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德略传
·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大德略传 /
噶陀仁珍才旺诺布尊者略传
作者:仁珍千宝仁波切 发布时间:2015-08-20 来源:网络转载

第二世噶陀仁珍千宝·才旺诺布尊者法相

 噶陀仁珍才旺诺布尊者略传

 
一、转世灵童
 
二、依止善士
1.贝玛德钦林巴
2.噶陀苏南德赞
3.噶玛仁珍桑日嘉措
4.朱倭仁波切
5.觉囊派教主秋吉根桑旺波
 
三、定中梦中传法
1. 忿怒莲师加持证空性
2. 圆寂成就者的加持
3. 隆钦饶降梦中授与心要
4. 定中空行母现身
5. 定中亲见诸佛、护法
6. 南开宁波谕封法主
7. 梦的领悟
8. 人的传承
 
四、闭关修道
1. 修道的心态
2. 亲见本尊
3. 密行甚深
4. 预知未来
 
五、弘法传教
1. 论辩皆捷
2. 传大圆满
3. 终止尼泊尔恶俗
4. 认证第十世夏玛巴
5. 国师传法
 
六、降魔除恶
1.服妖
2.诛恶
 
七、取伏藏
 
八、平息战火
1. 初展调解能力
2. 救叛乱者得罪政府
3. 灭除拉达克内战
 
九、修塔建寺
1. 信众供养建寺院
2. 修建大塔显神通
 
十、圆寂
 
十一、弟子与后记
 
 
    莲花生大师曾预言,位于西康噶陀总寺南方山神住处旁,父名「贡波」,母名「措」的小康家庭,将会诞生一位善析因果、了悟空性的贤人。也有其它的预言说,噶陀寺南方将会诞生一位名为「诺布」的小孩,饶富奇才,聪颖智慧,深具慈悲心,若能遇见忿怒观音的仪轨,即得成就,所度者皆不堕三恶道。与此相似的预言有六、七则之多……。
 
一、转世灵童
 
    西康札桑高山邻近的德格山岩,有位名为阿德「贡波」的男子,是虔诚的佛教徒,深入各种修行,其妻多杰「措」,温婉善良,从小持诵金刚萨埵真言,是修持金刚萨埵的成就者。多杰措怀孕时,梦见三个太阳]同时照耀在万里无云的晴空中,阳光洒下,融入体内,她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无上喜悦、轻松自在;而阿德贡波则梦见一支黄金做的金刚杵从空中而降、融入体内。时轮金刚历土虎年(公元1698年)元月二十五空行母日,清澈无云的天空中响出「阿」、「杭」的声音,多杰措在无痛分娩下,诞生尊者。
    尊者出生第七日,译师毘卢遮那的转世——取藏大师贝玛德钦林巴,亲自为尊者洒净、沐浴,并做长寿佛的灌顶,认证尊者为大成就者仁珍贝玛诺布的转世,取名为仁珍才旺诺布,意为持明长寿自在宝。
    三个月大,尊者即会说话。七个月大,则会问答、念诵「嗡」字和打坐,也会行大礼拜。两岁学会写字。三岁已证悟自性,并有他心通,能知他人心思,尊者常去一位女修行者处听经,返家后即静坐,由于慧脉清净的缘故,许多过去世的记忆被唤醒,尊者很明确地说出前世几位老师的名字,并说︰「我是莲花生大士二十五位心子中的南开宁波,住在洛札卡丘圣地。」转世、度众、传法、灌顶等等广行各种善业的前世事迹,频频涌现,或于梦中忆起。某日,尊者前世为仁珍贝玛诺布时的僧人弟子,拿出尊者前世拥有的法本时,尊者一见便说︰「那是我的法本。」僧人非常惊讶,泪水夺眶而出,当场奉还法本。此时尊者也常常看见圣尊,如︰亲见莲师在虚空中;或见一位顶戴花鬘的白皙童子,以黄金宝瓶给予灌顶等等。
尊者四岁体悟人生无常的道理,常于慨谈中悲伤哭泣。五岁之年,前世的亲戚带来各类用具、法器、遗物考验尊者,尊者完全选对,没有一件错误。
    尊者纵然还是幼童,已经显露出不平凡的善根和神异,诚如预言所述,是位集智慧与慈悲的伟大怙主的转世。
 
 
二、 依止善士
 
1.贝玛德钦林巴
    尊者自幼就有求法之心,六岁熟读根本上师贝玛德钦林巴所写的法门、怙主护法仪轨等。七岁忆及愤怒莲师的仪轨和事业,并视为本尊,启发正信的修持,获得一些共通和不共通的成就,证悟空性。八岁阅读《极密光网》,唤醒尊者共同师及根本上师的三昧耶,决心严谨持守,致敬无遗,宁可牺牲生命也决不破戒。十三岁授持具足菩萨戒。
    尊者对于上师所传授的本尊和空行心要法门全部吸收无余,修持一段时日就具足了本尊的定力,降伏了天龙和世间神祇,使其心悦诚服地成为尊者的护法。尊者虽然年幼,却不像稚龄孩童般的贪玩和无知,反能安稳地静坐,全神贯注于法教上,毫无遗漏、也无被迫地学习和修持,上师因而给予全部伏藏法]的完整灌顶和口诀,并赐予尊者一杯茶,又赠与铜制茶壶,以此表示上师已将外、内、密教法]完全授与尊者。由于上师的加持力,尊者证悟万法唯心,一切虚幻无实,无误的认知动心、住心和明心,建立坚定的道基础,白天的禅定光明和晚间的光明瑜伽或睡梦光明,融合一体,入定和出定无有分别。
    尊者以虔敬的信心向上师德钦林巴请教佛法,并将教法铭记于心,滴水不漏。上师的一切行止,尊者皆视为教法和预兆,不认为是寻常的举动,具信无疑地愿将一切,供养如佛法心髓般的上师。师徒二人常一起打坐,尊者在证悟和体验方面都有显著的增长,而内心也升起坚定不变的寂止。
    这位令尊者视之如生命般的导师,不料却于尊者十六岁时圆寂,尊者哀痛不已,因忆念恩师之心非常强烈,致使闭关打坐妄念不断,只想写诗。在忍不住地哀伤之中虔心赞颂、祈请,于梦里和禅定中亲得上师传法及允诺照顾,直到尊者能自己发挥为止。
 
