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佛子心语 / 弟子心得 / 弟子心得
感念母亲
作者:普渡 发布时间:2016-04-10 来源:未知
顶礼大恩上师!
为度化一切众生而发无上殊胜的菩提心
 
       我出生在一个猎户世家,自小就与我的母亲相依为命,听母亲说我的父亲是被老虎咬死的,我的祖父、祖母、姥姥、姥爷都去世的早。哪一年我父亲与其他的猎户去狩猎一只老虎,前一天他们在一只老虎经常出现的地方挖了一个陷井,第二天由我父亲去查看情况,父亲大清早便带着治服老虎的叉子弓箭等工具走了,一直到天黑还没见回来,母亲以为父亲留在猎户大叔家过夜,可心里还是焦灼不安的一宿没合眼,第二天刚蒙蒙亮听到有人敲门,母亲开门一看是一位猎户大叔,慌忙问孩子他爸呢?大叔指着外面一包油布摇了摇头,母亲趔趄着扑过去扒开一看是一堆带血的骨头,当即晕死过去。醒来后母亲抱着父亲的尸骨一直哭到中午,猎户大叔好不容易把母亲拉了起来说:“人死了怎么哭也不能回来了,别哭坏了身子,特别是还有你肚子里的孩子啊!”母亲含着眼睛同猎户大叔一起掩埋了父亲的遗骨。以后的好多天母亲都是以泪洗面度日。
 

       父亲的突然离逝对母亲是一个沉重而致命的打击,因为她那时已有七个月的身孕,并且祖祖辈辈住在山洞里,常年以猎物换取粮食维持生活,原本在父亲走之前粮食已剩无己,父亲走后母亲一天只吃一顿饭,一个月后家里仅有的一点粮食也吃光了,没办法母亲只好挺着大肚子到二三十里外的村庄去乞讨,空闲的时间母亲把讨来的一件破棉衣拆了给我缝了棉衣和棉裤,母亲跟我说她生我之前最后一次乞讨是在怀着我九个月零几天,那天遇上了一户好人家,听说我妈的经历和当时的困境,给了不少的干粮、蔬菜,母亲千恩万谢了那户好心的人家。看着这么多的干粮和菜想着即将出生的我,带着沉重的身子满心的欢喜回到了山洞。三天后我便降生了,那天正好是冬至,天气很冷,天空还飘着零星的雪花。“出生时候的我,说活着连头都抬不起来,说死了气还没有断,就是这副要死不活蔫蔫巴巴的样子,是深情的母亲要死的没让我死,要烂的没让烂,要干的没让干。母亲满怀着生子的最大喜悦,脸上带着含笑的光彩,用亲昵的爱称呼唤,展开双手搂在怀里,不让我死去,漂泊不定的中阴神识口中无食,手中无财,背上无衣,不知何去何从,当来到一个全然陌生的家里,是那深情似海的母亲用最初的食物——甘甜的乳汁喂我,乳汁的精华落在眼里,人在命终时,眼里莹莹流的泪水就是它,糟粕留在体内吸取所有食物营养,使身体茁壮成长,待到死亡时,上吐下泻身体元气的东西就是它,母亲用自己的体温当我最初的衣服”。在寒冷的冬天住在一个阴冷潮湿的山洞里,盖着家里仅有的一幢破棉被,母亲为了别让我这幼小的生命冻着,整日整夜里将我搂在怀里,自己却啃着冰冷的干粮忍受着刺骨的寒气侵袭的痛苦,度日如年的一天天熬着,眼看着讨来食物就要吃光了,再看看怀里的我,辛酸苦涩的眼泪噗噗的往下落,看着我自言自语对我说:孩子呀家里一点粮也没有了,妈妈唯一的办法就是要带上你跟妈妈一起去乞讨,妈妈对不住你,这次妈妈求你一定要帮妈妈挺过这一关啊!心里也在暗暗发誓:无论让我遭受多大的痛苦和磨难,妈妈一定要将你养大成人,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大恩母亲抱起刚出生不到十天的我,将我包的严严实实,风雪不透,暖暖和和,可自己却只穿着一件非常单薄而破旧的棉衣,顶着刺骨的寒风,迎着鹅毛的飞雪下山了,冰冷的雪片打在母亲的脸上、手上,寒风吹过似利刃刀割一般,积雪的崎岖山路特别滑,母亲小心翼翼的走着,但因身子太虚弱还是摔倒了好几次,但每一次都是一只手臂紧紧的抱着我唯恐我有一丝一毫的伤害,而另一只手单手撑地,一次次的被尖利的石头划破,殷红的鲜血染红了皑皑白雪,母亲强忍着钻心的剧痛,艰难的迈着一步步翻山越岭,终于来到山下的村庄。
 
