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音尊者生死书》

观音尊者 著

第五章、为临终取得善缘

第五章 为临终取得善缘

作者:观音尊者 发布时间:2014-06-03 来源:转载
有些在母胎中过世,
有的在出生时,
还有些刚能爬,
有的则刚学会走,
有的在成年,
一一离去
如同掉落地面之果实。
              -佛陀
 
    第 六 节
    扁仓却走经无救,亲故临视皆永诀;

    自己亦无奈何时,忆师教授祈加持。

    前一章主要关注的,是临终时妨碍正确修行的两种障碍,也就是令贪、嗔、痴生起的压倒性痛苦,以及误谬的现象。除了避免这两种障碍外,同时也要忆起修行来生起善德的态度。当此生已无望,医生已宣布放弃,宗教的仪式已无用,甚至亲友心底深处已绝望,我们必须做对自己有益的事,只要有正念,我们必须全心尽力令心趋向善德。
    要这样做,我们需要记起令善德态度生起的指示。在稍后的诗节中,我会讨论这些指示,它们应该用在(1)死亡的澄明前,(2)当死亡的澄明展现时,(3)死亡的澄明终止以及中阴开始时,(4)在中阴当中成就特殊的瑜珈技术。在这些时刻,我们必须依照能力及才智,清楚地忆起所接受到的任何指示。在这些时刻中,依照自己的程度,做我们平时所做的修行。
    透过下列五种力,我们的修行会有很大的效果:
    1.熟悉力。经常培养,然后习惯任何平日所做的修行,不论是培养从轮回中解脱的意愿,或是培养爱和慈悲,培养为了利益众生而证悟的意愿,又或是无上瑜珈密续次第阶段的培养。
    2.指引未来之力。思索“在此生、中阴及未来世中,我将持续修行直至成佛为止。”
    3.殊胜种子之力。将善业的力量聚集,以此来推进我们的修行。
    4.连根拨除之力。决定一切现象,如生、老、病、死,以及中阴都只是相互依存,并非固有的存在,丝毫不是。视自我珍爱为敌人,将此一决定当做信仰的一部分,思索:“我在轮回中受苦,是因为自我珍爱的缘故,而自我珍爱的根本,则来自认为一切众生和事情是固有实存,但事实并非如此。”
    5.愿望之力。一再重复地做以下许愿:“甚至死后下一世,愿能获得修行法教之身。经由殊胜心灵导师之眷顾,愿我不离修行”。
就算很难做,这五种力在思忆修行上特别有帮助。
当清楚知道某人即将去世时,家人及朋友不应以执着的方式聚集在他身边、抓住死者的手,含泪拥抱他,或对情境悲叹。这一点帮助也没有,这样的行为会让死者心中生起贪的态度、摧毁任何可以生起善德的机会。亲友应协助提供能生起善德的正确条件,提醒临终者有关宗教信仰的指示和修行,温柔地在他耳边提醒,直到他外气停止。
    比方说,如果临终者相信创造主,那么,想到上帝,也许可以让他比较舒服、祥和,而且会少一些贪、嗔、痴。如果一个人相信有来世,那么,想到一个有意义的下一世可以为他人服务,将具有相同效果。佛教徒可以对佛陀做正念,然后将此生的善行回向给一个丰饶的新生命。无信仰者,可以思考死亡是生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而现在它已发生了,担忧也没用。重点是不干扰死亡的过程,保持心的祥和。
【劝言摘要】
    1.到了某一刻,了知到持续今生的一切希望将结束,是有助益的。这一刻,医生、神父、朋友和亲人都无法让我们继续此生,端看自己能否做对自己有助益的事。
    2.临终时,需根据自己修行的程度忆起心灵的指示,同时予以实践。
    3.熟悉自己的修行。要有决心在任何情境下,不论多困难都要保持心灵的修行。致力于许多具有功德的行为,如此,它们所累积的力量,可以全面影响你的生命和死亡。了悟到痛苦源自于自我珍爱,然后学会珍爱他人。要经常许愿,保持自己的心灵修行直到未来世。
    4.当他人死亡,小心不要破坏他们,不要引发他们的执着,或刺激他们生气或仇恨。不要悲叹他们的离去、抓住他们,或在他们面前哭泣。透过提醒他们更深入的修行,来协助他们有意义地离去。
    5.如果可能,要求他人为我们做同样的事。安排一个人在我们身边,偶而轻声在耳边提醒我们展现某个特定的心灵态度。

    第 七 节
    囤积财帛皆遣弃,恩爱眷属皆永离;

    独往苦恼险处时,愿得喜乐祈加持。

    一般来说,当我们被告知死亡已迫近,不但我们难过,朋友和亲人也会很悲伤。在此悲痛中,意识逐渐消退的死亡过程将发生。但如果象前面所解释的,我们已撷取此生精义的重要,与心灵修行的必要做思索,同时也反复寻思无常,然后在临终时忆起这些指示,就不会受到悲伤、痛苦这些不利条件的影响。一切与死亡有关的现象会提醒我们修行,敦促禅定,而不会造成散乱。
    将此牢记在心,就可能在喜悦和信心中死亡,就象孩子快乐地重返父母家园,在进入中阴境的众生中,最佳者可以决定他们的下一世;这样人能够有信心地去世,没有任何担忧。中等的修行者将没有恐惧,而最差的修行者将没有任何遗憾。因为已经准备好一个有意义的投生,也就是能够继续心灵的修行,所以临终时没有遗憾、沮丧或恐惧。能在具有大信心下离去。
    我所认为的一些出家人和学者,就是以这样的方式过世。他们知道自己将死,然后招唤好友,与他们告别。在临终的那一天,他们将红色僧袍披上,然后一点也不担忧地在禅定中过世。在达兰萨拉的一位比丘,要侍者将僧袍取来,披上僧袍后随即过世。印度这儿有好几位可以在澄明心中安住许多天,一位住留了十七天,也有的是九天或十天,他们的征兆是呼吸停止后,自身保持完全清新,在印度这么热的国家中,那整段时间内连一点味道都没有。这样的人能够在死亡的澄明心中保持不动,然后在极大的信心和喜悦中过世。
    我的长老教师林仁波切,告诉我一个好笑却难过的故事。有一位喇嘛在临终时披上僧袍,然后告诉他的同伴自己即将去世;之后他便在双盘禅中过世。他有个新来的学生,刚从外地来,不知道人临终时可以在双盘中过世;他进到老师的房间,看到老师身体坐直,以为有阴灵附上老师的身,所以就将他的身体推倒。
【劝言摘要】
    1.在临终时避免感到沮丧,在为了一切众生的慈悲下,依照自己个别的信仰而皈依;此生具足修行的闲暇及所需的资粮,思索撷取此生精义的重要性;然后反复思索无常。
    2.以此为基础,在临终时就能有效地忆起自己的修行,就算恐怖事件和现象生起,也只会敦促我们要平静,以及在喜悦和信心中禅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