2.噶陀苏南德赞
    尊者恭敬上师的清净信心,使上师们特别钟爱尊者。尊者十四岁在噶陀总寺遇见印度大成就者吽生持明转世的苏南德赞大师,接受了三根本法,大师相当喜爱尊者,却招来寺院管理者的嫉害,尊者一点也不在意,大师并对尊者未来的成就做了很多预言。
    二十一岁再次遇见大师,由尊贵上师处得到许多法的灌顶和口诀后,两人心意犹如干柴遇上烈火般的结合。
二十五岁亲往噶陀寺朝见大师,聆听大师各种甚深法教的传授,大师为尊者举行坐床典礼,封为噶陀派黄金宝座的持有者;但身为一介外来者,却被大师委以重任,致使大众不服,大师遂言︰「自己年迈老朽,需有传人!」方顺利授与。后因尊者家中有事,临离之际,大师极其依依难舍,不禁泪水盈眶,握住尊者的手,犹如交付遗言般地请尊者维系法教、照料噶陀派的法务。
    来年,大师圆寂,尊者主持追思告别式及转世祈请法会,梦里亲见大师往生西方,并请尊者协助消除菩萨道的障碍。某夜,梦见大师将诞生于秀夏的一所古老寺院,尊者就在「忿怒法源」地安置一座坛城,在入定之中,各种奇妙的征兆出现,并见邪恶的力量从此被根除。苏南德赞大师视尊者为最亲近的弟子之一,而大师也是尊者最慈悲且重要的上师之一。
 
3.噶玛仁珍桑日嘉措
    苏曼‧噶举的噶玛仁珍桑日嘉措也视尊者为主要弟子,于尊者二十七岁,传授基道果的入门法教、噶当和大手印融合之法、胜乐金刚口诀和噶玛林巴的完整法教等等,上师将冈波巴大师所传下所有大手印的法门,统统都传予了尊者,而尊者在上师传授大手印法门时,悟入显空无别、了义的大手印,上师因而说道︰「由于过去生智慧的修学,你的修行已经可以了。从现在开始,你单独住在僻静处或传法利益他人。」如此的赐予权能,尊者顶礼时,上师给予赞颂、鼓励和吉祥的祝祷。由于上师的加持,并传授了消除修行障碍的口诀,使尊者所有善业的缘起,至此开始。
 
4.朱倭仁波切
    在种种教法中,最难得的是,尊者接受了觉囊派的所有教法,也因前世的因缘,尊者对觉囊传承特别具信。尊者于二十九岁拜见寂命(寂护)菩萨的转世—朱倭仁波切四世—扬却丘吉旺波,得到大手印和大圆满的灌顶、《普贤意集》的顿超导引、宁玛派旧译续的口诀等等,在一次谈及觉囊派的教法之时,尽释尊者以前修法上的疑点,顿悟他空中观,内心的困惑瞬间烟消云散,证悟达百倍之多。缘于了悟甚深空义,尊者开始弘扬他空中观的教法。
    某日,上师的侍者再三阻挡尊者不予晋见上师,尊者在大怒之中,顿然证悟大圆满的法界体性,了知瞋心的作用也是心性的幻化游戏,根本智和后得界相融,达到无有分别的境界。之后,在上师的指示下,著作八大嘿噜嘎续的由来与仪轨。尊者视仁波切为第三根本上师,并昵称为「父」倭仁波切,为上师写长寿祈请文;而上师也非常喜欢尊者,也为尊者写长寿祈请文,并曾梦见戴着黑帽的白度母,和戴着红帽的尊胜佛母,二位圣者合一融入尊者,幻化成红蓝相间的「花帽」,成为尊着顶戴的帽子,朱倭仁波切因此而授予尊者花帽,司徒仁波切第八世并以唐卡绘下这段历史)。尊者圆寂前,黑帽冠大宝法王第十三世、红帽冠夏玛巴第十世和司徒仁波切第八世又送了尊者一顶花帽。尊者与朱倭仁波切亲同父子般的心意,最终达到水乳交融的合一之境。
 
5.觉囊派教主秋吉根桑旺波
    尊者于三十一岁以普通僧侣的身份拜见觉囊派教主秋吉根桑旺波,教主即认证尊者为觉囊派伟大导师萨桑班禅的转世,并举行了座床典礼。尊者与教主同住三个多月,教主将西藏所有传承的深睿法教都传予尊者,包括多罗那塔传承的口诀等等,此时尊者不可思议地立即领悟觉囊传承中所有共及不共通的教法,尊者自述︰「忆起自己曾为定记王子蒋扬耶喜嘉措的转世,因而对觉囊传承有极大的敬仰和信心。」师徒二人最终心意合一,尊者以最上的供品作了三次]七曼达供以感恩上师。
    尊者自述︰传法给他的上师有五十几位,其中皈依的上师是噶陀苏南德赞大师,大圆满根本上师是贝玛德钦林巴和噶玛仁珍桑日嘉措两位上师。最特别的是,与第七世达赖法王、黑帽冠大宝法王第十二世、红帽学者司徒仁波切及伟大的竹千法王互传佛法及印证。尊者一生皆以清净的信心向上师们请法,都得到上师难得大法的灌顶、口诀,和甚深加持,尊者曾说︰
诸佛化现上师身,生生世世永相依。
信心不移吾上师,悦心喜见上师佛。
…………
如执上师为凡人,不定心者无成就。
如遇困难与快乐,勿舍信心上师佛。
若知上师佛无离,修尊现未成大事
    若视上师为佛,得到的即是佛力加持;若视上师为凡夫,永远也得不到任何成就。而尊者视上师们皆为佛的化身,每以最上、清净的信心愉悦上师,对同修道友也无忌恨心,并与上师生生世世不相舍离的心意,使尊者修法成就迅速而威力强大,承办诸多佛法大业,成为伟大的成就者。
 
 
三、定中梦中传法
 
    尊者除了依止善士而得到清净的传承法脉,在定中或梦中也接受过上师或佛菩萨、护法、空行的灌顶、加持和传法。
 
1. 忿怒莲师加持证空性
    尊者七岁亲得忿怒莲师本尊的加持,证悟无我空性,通达万物如幻般皆空。
三十四岁,于莲师亲传藏王木赤赞普《莲师愿望任运法》的贡唐地区,于六次定中,亲见莲师而获得此法。四十九岁在莲师圣地修行时,定中亲见忿怒莲师而写下《忿怒莲师仪轨》。
 