       隆冬时节天气寒冷,大街上连个走路的人都没有,每家每户的大门都关的紧紧的,母亲连续敲了十几家都无人开门,最后好不容易敲开了一家,开门的是一位慈祥的老奶奶,她热情的把我们母子让进了屋子,倒了一碗热水,拿出一块馍馍递给母亲说:“可怜的孩子啊,奶奶也吃了上顿没下顿的,你在我这里好好的暖和暖和再到别人家去讨吧。”母亲解开包裹给我喂了一点奶,馍馍就着热水吃了,拜谢了奶奶,然后走村串巷,敲了无数的门,也不知要了多少户人家,好不容易要了三四块馍馍和一些剩菜,拖着沉重的步伐抱着我艰难的回到了山洞。
 
       那一年的冬天特别的寒冷,由于不间断的乞讨连续的被寒风侵袭,母亲的手上脸上都生起了冻疮,寒风袭来似针扎一般疼痛难忍。数九寒冬大恩母亲抱着我一个吃奶的婴儿,每一次的乞讨都是一场痛苦的煎熬,整整一个冬天,母亲就像在激流漩涡中挑战的勇士一样,历尽艰险,终于战胜了第一个严酷的寒冬。
 
       春天来了,青山翠绿,绿草茵茵,满山的野花争奇斗艳,妈妈也如释负重的脸上露出微笑,然后慈祥的看着我说:孩子啊,妈妈的命苦,这一冬让你跟着受苦了,如果能让妈妈替你代受痛苦有多好啊,就是受多大的苦遭多大的罪,妈妈也私毫不想让儿子你吃一点苦,为了你妈妈宁愿舍弃自己的性命也在所不惜。随着天气的慢慢变暖,妈妈把她脚上穿的鞋子脱了,拿到离山洞不远的山崖处,那里有个山泉,将鞋子洗刷晾干后存放起来,这是她唯一的一双鞋子,天暖和不舍得穿,只是留着过冬天穿。听母亲说山崖下的那个清泉,无论多么干旱,多少天不下雨它都不会干,并且冬暖夏凉,水质特别甘甜,这可能也是我祖辈一直住在这里的缘故吧。
 
       酷寒的严冬虽然暂时离去,但接踵而来的痛苦又一次悄悄的在母亲身上降临,母亲抱着我赤着脚走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上,无论多么小心但还是时常被路上锋利的尖石刺破了脚,每落下一步都是钻心刺骨的疼痛。大恩母亲就是这样脚底流着血,眼里含着泪为了我幼小的生命得以存活,忍着剧大的痛苦步步艰难的走在乞讨的路上,在度日如年的煎熬中苦熬了五年。就在那一年春天老天爷三个月没下一滴雨,到了秋天,所有的庄稼几乎颗粒无收,大街上每天都有好多逃荒乞讨的人,母亲拖着饥饿疲惫的身体挨家挨户乞讨,有时候走遍了好几个村子都要不到一口饭,实在没办法只好守在看上去比较富裕的家门口,看到家里有人出来就跑过去给人磕头,经常磕的头破血流,运气好的时候才能得到半块馍馍,有一次到一个财主家里乞讨,财主把自家看门的大黄狗领了出来,指着我母亲说:你要是不怕我放大黄狗咬你,我就给你两个馍馍,母亲一看大黄狗吡着牙咧着嘴,特别凶的样子吓的激凌凌的往后退了一步,但又转念一想家里已饿了一天的我,马上很淡定的对财主说:我敢!你放狗过来吧,财主愣了一下,将手里的绳子一松,大黄狗呼的一声朝着我母亲瘦弱的身子扑过去,一下把母亲扑倒,一口将母亲的腿撕开了一个大口子鲜血直流,财主喊回了大黄狗,回屋拿出两个馍馍和一块布条,扔给了我母亲,扬长而去。
 
       在连年闹饥荒的年月,母亲无数次的被狗咬过,额头与膝盖的疤痕也是好一层结一层,时常从疤痕里流出萤萤的鲜血……就是这“恩重如山的母亲以启明星做帽子,用白霜当鞋子,以毕宿星做鞭子,脚上的血流在地上,手上的血洒在石头上,脸肉给人、小腿肉给狗。也就是说母亲披星戴月早出晚归,孜孜不倦、呕心沥血、历尽艰难、饱经沧桑,甚至不顾脸皮和痛苦用罪恶换来的乞讨食物中,哪怕有指头大的油脂她都会马上给我,即便得到一个破破烂烂的垫子,她也会把稍微结实的地方给我做成衣服或补丁、诸如此类。母亲就是这样以深情厚爱来养育我。”
 
       岁月蹉跎,大恩母亲以大爱无疆的慈母爱,忍受着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在艰难痛苦的困境中度过了十年,而做为儿子的我,虽然生活上比平常的孩子能苦一些,但是精神上我却在大恩母亲的爱河里倘佯了十年,感到无比的幸福和快乐!
 
