碍。这个究竟的证悟,或无上涅槃,是超越两极的偏见,一边是陷入生、老、病、死反复流转的轮回(samsara),另一边则是不动的祥和,这是已经从痛苦中解脱的状态,但却没有救助他人的完整能力。
    第一世班禅喇嘛劝告读者为一切众生皈依佛、法及诸圣众,以达到最高的证悟。这称为因上的皈依;我们向三宝皈依,而三宝是建立在众人的心意续流中,我们特别要将信心放在痛苦的熄灭上,以及在克服苦后所实证的心灵状态。请求那些持有三宝的圣人唤起他们的慈悲,并不是祈请他们由内在生起慈悲,而是祈请我们对慈悲开放自己。
    经由因上的皈依,修行佛导师的法教,以高证量的诸圣众做为典范,我们正在实证心灵修行之道,以及实证许多层次的的痛苦熄灭;如此一来,我们自己成为高证量诸圣众中的分子,逐渐遣除众轮回中解脱的一切障碍,以及全知的障碍,然后成佛。我们从一切恐惧中解脱出来,同时达到全知,如此,我们能知道其它人的习性倾向,也知道用什么方法可以帮助他们。为了达到这个果上的皈依,这节诗文向皈依的三个因上的泉源祈请他们的慈悲。
    由于佛法修行的一开始就是皈依法,班禅喇嘛法本中的第一个愿望就与皈依有关。没有皈依,很难成就其它的法。然而,只是对三宝具有完全信心还不够。正如佛陀所说:“我教导解脱之道,但解脱本身是靠你们。”佛陀只是修行道上的老师,他无法象给礼物般的赐予证量。我们必须修行戒律,专一禅定及智慧。
    举例来说,念颂“嗡嘛呢叭咪---吽”(注:六字大明咒),是为了各类众生而唤醒自己内在的慈悲所做的修行。在反复念完一节后,不论是二十一遍、一百零八遍或更多遍,要将修行的功德回向时,需透过念颂一段观音祈祷文来回向,因为观音是诸佛慈悲的化现:

    以此功德故,速证观音果;
    无余诸众生,同登佛果位。


    只念“嗡嘛呢叭咪---吽”,不可能成佛,但如果我们的修行结合了真实的利他心,就可以成为成佛的因。同样地,如果我们碰触、见到或听闻一位具格(qualified)的上师,将有正面影响,有助于发展更深层的心灵体验。当我和年长的老师林仁波切在较正式的场合见面时,会以额头相碰触;其它时候我会拉起他的手放在我的前额,这给我一种强烈的亲密感,与更大的信心和信任有关。在佛陀的时代,当一个真正敬重佛陀及爱他的人,触碰佛陀的脚,当然会有利益。但如果是对佛陀没有信心或敬意的人,就算抓紧佛陀的腿,然后用头去挤压,也可能没有任何加持。虽然某些东西需要由上师开示引导,但主要还是靠学生的修持。
    有一位真正很好的喇嘛,他来自西藏安多,每当有修行者请他将手放在他们头上时,他会说:“我不是一个能够用一双手放在头上就能赐予解脱的喇嘛,这双手尚有着痛苦的本性。”

【劝言摘要】
    1.修行的动机应该是为了一切众生的利益,为了让他们从痛苦中解脱与圆满的成就。我们应该时时调整动机,尽量帮助他人,至少要试著不伤害。
    2.诸佛是心灵修行道上的老师,证量无法象礼物般的给予。我们必须每日修行纪律、专注的禅定和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