2. 圆寂成就者的加持
    二十二岁于禅修的定中,成就者怛巴加噶[25]传予法教和庄严征兆的加持,如镜中影像般清晰地亲见《妙法息苦道次第的密诀》,著作了此口传法教的总意,题为《水镜藏》。之后,欲探望伏藏大师柔北多杰[26],但在到达之前大师就圆寂了,几天后的梦境里,尊者亲见大师并得到加持。
 
3. 隆钦饶降梦中授与心要
    二十四岁,殊胜法王隆钦饶降[27]于梦中授与心要的甚深法教。法王言:
    「所有法教的本质本无任何区别,但你有分担法教的责任,而大圆满空行母心要法门最适合你。」将《四部心要》的法本置于尊者头上而传法,传予一篇祈请文后,对尊者说:
    「要以大圆满法教来利益众生。」密法护主[28]也说:
    「喔!善男子!弘扬大圆满的正法吧!你的任务和事业,我会帮忙完成。」
    听到此话,尊者从梦中醒来。
 
4. 定中空行母现身
    二十五岁修持红金刚亥母法,定中亥母现身,并有庄严的征兆,使尊者圆满共通的成就。三十一岁,定中亲见绿度母,写出《度母赞颂文》。
    四十岁在东仓荣峡谷的小洞穴里禅修,尊者清楚地看见智慧空行母耶喜措嘉真实显现,并传予尊者《莲师祈请文》,此即流传至今现有的祈请文。
 
5. 定中亲见诸佛、护法
    八岁在定中见到帝释和弥勒菩萨而请法;也曾亲见普贤如来、普贤佛母。
    五十一岁,尊者邀请大瑜伽士嘉喜桑给讲法和灌顶,当大瑜伽士拟予大黑天护法灌顶时,不确定自己是否已从上师处得到灌顶,尊者说:「会帮忙确定此事。」即入定,一阵后,在场者都听到声响,并感到一股巨大的力量。出定后,尊者说:「确已得此灌顶,大黑天护法特从喜玛拉雅山来此证明。」如此给予圆满的灌顶。
 
6. 南开宁波谕封法主
    铁狗年,尊者在印度工巴冈修行时,智慧尊和三昧耶尊合而为一,得到南开宁波灌顶并融入其身,南开宁波亲传及谕封尊者为所有续部的法主。五十二岁再次来到此地,尊者写下一蓝色「吽」字。
 
7. 梦的领悟
    五十三岁梦到蓝色的毗湿奴(大世间神),传给尊者世间成就法,并得到第三世大宝法王的加持,证悟更多佛法的道理。此时西藏境内动乱,谣言四起,但尊者因对诸法实相更具信心而内心平静,觉得善恶等无差别,犹如幻化、水纹、阳焰般,对法性毫无影响,只是一个心念而已,在慈悲与空性的和合中,妄想如蛇结般自然解开。
    尊者孩童时期对梦境很有兴趣,小时候常梦到驭法鼓、绕寰宇、世间神魔竞献天界的奇珍异宝等事,但年纪渐长,不再重视也甚少纪录梦境,空行母曾示意尊者勿着墨于这方面,尊者亦认为,人在世俗境界,蕴界在不变的大乐中成为智慧身之前,会有平等与不平等的心念;但当悟到圆满清净的真如,善恶分别等的一切妄念,就都消融于实相之中,所以圣哲说:「梦中,见神勿喜、见鬼勿忧。」人生不过是在梦中游戏,何况是梦中之梦,更是虚幻不实!
 
8. 人的传承
    尊者在定中和梦中虽获得不可思议的灌顶和传法,但对自己在定中或梦中所授得的法门,尊者并不作为主要的传承︰
    我很努力去过很多地方寻找清净的传承,所找的传承中,我细心研究这些是不是佛陀所说,并且是正确的。我找的是佛陀及成就者历代的传承,不是虚幻神通或梦境幻想的传承。本来大成就者在禅坐中接受诸佛菩萨的灌顶和传承是有可能的,而此种现象的呈现叫做加持的传承,我很尊重这些传承的存在。但在这世间中,如果有「人」的传承,我会选择人的传承,因为神通所说的传承,不知虚实为何?所以真假也无法分辨。以前,我找到法门一样,但传承却不同的,有180多种。而我能得到不少的法门,那是因为我福报很大(幽默如此说)。
尊者的传承和授受的法门,如果有「人」的传承,尊者选择以「人」的传承为主,所以其传承和宗派分别为︰经部传承所依为觉囊派的他空中观,密续所依为隆钦巴传承的大圆满法,大手印的传承为香巴、竹巴和噶玛噶举;宗派为莲花生大士、无垢光尊者(即隆钦巴尊者)和寂静藏[29]的传承。尊者不分宗派,对各派都有一份清净心,而以莲花生大士为生生世世的上师。
 
 
四、闭关修道
 
1. 修道的心态
    十九岁时,尊者在一间小禅房密集修持明界《空行心要》上师瑜伽相应法,然而无法严谨地圆满它,尊者详述原因︰「由于对迹象和觉受的期待、散心持诵、轻忽口诀等,缺失于焉产生,无任何吉梦或吉兆。」尊者体认到,持诵咒语的数目不论多少,绝对功不唐捐,迹象和觉受的期待并无必要;倘若带着傲慢心禅修、心神涣散的禅修,绝对不会有任何征兆。
 
2. 亲见本尊
    二十岁在家乡的山洞闭关,山神[30]为他护持,情同父子,于实修普巴金刚(金刚童子)法时,亲见本尊,并见到来自地底的恶魔障碍已被铲除。尊者唱到︰
本尊坛诚如群星  加持之力强而奇
聚集慈悲和事业  驱除障碍赐成就
…………………  普巴金刚如日月
如此定中修本尊  天龙夜叉诸障碍
本尊加持即灭除  偶诵咒力即如此
倘若长时禅修之  能得殊胜之成就
    后因族人与邻族发生争端,为止息斗争而中止了只差七天即圆满的六个月闭关修行。至此以后,尊者只要一有时间,就做一星期的闭关修持,特别是空行母法的修持。尊者也了知,适当的时候自然就会获得声望与财富。
    二十七岁在西康耶贡的莲师圣地,一座被视为俱誓金刚护法的住处,独自闭关禅修大悲观世音菩萨成就法,有很多吉祥的征兆。
 