       平日里大多时候都是母亲带着我下山乞讨,有几天我贪着在山上玩就没去,有一次母亲回来就拉着我的手说:我最近回来的有些晚,总感到有几双绿森森的眼睛在后面盯着我,你这些天先不要跟妈去了,记着在太阳落山之前就回山洞去,我茫然的点了下头说:孩儿听话,妈也早点回来呀,又过了几天母亲没去乞讨,带着我上山采了一些野果回来吃了,然后拉着我的手面对面的坐下对我说:儿子,妈妈今天要对你说些很重要的话,你要认真的听,妈讲的每一句话你都要牢牢记住:
 
一、你长大后一定不要去打猎,不光是你也包括你的子孙后代,不要去杀害或伤害包括人类之外的任何生命。
 
二、这世上所有的母亲都和我爱你一样爱她自己的孩子,不差一丝一毫,从今以后你看待任何人及任何生命,都要像你爱我和我爱你一样的去爱他们,去保护他们,去利益他们,无论你心里想的还是做的都要把一切利益和胜利,幸福和快乐给予他们,而所有的亏损和失败、不幸和沮丧等等他人不欢喜之事由自己来承受,(母亲真的很伟大呀!佛经里讲,所有众生互为母子的次数无有边际,每一位母亲只要是能让自己的孩子幸福快乐,就是让她造多大的罪业,她都会全心全意,在所不辞,以此推理三界六道众生,特别是三恶趣正在遭受苦难的父母有情,之所以得到现有如此果报,全部都是为了能让我们享受幸福快乐而种下的恶因。亲友与冤敌之间:亲友犹如宠溺幼子的母亲,任其行为颠倒,依然宠爱有加,而冤敌如严母教子一般,外表看似冷酷无情,但内心实则挚爱有余。前者为你营造了优越的环境,后者使你得到了知识,成就了伟业。因此我们做为知晓因果的佛家弟子去利益她们,救度她们直至成就安乐佛果,理应是我们今生乃至生生世世,义不容辞的神圣使命。)
 
三、从现在起你心里想的、说的和做的,一定要先想着别人,多考虑别人的感受,多做帮助别人的事情,千万不要伤害到他人。
 
四、坚定的信心和坚强的意志是成功的要诀,孩子啊你只要照着妈妈的话去做,努力坚持的走下去,你将来一定会成功的,也一定会永远幸福快乐的!
 
       听着妈妈的话,我泪流满面,幼小的心灵里一颗贤善的种子已生根发芽,我哽咽着对妈妈说:妈妈孩儿记住了,孩儿一定会牢牢记住您说的每一句话,也一定能够照着您说的话去做,世世代代传下去!妈妈笑了,从小到大,从未见过她笑的是那么甜,那么美!
 
        秋末冬初的一天,早晨起来看到天空下着淅沥沥的小雨,冷风吹过顿感透心的凉气。想到妈妈大清早冒着雨出门乞讨,辛酸的泪在眼里涌动。哪一天的时间感觉特别的长,小雨一直不停的下着,我也时不时的向外观望,特别特别盼望妈妈早点回来见到妈妈,可一直盼到天黑,妈妈还是没有回来,突然间我一种不祥的预感,心血顿时涌到头顶,不顾一切的冲出洞外,顺着山路不停的喊着,哭着叫着妈妈,妈妈你在哪儿,妈妈,妈妈你在哪儿,但无论我如何嘶喊都没听到妈妈的一点声音,从山上跑到山下,又从山下爬到山上,也不知摔了多少跟头,跌了多少跤,不知不觉中我晕倒在山路上……醒来时天已大亮,嘴里不停的苦喊着妈妈,妈妈你在哪儿,满山遍野的发疯似的寻找……。最后跑到了一座山半坡上突然脚下被什么东西拌了一下,低头一看是一块带着血的骨头,旁边还有被撕乱的衣服,那是妈妈的衣服啊,那一瞬间的我像似跌进了无底的深渊,幼小的心被巨大的悲痛和恐惧无情的蹂躏,我滚着爬着满山找寻妈妈的遗骨。由于整日的饥饿劳累,疲惫困乏,特别是失去母亲的沉痛打击,我又一次晕死过去……醒来时已过正午,我想着妈妈对我教导的话,强忍着悲痛在父亲的坟旁掩埋了母亲,从山洞里拿出了被子依偎在母亲、父亲的坟旁睡着了。第二天醒来忍不住失去母亲的伤痛,又痛哭了一场,最后含着眼泪依依不舍的告别了我敬爱的大恩母亲,离开了令我心痛欲碎,祖祖辈辈的生息地,开始了我的乞讨流浪生涯。
 
       下山后我一路乞讨,历尽苦难,孤独无助地流浪了三年,后来被一位跟小孙女相依为命,放羊的好心爷爷收留。打哪时起我跟与我同岁的小女孩一起放羊,一起回家,长大后我们结婚生育三男二女,谨遵母亲的金言教悔,代代相传,一生从未杀生,以助人为乐,享誉乡里,无疾而终。
 
吙:种种显现水月幻化纹
相续飘泊轮回众有情
为于自证光明界休息
以四无量境界而发心
谨以此文愿天下佛子依教奉行,精进修法,早已生起无上殊胜的菩提心!
更多