3. 密行甚深
    三十岁在《华严经》预言的龙女岗一个山洞[31]内修持上师瑜伽的第三灌顶,天竺女护法神为佛母一起合修,实现密行中,尊者禅修的境界进展良多。之后,于绛真格杰寺附近圣地的莲花生大士成就洞时,绛真格杰寺的护法女神——七位天母,以身命供养尊者,十四天一起密行修持,随侍在侧。某日黎明,具善金刚母着黑衣、长发直落脚跟出现,告诉尊者许多过去生的往事和未来的预言。
    三十一岁在吉隆的甘露洞穴,深入不可思议、遍满虚空的空性禅定中。之后,在朗阔尸陀林作密行时,四指在石头上烙印下深陷的痕迹,至今仍然清晰可见。
 
4. 预知未来
    三十九岁在祖普寺闭关时,修持的定中亲耳听到莲师预示十三世噶玛巴的出生地和生肖,去信告知噶玛噶举派的司徒仁波切及西藏国王请求认证,大宝法王的随行弟子装扮成瑜伽士,带着尊者的预言,很快地、丝毫无误地指认出转世灵童。隔二年,两位年长的喇嘛带领前世大宝法王的几位随从,再次前去确认,随即将法王请回祖普寺,举行座床大典。十三世大宝法王的著作中,详载此事。
    四十六岁在哈日桑给山曾经受莲花生大士加持过的洞穴里闭关,亲见一些影像,因而发现了印度成就者格格日巴与现为狗像的空行母伙伴到此参访的足印,使当地人讶异而对尊者兴起无比虔敬的信心。
    达赖喇嘛询问五十三岁的尊者,未来会发生什么事,尊者不敢泄露天机,但给了些暗示,达赖喇嘛甚是欢喜,赠一银制曼达盘、小支黄金普巴杵及其他东西为礼。
如云水僧的尊者于各地游历时,仍不时把握闭关修行的机会,一生几乎从未离开禅修,每年皆有长期或短期的闭关,尤其经过圣地,必定朝拜和闭关修行,往往都获得巨大的加持力,功力迅速增长,乃至证悟不可思议的境界。
 
 
五、弘法传教
 
1. 论辩皆捷
    尊者十岁之年辩经已颇具声名,至大学者处提出佛法问题,在论辩过程中,灭除很多人思维颠倒的言词,学者深感羞愧。尊者每思及此事,认为当时少不更事,令学者难堪,自己又增长慢心,造作恶业而忏悔不已。
 
2. 传大圆满
    二十二岁开始讲经说法,某日梦见根本上师德钦林巴在光圈中,并得到很多奇特的征兆。之后对上百位的信众传法,徒众都深受感动,这是尊者生平首次带领参予的徒众进入宗教殿堂,传法极其成功,突显尊者独当一面的征兆。
    二十四岁那年,法王隆钦饶降曾至尊者梦中授记他将以大圆满法弘法利生,此时向尊者学习大圆满法的弟子已有七百多位。
    之后,尊者广受各地的寺院、道场、个人或团体的祈请而不辞辛劳、乃至长途跋涉地为渴法者讲经、说法、剃度、宣说正知正见、授与不同法门的灌顶和口诀等等。其中最特殊的一次,是尊者改变了尼泊尔的不良风俗。
 
3. 终止尼泊尔恶俗
    尊者二十九岁第一次到尼泊尔,正值尼泊尔王子往生,国王宣称:「任何宗教的成就者,有谁能以非世间火火化王子的遗体,将奉为国师。」尊者声言能做到,但君臣需答应一件事。君臣应允后,尊者以期克印[32]指向尸身的同时,五指发出五色火光,由指尖射出,尸体立刻燃烧。国王询问尊者需要什么?
    尊者:「男众去世、女众陪葬的邪恶风俗,应该废除。」
    国王:「此是流传已久的民俗,也是印度教的规矩,虽然我允诺要答应你一件事,但这事必须和大臣们商议。」
    尊者:「刚才君臣均已答应,现在还要与谁商议?」
    国王:「要如何实施?仍需讨论。」
    尊者:「国王既已允诺我为国师,我为佛教徒,就以佛教的戒律实行,无须特别制定法律。」虽然有人不满,但畏惧尊者法力,只好接受。
    长久以来的陪葬制度于焉废除,历史学者对这段史实赞叹道:「终止恶俗,确为著名的噶陀贤者伟大的传教功绩之一。」
 
4. 认证第十世夏玛巴
    第十世夏玛巴的转世出现两位,一位诞生在蒙卡南喜林,一位是以班禅弟弟的身份诞生于札西才,夏玛巴两位转世的合法性引起争议,便决定在大昭寺佛像前掷骰子决定。此时尊者五十岁,其他人问尊者此事结果如何?尊者答道:「今天抽签后,真相会分明。」尊者洞悉拥护诞生在蒙卡南喜林的人士将作弊,抽签时,尊者虽不在现场,但以神力令宝瓶瞬间破裂,所有的签从瓶中飞出,并自然打开,而签上没有任何一张写着班禅弟弟的名字,于是当场写其名,再次抽签,班禅弟弟胜出。
    但是,假夏玛巴的支持者运用一些手段派人进入达赖秘书室,使真假夏玛巴的问题再度引发争论,尊者由于无法亲自前往而一再派人向布达拉宫解释案由,为了此案,尊者决定和大家一起修法来保持内部团结。此时西藏的局势,外有强敌、内有纷争和许多谣言,尊者为了此案累得犹如掉入带刺的灌木丛中,不过,尊者面对这一切繁杂扰心之事,都将之安住在大手印界中,成平等一昧。终于,班禅弟弟认证为真的夏玛巴,由于前世的愿力及因果的相互作用所促成,尊者被任命为第十世夏玛巴主持座床典礼,尊者将夏玛巴抱到膝上,以银汤匙为他奶冻时说:「我为你劳心劳力,期你定要护持噶举派。」夏玛巴后来陈述这些话。
 
5. 国师传法
    尊者于三十一岁受西藏国王封为国师,从此之后,国王、王后常祈请尊者传授佛法、修法驱除障碍、灌顶和传授口诀等,以及请示尊者西藏未来的变化。尊者为政府修法、替官员们和信众们做荟供,丰盛的供养如夏季倾降的大雨,而尊者对于具信者的供养,皆无执无贪地再广行供养,供养上师、供佛、斋僧、布施穷人,或是赞助道场修法[33]……等等。
    各种弘法利生的善行,尊者皆勇猛力行、不畏艰难,尊者并发愿,佛陀极难调伏的刚强难化众生,尊者愿以息增怀诛、或现忿怒像等善巧方便以降服之:对一般信众,尊者以深广的慈悲心疗愈所有受苦的心灵;对渴法者,尊者以无比的耐心细细解说各种法要;对具信者,尊者给予适当的口传和灌顶;对具慧者,尊者灌予高妙的大法;对法脉的延续,尊者具有强大的使命感而广为著书立说[34];对外道异教徒,尊者降服摄收而使之皈依佛法[35];对邪说的匡正,尊者勇于对抗强权;对弱小的生命,尊者则慈爱护佑[36]。尊者不仅度化众生无数,而且以身示范各种善行,令徒众感而效之。
 
 
六、降魔除恶
 
1.服妖
    尊者七岁于梦中亲得莲师加持,已能降服妖魔。十一、十五岁时,在过去生的本尊加持力下,治伏星曜、夜叉、天龙、魔鬼和麻魔等世间神祇,这些神祇都以心髓供养尊者。
    二十二岁尊者传授拙火等甚深法教予弟子时,世间妖魔不欢喜,在十二月的深冬,兴起闪电和暴风雹,尊者入定而平息阻碍,忽现一名女子哭泣而来,尊者以金刚杵置其头顶,女妖被降伏并承诺为尊者的侍从,此时天空现出许多奇妙瑞相︰来自各方的云彩,如车轮、宝石、莲花,和似舞者双手展开交叉的金刚杵,或有前后端狭窄、中间宽广如纺锤般奇特的河流。
之后,尊者加持一闭关中心时,突然刮起黑风暴,撼动整座大山,乌云密布,闪电和暴风雹如石头和雷霹顷盆而降,云层中现出许多可怕形影,空中迸出骇人声响,弟子吓得四散逃逸,到处奔窜,尊者在修持马头明王[37]的定中,这些骚动骤然歇止。黎明时刻,尊者亲见明王嘿噜嘎[38]和上师德钦林巴无二无别,得到自在驾驭猛神生命的成就,修持定力增长,获得强大的法力。
    二十三岁,道场中不少僧侣发烧、剧烈头痛,尊者自己也很虚弱,乃修忿怒莲师进入甚深禅定,一位穿僧袍凶猛的恶魔出现,尊者以金刚杵袭击并插进其体内,恶魔现出原形,允诺服从命令。
    尊者问︰「是否可解除此病?其病因为何?」
    恶魔答︰「伟大的成就者,病因缘于护法对你的不满,尤其是你与不洁妖女的暧昧及合修,令空行母不悦,而显现色身的病,空行净除障蔽法是最好的药。」
    尊者又问了些问题后,念了强而有力的「呸」字,恶魔就向东行消失。此后的一段期间,此地的许多精灵都效忠尊者。
    五十一岁完成波塔大塔的重修,回西藏途中的某夜,在定中一位女子强行进入尊者房间,尊者以为是妖魔而试图压服,但她变成一具三眼的狼等诸多变化,并说多种语言,尊者于是问道:「妳住在何处?名何?」告知:「名拉尼,住尼泊尔,我会帮你、为你的护法,但此事只可告诉大司徒等三人。」说完即消失。尊者在写给大司徒的信中记载:「这是传承中非常有利的护法,对传承能护持及帮助。」
 
2.诛恶
    二十四岁,尊者住在吉荣的僻静处时,强盗集团杀害僧侣、民众,抢劫寺庙财物,尊者屡劝不听,于是开启一髻佛母、玛哈嘎拉等护法坛城,修持一个月的法,先以诛法诛杀有记名强盗七十多、无记名一万多人,再以超渡法将其神识渡往极乐国[39],摧毁邪恶的力量。
    三十一岁,西藏国王请尊者到尼泊尔布塔大塔前修法,尊者只身于森林中数月,在百座凶险的山前修法时,现出禁行瑜伽士像,着愤怒饮血尊服,虎皮下袍、人皮及象皮上衣、带着骨饰等等,尊者于梦中见到许多恶魔对其恭命敬礼,并授记:「距离布塔大塔五百噚的任运集尸陀林,有一莲花生大士的足迹。」不久即找到此处。之后,尊者前往中藏区朝拜密勒日巴圣地,由于圣地的加持力,尊者领悟力猛然增长,当地噉肉空行母欲食尊者,都被尊者以大手印降服,未能伤害。
 
 
七、取伏藏
 
    尊者于三岁时已能入禅定的念诵咒语,取出隐藏于石头内的伏藏法。
    十九岁在上师德钦林巴住处(寂静山)闭关时,具有开启伏藏法的兆相,并常梦到伏藏法的埋藏地,知道许多伏藏法的地点和预言,但因缘不具足而未取出。
    二十岁梦见约手肘高的白色观世音菩萨和忿怒莲师,之后亲见自性中(即以意伏藏方式)取得《空行母口传净相密道》,并记录在一张白纸上。
    三十八岁在连吉扎普处打开伏藏,取得天铁的普巴金刚及很多秘密藏物。
    噶陀苏南德赞大师曾预言尊者将在工布[40]琼巴龙取出伏藏法,但因某些因缘未圆满而延后。尊者四十岁时因缘成熟,如愿取出《红度母成就法》、《诸佛总集上师忿怒普巴金刚伏藏法》,并公开给予有缘的弟子。
    尊者曾以取出十五人才能提起的金子等珍宝的伏藏而闻名。尊者在修建佛塔时,需要黄金敷以佛塔,但尼泊尔缺黄金,于是尊者修持玛尔七尊护法,突然出现七个人供养尊者黄金,随即消失。此外,尊者也取出水银、铜,及其他珍宝等,以救济贫困的民众。
当竹千法王请尊者前往芒幽吉隆的途中,山上滚下一个大如帐棚的石头,尊者以法力阻挡,显现成就的征兆。很多圣地上都留有尊者的脚印。
莲师曾预言,尊者将取出五种伏藏法;但意伏藏法已被丘旺伏藏师取出,秘密伏藏为日那林巴取出。又说,倘若尊者能遇到五位伏藏师,则将取出甚深伏藏;然而尊者只遇见贝玛德钦林巴,其他伏藏师在时空的差距下未遇见。已连续多世与尊者互为师徒的根本上师贝玛德钦林巴说道:「《精集精要伏藏》是你应取的伏藏,虽为我取得,但你应是此伏藏的传人。」尊者虽然未能如愿取出所有伏藏,但在秘密自传中提到:「我是一位幸运具善缘的人,能得到莲花生大士的甚深伏藏法。这次,因过去生和现在的业力因果,有些伏藏无法顺利取出,我发愿未来能顺利取出,以宏扬佛法,利益有情,使伟大的莲花生大士欢喜。」
 
 
八、平息战火
 
1. 初展调解能力
    十八岁于定中亲见莲师预言他能偃习战火、利益生灵。
    二十岁时,交战的洛萨和伯杂两边人民,尊者居中调解多次,终于促成两国和平之路。
    三十二岁为洛巴国王封为国师,此时正值巴族二国相互格斗,尊者冒着生命的危险居中调停,解决了他们的纷争,平息了一场战火。
 
2. 救叛乱者得罪政府
    五十二岁,俱誓金刚及年钦护法告知下珞隅边陲的状况:「境外虽无敌人攻击,境内却有邪神伪装成人出现。」因而与其他僧侣一起修十万荟供,并于三坛城中入定,众多仁者同时看到勇士及空行母们很欢喜、热闹的聚集一起,并看见结过善缘的圣者障碍消除的征兆。然而西藏政府军为了平息内乱而开战,七十多人逃难到尊者处,尊者即刻写信给西藏官员,希望能救这些人的生命,后来更增加到二百多人,都蒙受尊者保护而不受伤害,许多大寺院不愿得罪政府而声明无法帮助叛乱者。但是为了拯救上百人的性命和化解西藏的内战,尊者不惜得罪政府,乃至不顾己身危险的巨大压力下,仍然义无反顾地承担下无人肯做的事,虽然历经艰难、饱受各方批评,但却得到观世音菩萨满意兆相的肯定,并对他说:「不用怕!斗争自然会消失。」
    五十三岁,尊者预知西藏将有大危难,建议政府应修消灾法以免难,但因拯救叛乱者得罪了政府,使政府官员不愿再听其忠告,甚至被列为不受欢迎的喇嘛第一位。之后,西藏国王被中国大清皇帝的指挥官谋杀,中国驻藏大臣和三百多位中国人则被西藏精英部队所杀,精英部队因此解散,清廷于是废除藏王制度,并立多仁班禅成为西藏统治者。西藏政府差了官吏欲抓尊者回西藏,尊者以见力[41]威压,差官面如死尸,险些丧命,惧而离去,文殊菩萨示现说:「不需害怕、会平息。」于是尊者自行前往拉萨,请求多仁班禅应允会见达赖喇嘛,但遭拒绝;然而不可思议的是,立刻有人至布达拉宫要求让尊者觐见达赖喇嘛。很多人以为尊者会被政府官员欺凌,在背后窃窃私语及嘲笑,但当尊者到达布达拉宫时,好几百位大小政府官员都对尊者低头礼敬,总管等并请尊者坐在首席,尊者婉拒。多仁班禅十分忌妒尊者而与之辩论,并提出八大难题,尊者毫无迟疑、也不畏惧地立即回答,使多仁班禅无话可说。多仁班禅为了保住权位,下令拘捕杀死中国士兵的藏人,处决了二十多人,尊者则为亡者超渡和祈愿。来年,多仁班禅被贬为普通大臣。
 
3. 灭除拉达克内战
    印度和西藏边界的拉达克,国王之间为了权力和利益而产生了政治内斗,导致战争有一触即发的危险。达赖喇嘛致函拉达克王皆无回音,如此情况下,调解甚为重要,但任务艰巨,无人敢请缨前往拉达克。公元1752年,尊者时年五十三岁,已远赴尼泊尔进行修护佛塔的工作,却因反对尊者的人煽惑行政当局,致使达赖喇嘛三次去函要求尊者至拉达克进行调停,尊者为了避免战争的发生,因而放下修护工作,千里迢迢赶去拉达克。
    尊者以西藏政府特使的身分前往拉达克调解内部的纠纷,南部拉达克国王却迟迟不来相见,各种流言四起,为了降服障碍、阴谋,乃至避免外国军力的进入而爆发不可收拾的战争,尊者不断给予大规模的灌顶、口传、口诀,并做食子供养、修法,为众生祈福,乃至写了许多祈请文及教言等祈愿加持,并请护法相助。尊者在拉达克一年半间,没有收过任何与政治任务有关的供养,所有的生活必需品均由自己的财产支付,也明令随行者不得接受任何物资。
    之后,南部拉达克国王出现很多不吉祥事情:有小孩在路上乞食,后却变成骆驼绕着村庄害人;池中有大鱼跳到陆地上走路,又变成会说人话的鹿;神山出现大洪水,湖中发出巨大雷声和火花……。种种不祥征兆使南部拉达克国王赶来见尊者,尊者瞪眼,国王见之即跌倒昏蹶,醒后浑身颤抖,祈求尊者宽恕并立即答应完全听从忠告,且以大量金钱供养尊者,尊者说:「我接受你的道歉,但不接受你的供养。」而将供养金全数退回。至此,尊者已完全掌控拉达克的局势。
    在上、下拉达克的国王、人民、所有寺院、西藏政府代表前,尊者协调、制定并宣告草约书、寺院规矩和国家法律等。拉达克一触即发的内战,在尊者处理下圆满解决,使百姓安定生活了六、七十年之久。因为解决此一棘手问题,上、下拉达克和西藏政府,纷纷赐与尊者金、银、钱币、侍者、马匹等等,但尊者一概不取,反而为上万名僧众和百姓灌顶、口传或受戒。十七年前拉达克国王曾邀请尊者访问,尊者当时没有接受,只说十七年后会至拉达克,果如预言,尊者于十七年后不仅拯救了拉达克全国百姓的性命,并为上万人结下了法缘。
 
 
九、修塔建寺
 
1. 信众供养建寺院
    公元1744年,桑耶寺的白哈儿护法告诉一位妇女,应将所有家产供养尊者。在琼巴龙圣地护法的强烈劝请下,时年四十七岁的尊者,为了佛法和利益有情而收下了部分的供养,以此供养建了一座大寺院,寺内供奉一尊约一层楼高的绿度母像,完成后,修持加持仪轨时,尊者亲见很多吉兆。同时尊者也办了一座禅修中心,指派了金刚阿阇黎领众,时有二十八位瑜伽士一起闭关,尊者为弟子传授密法,并讲述西藏佛教史和禅宗源流。每年十月到来年四月,修诵祈请文一万次,以及金刚上师咒、六字真言、金刚萨埵真言各一亿遍,此事至今仍延续不断。
 
2. 修建大塔显神通
    尊者于五十三岁考虑重修尼泊尔的闩布大塔,虽然路途危险、天气燥热犹如地狱,但尊者对佛法的强烈信心、即使死了也不后悔的强大愿力,使他仍决定前往。尼泊尔国王带领众多百姓及装饰华丽的大象亲往迎接,并恭迎至皇宫,尊者亲传普巴金刚法给国王、王妃、大臣们,国王应允协助重修大塔。
    尊者寻找佛塔所需的主轴时,遍寻不着,尼泊尔护法六面天及象鼻财神现身,对尊者承诺:「我们会助你整修工程所需的金银及各种物资。」毗湿奴神化现成婆罗门告知何处及如何取得佛塔的主轴木材后,就消失了。尊者的仆人在作食子供时,突然有条白蛇绕了一株树一圈后,随即消失,尊者即刻明白这株树就是作主轴的材料。由于大神们的现身帮助,和尊者的慈悲力,尼泊尔国王和廓尔喀王都立誓答应搬运主轴的木材;但为了平息拉达克内战,尊者只得暂停重修佛塔的工作,前往拉达克。
    五十七岁重回尼泊尔,尼泊尔王却因忙于军事而未将主轴送至,尊者非常生气,派人要国王来相见,国王乘大象而至,坐在地毯上时,尊者严词谴责国王未实现诺言,并拿起前面的香炉向国王掷去,幸为喇嘛所接,国王立即忏悔,亲签、盖印,应允尽速完成一切,随后紧张的离去。
    回去时,国王问随行人员:「尊者大怒时,你们看到什么?」
    答道:「除了尊者气得血脉贲张外,什么都没看到。」
    国王说:「我看到上师前额有第三只眼,三眼通红,口中喷火,现出忿怒尊像,我从来没有如此害怕过。」于是立即招集众人搬运主轴,约过二十天,众人仍无法举起造塔所需要的长而重的主轴,连国王、大臣也一起搬运,仍无法移动。
    尊者到现场,生气的大声对噶玛敦珠仁波切说:「你们的作法都没有用,把工具收回去。」口中念咒、摸主轴,主轴随即如射箭般飞越森林,直落大塔前……。此后,尼泊尔王如仆人般服从尊者。
    佛塔十三层法轮未完成前,工作人员发现主轴尚未放入,尊者怒而骂之,便在自然生出玛哈嘎拉的石头前供养,并言:「主轴之事委请处理,请将其装入塔中,因实非人力可为,但您们可以轻易做到。」尔后写了一篇玛哈嘎拉赞颂文,在尊者念咒中,主轴飞上天空,慢慢插入塔内……。
    尊者欲与竹千法王回西藏时,告诉尼泊尔王、大臣、人民、泰锡杜仁波切等:「佛塔完成时,我无法回到此地,但竹千法王、泰锡杜仁波切等会完成工作,你们定要护持他们。」说时,将拐杖插入岩石中。此圣印至今仍清晰可见。
    尊者圆寂后两年,尼泊尔佛塔完工,开光典礼时,民众看见空中出现尊者及许多莲花,莲花自然飘落,随手可拾。
    尊者建立很多寺院,也重修了上百座寺院和佛塔,这些寺院分布在尼泊尔的奴日、沙昆布等地,西藏的工布、芒隅等地,以及拉达克、锡金、果洛、多泊等地。莲花生大士的大记录里写道:「佛塔具诸佛法身,故不可遭损毁。」并预言,在适当的时机,三圣菩萨(观音菩萨、金刚手菩萨、文殊菩萨)、度母和颦眉度母的转世,将负起重修大塔的工作,而尊者为三圣之一的金刚手菩萨转世,即如预言所预示般地完成了许多大塔的重修工作。
 
 
十、圆寂
 
    尊者似乎已知时至,当尼泊尔佛塔的重修工作不再有问题后,尊者于五十八岁才放心重回芒隅,骑马需时三天,但尊者走路一天就到了。尊者也在有意无意间对弟子透露不久人世的讯息,并写了很多预言给弟子。有天,尊者与竹千法王一起时,说道:「我腕上戴的这个如来佛舍利,是札哇恩西和敦都多杰大师伏藏取出的,每年都持续增加,但今年突然停止了,现在起,由您佩戴,直到将来供养装藏到尼泊尔佛塔内。」并对弟子和随从们说:「对竹千法王的热爱,应和对我般无分别。」
    公元1755年,藏历七月二十五日,尊者双脚金刚跏趺坐,双手结法界定印,进入甚深禅定,此时阳光和煦、晴空湛蓝,没有任何尘埃和云朵,尊者的心绪融入光明寂静的法界中,圆寂于芒隅。尊者圆寂前写了篇道歌:
不久我将不在人世时  护法天地神祇恸忧伤
夜叉鬼众嘲笑心欢喜  持法传人感慨而沮丧
毁戒邪魔士气起高昂  吾之眷属所怙位低弱
忌妒竞争者兴奋起舞  虽然这一切景象如此
对我而言无损亦无利  我心全然清净往剎土  
空行勇士欢喜我无忧
    竹千法王及大弟子们相互讨论,恐尼泊尔王知道尊者圆寂而不完成佛塔修建的工作,西藏内战也会再起,故而决定不对外公布,为了保密,决定一起闭关,并对外宣称尊者将闭关几年,遇西藏及尼泊尔王问起明年吉凶祸福时,就在上师遗体前卜卦而后告知,任何修法问题则依尊者本诀回答。
    佛塔完工后,尊者圆寂的事实才公开,拉达克王、珞隅国王、西藏国王代表、普蓝区统治者和康区来的弟子等等,都想将尊者的法体带回自己的地区,于是产生激烈的冲突,普蓝区统治者说:「如果大家争执不休,甚至要以武力来争夺法体的话,情形将如密勒日巴尊者的荼毗大典争吵般。圣者的法体好比如意宝、一块突然掉下来的大金块,是众生的福田,应完好如初的保留在此地。」
    竹千法王和巴窝仁波切也说:「对尊者深具信心和祈请,就能获得加持。尊者的遗愿是将法体火化于芒隅邦巴山顶上,切不可非分要求将法体带回各自的区域,如此作为违反上师与弟子间的三昧耶。现在最重要的是完成尊者的指示和愿望,火化后再将舍利子分给各区域团体。」在尊者的加持下,大众的心意获得安抚,尊者的法体移灵到山上,祈求和拜见的人们沿途排队瞻仰遗容。许多弟子以强烈的信心祈祷后,都获得不可思议的感应,譬如:仁增秋吉旺秋[42]的上师在瞻仰遗容后,以虔敬的信心睡在大石头上,梦见尊者栩栩如生的来到,愉悦地以梵文为他作了四灌顶及装满好茶的银壶。
    火化后,尊者法体大部份已化成光身,但为了大众而留下不同颜色、有佛像和种子字等的舍利,没有一点余骨。在令大家满意的分配舍利子之后,于火化的地点为尊者盖舍利塔,塔中每年出生舍利子无数。
 
 
十一、弟子与后记
 
    莲花生大士曾预测,「尊者此世弟子能承办自利利他的有七十五位,七百位将可得解脱,约一万多人结下甚深法缘。」七十五位弟子包括三十六位贤者、八位圣者、四位心子、统治广大区域和较小区域的国王、宰相大臣等,其中主要弟子为噶举巴的五位师徒:第十三世大宝法王(未来贤劫千佛第六佛狮子吼佛)、第十世红帽冠夏玛巴、尊者竹千法王(印度圣者那洛巴的化身)、五明通达的大班禅大司徒丹北尼谢、日那林巴伏藏大师的化身巴窝仁波切(亦为莲花生大士语的化身)。
    此外,宰相、藏王颇罗鼐索南多杰和儿子、德格王、中国的扎果郡王、拉达克国王、尼泊尔盐布国王、不丹统治者、珞隅国王和其他统治者,都曾接受尊者在解脱道上的教导。印度的提拉赫提国王、克什米尔的那瓦、德里国皇帝、兹里国国王、廓尔克国王、门巴国王,也都接受过教法和调停而免受战乱。
    其他弟子有许多分属不同佛学院及教派的成就者、转世祖古,众多僧院的住持、上师、智者、持戒清净的法师或善知识,学术机构和禅修中心的住持,许多贵族出身的密宗大师和一生禅修的舍世瑜伽士。宁玛巴、止贡、大陇和竹巴噶举各佛学院,觉囊、夏洛和珀柬等等各门派,都成为尊者的弟子。更有无数外道和妇女等等,从尊者处获得教法。
    尊者弟子中,许多都有神秘感应,成律敦珠[43]二十三岁时,某日正在僻静处修持普巴金刚成就法,一听到尊者的名号及消息,瞬间进入甚深禅定。诚如所有成道的圣者一般,凡是听到尊者的名号、见到尊者的慈容、听授尊者的法语、思忆尊者的种种、触摸尊者的法体、得到尊者的加持等等,都会得到不可思议的利益。姑且不论与尊者有关的种种不可胜数的神妙事迹,单就尊者阻止了拉达克箭在弦上的战争和西藏的内战这二事来说,能扭转众人免于战争的杀戮和恐惧的巨大业力,只有伟大的圣者才具有这种能力了。对无数黎民百姓而言,尊者就似酷寒风雪中的和煦太阳,融化一切外在和内在的冰霜幽暗,予以源源不绝的光明和温暖。    
    对于尊者,人们是这么形容他的:
    他不高不矮,行为不定像个小孩,脸上的神色天天在变,言语粗鲁,个性旷达,智慧高,咒力强,定力压倒一切,洞悉正法非法,通达一切经部、续部。乍看大智若愚,却能轻易摄服人心,令其倾倒。修为极富功德,亦爱夸示于人,有时因说无常悸恸而哭,有时却又行如大无畏,出言豪放。待人一下傲慢,一下谦虚;一会儿苦恼很大,一会儿却又慈悲安静;时而嗜财如命,时而弃之如粪土。他总是以各式各样善巧方便的方式来度化一切有情众生,今生如此,来生亦是如此,只因不忍众生在轮回中受着痛苦,于是不断地慈悲转世……
 
 
参考数据:
 
第二世噶陀仁珍千宝·才旺诺布,《噶陀仁珍才旺诺布自述传承由来&十一誓愿教义由来》,《妙乘法音》第一期p14-p16
第二世噶陀仁珍千宝·才旺诺布,《莲师祈愿任运十三本尊修持仪轨》
第二世噶陀仁珍千宝·才旺诺布,《精要道歌》,《妙乘法音》第五期p21-p22
第二世噶陀仁珍千宝·才旺诺布,《道歌花鬘》,《妙乘法音》第六期p20-21
第二世噶陀仁珍千宝·才旺诺布,《九种必要的教言》,《妙乘法音》第七期p22-p23
第二世噶陀仁珍千宝·才旺诺布,《离家时给弟子的忠告》,《妙乘法音》第九期p43-p55
第二世噶陀仁珍千宝·才旺诺布,《给侍者的教言——透悉已过之明镜》,《妙乘法音》第十期p31-p45
第二世噶陀仁珍千宝·才旺诺布,《土蛇年给阔尔喀王的信》
第二世噶陀仁珍千宝·才旺诺布,《噶陀仁珍千宝二世自述》,《妙乘法音》第三期p26-p28
第二世噶陀仁珍千宝·才旺诺布,《噶陀仁珍千宝.才旺诺布自述一生事业略传》,《妙乘法音》第五期p27-p33
第二世噶陀仁珍千宝·才旺诺布译释,《给吉隆喇嘛多尼的教训》,《妙乘法音》第二期p20-p24
第六世噶陀仁珍千宝·贝玛旺晴译释,《无常道歌》,《妙乘法音》第八期p26-p31
仁增秋吉旺秋,《噶陀仁珍千宝·才旺诺布传记》
龙德嘉措,《噶陀仁珍千宝简传》,《妙乘法光》,p92-p99
 
文章来源: 噶陀仁珍千宝佛学会总纲网站 http://www.rigzin-chenpo.org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